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开让开!”

    清河郡城,大大小小的街道充斥着凶神恶煞的郡兵,足足数千人涌入郡城,瞬间让郡城当中诸多平民恐慌不已,还以为要打仗呢!

    可是良久过后,却发现没有敌人袭击,才松了一口气,可随之而来的就是疑惑。

    这无缘无故的,为何郡兵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很快,他们就看见了原因,一队铠甲鲜亮,杀气腾腾的郡兵,在一位七重的都统带领之下迅速的包围一个个高门大宅。

    “那是钱家的宅院!”人群当中有人失声尖叫,随之而来的又是另一个疑问:“这钱家莫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与此同时钱家之内也是一团糟,大宅之外,平素张扬无比的钱家护卫战战兢兢的守在门口,而大宅里面,少爷小姐和丫鬟们则是心神惶惶不可自安。

    就连钱家的家主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郡兵为什么会包围自己的宅邸,可这必然不是一件好事,也因此,他的眼神当中微微慌乱,不过看到自己家中一团乱象,顿时气从心生,怒喝道:

    “慌什么,乱什么?我钱家还没完呢!区区一队郡兵出现,还没弄清楚缘由,就让你等这样,若真是大难临头还不知道成什么样。”

    “所有人,听我命令,全都滚回自己的房间老实待着,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另外,钱家的护卫通知长老和诸位供奉,随我出去。”

    “唰唰唰!”

    随着钱家家主的厉喝,顿时这些人仿佛有了主心骨,纷纷按照命令行动,那些护卫开始有条不絮的运转,该通知的通知,该严防的严防,这一瞬间,钱家高门大户的底蕴尽显无疑。

    安抚好众人,但钱家主的心中还是稍感不安,随即对身边之人悄声道:

    “去从密道离开,通知清河郡城和我钱家交好的世家与名人,然后联系这清河郡城的郡守。”

    一一吩咐完毕,钱家主的心中才稍稍安稳。在他看来,虽然不知道这都统为何包围他钱家,但是有诸多世家共同发力,定然能让这位都统迟疑一会,随即便能借助清河郡守的威势逼迫这些人退兵。

    这是世家惯用的伎俩,用的就是他们的人脉,借助堂皇大势,一点一点的逼迫对手让位。

    ‘有诸多世家守望相助,这一次定然无忧。’

    钱家主心思翻转,松了一口气,随即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阴霾,这一次的事情可是让他钱家威望大损,度过这一关之后,钱家自然不可能忍下这口气,报复是必然。

    ‘待这件事完毕,定要让那背后的阴损小人死无葬生之地。’

    一路想着,钱家主已经走到钱家大宅的门口,门口的钱家护卫看见家主赶来,也是松了一口气。

    “打开......”自付有底气的钱家主就准备打开宅门迎接外面的郡兵,但是话还没说完,只看见护卫钱家数百年的大门轰然倒塌,灰尘四起,随即便是一阵轰然的脚步声踏破钱家的门槛。

    当先的一人面色冷峻,明铠执枪,还不等钱家主有任何言语,甚至完全无视这位声名赫赫的地元境强者,一马当先冲入钱家内宅,冷厉的声音杀气四溢:

    “钱家勾结天狗宗阴谋叛逆,今日特下令,钱家......抄!家!灭!族!”

    “杀!”

    “杀!!”

    “杀!!!”

    根本没有任何缘由,甚至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留下,原本便如虎狼一般的郡兵更是四散而出,在钱家之内肆意妄为,杀掉任何一个敢于反抗之人。

    “好胆色!云灵宗......”

    此情此景印入钱家主的眼帘之中,便是泼天的仇恨,当即怒吼一声,一声地元境的气势含怒而发。

    “我和你拼了!”

    钱家主此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胸口一凉,一柄长枪透体而出,抬起眼只看见一张冷酷的面孔。

    “真是废物,如此人物居然还能混到地元境。”

    带着深深的遗憾,以及诸多钱家人的希望,钱家主就这样还没大发神威就轰然倒地。

    “家主死了!”第一声尖叫。

    “家主死了!!”

    “家主真的死了!!!”

    随即便是千万声的尖叫,在顶梁柱死后,这些钱家之人顿时没了半点抵抗意识,顿时四散而逃。

    “杀,反抗者杀无赦!投降者废掉修为!”

    这位都统一声令下,原本还稍有犹疑的郡兵顿时掀起了一场屠杀的狂欢。

    但是这个时刻,钱家内宅深处,一道通天的气势陡然蒸腾而起,随即便是怒气四溢的暴喝:

    “何人敢在我钱家动手!?”

    这一声暴喝不但打断了郡兵的行动,甚至还震伤了数人,一时之间,郡兵一方惊疑不定。

    而反观钱家,则是一阵沉默,旋即便爆发一阵欢呼。

    “是老家主,老家主还没死!”

    “老家主不但没死,还突破了天元境,已经是这清河郡城顶尖的高手,纵然云灵宗也要礼让三分!”

    “没错,有老家主坐镇,我钱家定然无忧!”

    钱家之人爆发出的狂欢瞬间让这位都统皱眉不已,突然冒出一位天元境的武者无疑大大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所以当即喝到: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动手。”

    军威之下,莫敢不从,这也是云灵宗操纵两大郡县的底气,顿时屠杀在迟钝之后,又一次开始。

    而这无疑已经激怒了钱家的那位老家主!

    “竖子尔敢!”

    “找死!”

    看着钱家之人被屠杀,其中还包括他的子孙后代,他怎能不怒!?

    接连两声暴喝无疑将他这种愤怒展露无疑,此刻,家族不存,还谈什么和气生财,顿时不在隐藏实力,一身气势暴虐而出,直扑领头之人。

    可他能如愿?

    云灵宗布下这样的杀局是一个天元境武者就能改变的!?

    在这位钱家的天元境老者出手的一刹那,一道灵光从远处袭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句不屑的嘲讽:

    “区区一位天元武者,还真以为这清河郡城没人治得了你。”

    “你要记住了,这里是云灵宗的地盘!”

    这声音之下,是幽幽的杀招。

    鲜血染青天,再无翻身日!

    一个地方的家主天元如何能够和云灵宗悉心培养的内门长老相提并论,一招之下,再无悬念。

    “家主死了,老家主也死了!钱家......完了!”一位佝偻老者失声痛道,旋即只感觉身子一痛,便没了声息,隐隐约约的还听见什么话音。

    “这种老家伙就不要留了,留下也不能挖矿,还浪费粮食!”

    “是啊,还是别在这种老家伙身上浪费时间,我看那些兄弟可都在里面享受钱家内眷的温柔乡呢,这些高门大族的小姐身子可是软的很。”

    “你尝过?”

    “这一次不就开荤了......”

    模糊的双目看着两位郡兵渐行渐远,这人的思维开始慢慢的凝滞......

    ‘钱家......真的完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