也正是因为王灿的变态,所以才有了今日,清河郡城诸多享受丹药利益的大佬集会。

    这里出现的每一个人在清河郡城几乎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其中除了数位一品炼丹师和几位不入品的炼丹学徒,其余也是人元境武者才有资格入场。

    为首的一人名叫李阳,是二十年之前出现在清河郡城的一位一品炼丹师,在一众人当中,他炼丹的本事也算是不错的,尤其是本身修为也是人元境的高手,自然而然的,便有了不小的威望。

    这一次的集会也是他召集的。

    “可李大师,这王灿虽说抢了我们的生意,可终究还是有武者来我们这里购买,情形虽然略微严峻,但也未到刀兵相加的地步,我们这样做恐怕有些过了吧!”

    “没错,我等都是炼丹师,自然是靠丹药吃饭,若是动武,岂不是平白丢了我们的身份?”

    “此话不错,而且,那王灿还是云灵宗的弟子,连整个清河郡城都在云灵宗的操持之下,如果我们袭击他们的弟子,这无异于对云灵宗的挑衅,一旦被发现,恐怕就算以我们炼丹师的身份都护持不了我等的性命。”

    首先开口的自然是较为胆小的一些人,毕竟云灵宗的弟子虽然是购买丹药的主力,可在没有这些人的时候,他们的生意仍旧是照做不误,只是少了这么一份额外的收入。

    况且,他们对于这些被抢的生意反而乐得轻松。

    毕竟他们是炼丹师和武者,不是纯碎的生意人,主要的目的自然是提升炼丹等级和武者等级。

    若是一心扑在炼丹上......尤其是炼制他们早就熟悉的丹药上面,对他们而言,这纯粹是为了钱而浪费时间。

    这样一来,他们自然心中不愿。、

    可他们背后的那些家族不是这样想的,炼丹师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赚钱工具,要是不能赚钱,培养你干嘛?给你供奉干嘛?养菩萨啊?

    这不是有病嘛!

    所以在云灵宗大举进入清河郡城之后,这里的人就是痛并快乐着。

    痛的是大多数的炼丹师,快乐的是那些赚到元石的家族。

    现在难得出现一位能解放大家的救星,这些炼丹师自然不愿意去针对他,反而想维护一下王灿,延长一下他们这种悠闲的生活。

    对于这些炼丹师的想法,李阳自然知道,不过他召集这些炼丹师可不是为了听他们的意见。

    实际上,这些炼丹师的意见管他屁事,他需要的是这些各大家族的代表的意见,他们才有实力配合他的行动。

    所以对于这些话,李阳只是微微一笑,眼眶当中一抹不屑隐藏深处,对这些没有独立能力的炼丹师表示可怜。

    他们只是一个工具,可工具......又谈何的话语权。,

    这世界终究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唯有实力才能镇压一切,所以注定了这些炼丹师的话没人听。

    良久,总算有一个家族的人元境武者开口道:

    “李大师,我等都是多年的老相识,实不相瞒,家族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王灿很不满,前一段时间,他没有出现的时候,借着云灵宗弟子的丹药生意,家族赚了很多元石,可最近一段时间,全都被这人抢去,而且还大大遏制了我等对原料的掌控,长此以往,恐怕我等家族的根基就要断了一半。”

    “确实如此,生意到还是其次,重要的是对原料的储备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将会影响将来我等家族对危险的抗压能力,削弱我等的底蕴。”

    “那些野修武者的购买力普遍较低,大宗的生意还是这些宗门弟子,这一部分利益不能放弃,更何况,此处的元石矿庞大无比,云灵宗至少开采数十年,这其中的利润......诸位可用脑子想过!?”

    “我钱家也是,虽说钱家的主要方向是在兵器销售上面,可对丹药也颇有涉足,有四五位不入品的炼丹学徒,不过其中有一位天赋很好,有晋级正式炼丹师的潜力,所以我钱家自然不会放弃这大好的前景。”

    站出来的都是清河郡城有数的大家族,虽说清河郡城实力远不如云山郡城,表面上实力最高的甚至只是刚刚晋级的天元境武者,可谁知道这些人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靠山?

    大佬都开口了,那些小家族自觉有这么多人一起上,他们自然也要参与一下,分一杯羹,就算不能分一杯羹,至少也不能得罪了这几家大户,所以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此情此景,落入李阳的眼眶之中,那自然很舒服,因为他的目的达成了。

    “好,既然诸位已经决定,那么便可以商议一下,怎么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李阳森森一笑,惨白的牙色耀的人胆寒,同时他一挥手,门外的数位武者开始驱赶那些舞女名媛离开,一面这里的商议被泄露,片刻之后,原本人山人海的楼宇之中,却只剩下一群武者和几位充作门面的女人干巴巴的站着。

    “这里已经清场完毕,诸位有什么想法,大可直说,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是自己人。”

    李阳面带微笑的看着四周的人群,那些赞同李阳意见的武者自然纷纷点头,而那些炼丹师没有决定权,也有自知之明,表示沉默。

    至于小家族......纷纷表示拥护一切决定。

    “很好!”李阳满意的点点头。

    “若是要杀了他,自然容易,只是云灵宗的怒火要有人抗。”钱家的人微微皱眉,然后看着李阳。

    后者脸上笑成一团菊花,红艳艳的道:“这点诸位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手,是三山州的流浪武者,足足两位六重武者,和一位人元境的武者,他们见财起意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可和诸位无关。”

    “嗯,李大师说的不错,我郑家当中也有几位不知趣的弟子被赶出家族,流浪在外,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若是他们和这些暴徒厮混,那我郑家可是平白受了冤屈。”

    “哈哈,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钱家数年之前,也有一只旁系自己触犯家规被赶出家族,听说他们最近和清河郡城外面的盗匪多有勾结,诸位可愿意和我一同擒拿这些叛逆!?”

    “我石家......”

    “我裃家......”

    看着这些开始找理由撇清自己,搪塞到时候追究的家族,李阳眼中的冷酷一闪而逝,随后便换上了一副和善的面孔,乐呵呵的看着众人,心中畅快无比。

    ‘大局已定,那王灿......必死无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