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阳眼中,云灵宗纵然操纵了清河郡,并且牢牢把控清河郡的郡兵和诸多要地的掌控权,可清河郡广袤无比,云灵宗怎么可能做到滴水不漏?

    就连圣朝都不能将它的地域都牢牢掌控,只能稳住核心九州,这云灵宗作为门外汉,自然更是漏洞百出。

    所以清河郡当中,地头蛇的实力非常强。

    比如现在的几大家族,在清河郡城盘根错节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么长的时间,除了家族的本部,在外面定然还有不少的旁支触角作为家族势力的暗处补充。

    这种势力要想对抗云灵宗是一个笑话,但是若仅仅针对一个云灵宗的弟子,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李阳才这么轻松写意。

    等到这些人已经逐渐平息,所安排的势力都吐露出来之后,李阳便笑着说道:“诸位,既然事情已经商议完毕,我便回头准备,只要那王灿敢冒头,那么定然叫他有来无回。”

    “那女人也不能留。”

    “不能留倒是确实,不过那女人还是颇有几分姿色,我倒是不介意解解乏。”

    “轰!”

    “哈哈哈!”

    一时之间,大厅当中响起了一阵哄笑,不过这些对武者而言,只是平常事。

    既然商议已经完毕,各家都已经拿出了一个章程,那么剩下的功夫不过就是等......等一个机会,这等事情,自然有人处理,不用他们这些大人物商量。

    “那李大师,就这样,我就先告辞......”

    “砰!”

    这人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外面一阵嘈杂,还夹杂着惨叫声和混乱的女人尖叫。

    门外。

    数位身穿便装的打手护卫警惕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眼中震骇,可一想到逃离的后果,仍旧强自支撑。

    “你们是什么?这里是迷云楼,是李阳李大师的产业,李大师可是清河郡城当中有名的炼丹师,交游广阔和诸多家族都有交情,你们这样横冲直撞,要是被李大师发现,定然要倒大霉的,还不速速离去。”

    这人色荏内茬,说的是无比大声,但是苍白的面色却显得毫无底气。

    对于他这样一个护卫头子说的话自然不会有人听,当即便有一人冲上前去,一巴掌扇在这人脸上,厉声道:

    “瞎了你的狗眼,我等是云灵宗的弟子,这清河郡城有谁敢拦我们,难不成你是想死,还不快点让开,否则耽误了我等的大事,定然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对,应该是吃不了就去死!”

    这人只是云灵宗普通的外门弟子,可背靠大树,底气充足,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后面云灵宗的诸多弟子自然奋勇当先,将这几人团团围住。

    为主之后,其中一人才跑到后方,对着一位俊秀的男子恭敬道:

    “王师兄,人就在里面。”

    这人自然就是王灿,而他也成功的晋级师兄,云灵宗内,同级修为当中以时间为准,其余则是修为高者为师兄。

    现在王灿是六重武者,而且堪破中期,更加上是一位炼丹师,前途无量,自然成为了这处矿场有数的大人物,一声师兄也是正常。

    王灿看着这处楼宇,冷冷一笑,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

    有人要对付自己,他自然一清二楚,偌大的清河郡城可是龙蛇混杂,要得到消息自然不难。

    索性王灿就将计就计,直接借口这人是天狗宗余孽,接了宗门的力量前来捉拿,为此,甚至还出动了七位宗门执事,这些人都是奸细事件出现之后后调来的。

    “不要大意,吩咐下去,将这迷云楼团团围住,我要让他一只鸡都蹦跶不出去!”

    人敬我一次,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

    王灿吩咐下去之后,不消片刻,其中走出一位雍容华贵的人,这正是李阳,事实上,他刚看到王灿的时候就心头不妙。

    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无处可躲,唯有硬着头皮上前,不过李阳也不是没有底气,他身为人元境武者,加上一品炼丹师,在这清河郡城关系可是很硬的,不是那种任人揉捏的小角色。

    况且,在李阳看来,王灿估计就是得到什么小道消息然后便前来找事,那么既然是小道消息,自然就是没证据的事情。

    而没证据的事情,你说个屁!!

    ‘终究还是嫩了一点,若是抓人抓脏的话,我倒是无话可说,可现在......’

    李阳心中冷笑不止,但是面上却是故作清高,摆着姿态看着王灿,冷眼道:

    “这位小友,本人是这迷云楼的主人,不知道这里究竟犯了什么事,让你大驾光临,若是说出,本人也能帮上一点忙。”

    在李阳看来,自己这番话已经将姿态摆的很低了,没有对一个六重武者居高临下已经是一份恩德,这王灿就算不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至少也要装模作样的和他客套一二。

    可王灿依旧只是充耳不闻,反而吩咐四周的云灵宗弟子道:

    “快去,不要愣着,一刻钟之内,我要知道这迷云楼当中的所有隐秘。”

    这话落在李阳耳中,顿感不妙,这迷云楼可是他的一处财产,虽然不是大本营,但是也有颇多隐秘,怎么能够让人随意搜查,所有当即上前一步,冷哼一声,人元境的气势展露无疑。

    他冷笑道:

    “小辈,我乃是清河郡城当中老牌的人元境强者,纵然是你门中的执事也要对我以礼相待,你这般做法,恐怕会惹怒我!”

    李阳面上一阵阴冷之意。

    而随后,那些被李阳叫来的各大家族的人也缓缓出现,其中的数位人元境武者看着王灿面露敌意,沉声道:

    “我是清河郡城钱家的人,李大师是我等的朋友,给我们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情是一个误会如何!?”

    “我们郑家和李大师也交好,所以自然要帮一下,这位朋友还是速速退去为好。”

    “没错,我和你们宗门的一位执事私交甚好,还是给我等一个面子,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些家族的人自然认出王灿,不过却没有放在眼中,在他们心中,一个区区六重武者,纵然有云灵宗的背景又能如何,难不成还敢对他们这么多人。

    不是他们自夸,得罪他们就是得罪整个清河郡的大大小小家族。

    所以此刻他们全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屑的看着王灿,等着他自己退去。

    可他们的这幅表情还没有褪去,王灿的一句话直接让这些人懵逼了。

    “好,既然都出来了,那么......”

    “全都给我抓起来!”

    “什么!?”

    “大胆!!”

    “庶子怎敢。”

    顿时,这群人惊怒交加,身上气势勃发,剑拔弩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