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尤其是这些目光当中敬畏和懊悔让他倍感爽快。

    王灿心中冷笑,你们不是人元境的高手么?不是瞧不起我这个小角色么?现在怎么一个个和哈巴狗一样的看着我!?

    叫你们装逼,现在想死了吧!

    嘴角微微上扬,清了清嗓子,在众人瞩目当中,王灿开口道:“我早就说过,你们这些叛逆,自然要被全部抓起来!”

    沉默。

    这一次,没人敢发火。

    只见王灿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阳,冷声道:“李阳,二十年前出现在清河郡城,以炼丹师的身份广交好友,自身更是一位人元境的高手,原本还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全才,没想到居然是天狗宗的高足!”

    王灿话音落下,李阳的瞳孔猛的一阵收缩,不过这只是一闪而逝,不过心中的惊骇却是久久不能自已。

    他确实是天狗宗的人,而且当年就是成为人元境的时候接到的这个潜入任务,目的就是在清河郡城扎根,最好是建立一个家族,作为天狗宗在清河郡城的前哨,为将来的大事谋划。

    原本,他这样重要的棋子是不会动用的,可这一次,天狗宗损失了数位重要的棋子,自然震怒,想要抹杀这一切的源头。

    而王灿正好又和李阳有生意上的冲突,在天狗宗人看来,若是借此生事,定然不会被人怀疑其中有他们插手,而是正常的利益纷争,简直完美。

    可现在......

    不承认,打死不能承认!

    这是李阳心中唯一的念头,他顿时急促道:

    “胡言乱语,我李阳的身份清清白白,怎么会是天狗宗的人,你这是污蔑,诸位若是不信,大可去调查我的生平,相信这些对你们云灵宗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李阳说的慷慨激昂,但是王灿根本就不停,而那些家族的人也被这种变故震惊的不敢说话,他们这些家族势力虽说还算可以,但要是插手两大宗门的争斗估计连骨头不不剩下。

    所以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在一边候着,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一幕被李阳看在眼中,又是一阵叫骂,原本他还指望这些年的交情能让这些人好歹开口说说好话,但是现在......一个个狗的和孙子一样老实。

    “李阳,不必挣扎了,你的资料我们不会查,可你是天狗宗的人这一点我们也不会怀疑,因为......和你联系的那人已经在我们手上!”

    王灿嘴角上翘,此事说来也凑巧,当初他知道有人要针对自己,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到底是谁在组织。

    知道之后,很光棍的,王灿清晰的知道自己一个人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所以便套了一个天狗宗的身份给李阳身上,准备借用宗门的力量来处理了这个敌人。

    很贱是不是?

    不过打不过就叫人这不就是加入宗门的好处嘛?

    要不然为什么拜师,要不然为什么加入宗门?还不是为了扯虎皮,亦或者被打的时候能找“爸爸”报仇。

    好在宗长老对王灿被冤枉的事情心怀愧疚,所以纵然知道这其中的猫腻,但是还是准了,反正清河郡城在这些家族他也不放在眼力,捏了也就是捏了,难不成这些家族还敢放屁不成?

    然后就巧了,这李阳还真特么的是天狗宗的人,他们之间的联系被王灿的人发现了。

    嗯!这下好了,原本就是对付李阳一个人,敲山震虎的,但是现在好了,有了理由,王灿的心也野了,准备将清河郡城的家族一锅端了,这个想法和宗长老一拍即合。

    因为云灵宗也不满这些家族暧昧的态度,正好趁着这个理由动手。

    而此刻的李阳听闻事情已经被抖出来,仍旧强自支撑,强颜欢笑道:

    “这是误会,是有人陷害......去死吧!”

    李阳的面色陡然一边,从谄媚变成冷厉,而人元境的实力全部展开,直直的冲向王灿。

    这一刻,李阳撕下了伪装二十年的面具,一身磅礴的元力不但让诸多家族的人惊骇,就是那位云灵宗的执事都微微皱眉,面色凝重。

    “是天狗宗的秘传功法,没错,果然是天狗宗的人。”

    李阳的暴起虽然算是出其不意,但是王灿可是人怂的很,自然早就准备好后路,直接拉过身边的一个家族武者,甩在面前,自己直接溜了,而那位云灵宗的执事则是一步踏前,双手合十,在李阳击杀了那位愣神的人元境武者的之后,挡下了他。

    “小子,坏我宗门大计,这一次定然要让你有来无回。”李阳面色狰狞,同时高声道:“诸位,既然已经入我宗门,难道还不动手,云灵宗的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苦也!

    李阳的话音落下,这些人顿时就知道这李阳是准备拖他们下水了。

    “混蛋,我等清清白白,怎么是你随意污蔑的,找死!”当即便有人为了阻止这李阳胡言乱语,抬手便拍去。

    原本以为李阳会躲避,但是李阳却是诡异一笑,坦然受着。

    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问题就是死在谁手上的问题,那么还不如临死之前多托几个人下水,尤其是死在这些家族的手上,他们纵然无辜,可死无对证的名头可是甩不掉的!

    噗嗤!

    李阳的身体软弱无力的倒下,仿若烂泥一般无二。

    杀了李阳之后,这些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就在他们松口气的时间,却不知道迷云楼的外围,已经有数道惊人的气势浮现,气机锁定这里面的众人。

    “这位大人,我等和李阳之间清清白白,断然不可能是天狗宗的人,还望明鉴。”

    李阳身死,他们自然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真准备说几句好话,然后便离开,可王灿会让他们如意?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这一次借着宗门对阵的大势王灿才能操控这么多人,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而这些家族虽然这一次放下,但是丢掉的面子在没找回来之前,可不会放下仇恨。、

    这因果就结下了。

    要想解除......简单!对手都死了不就成了。

    阴冷眼眶当中浮现一抹狠厉,王灿冷声道:

    “想走!?”

    “做梦!”

    “来人,将这些勾结天狗宗的人全部拿下,抓进云灵宗矿上做苦力......还有......抄家灭族......一个......不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