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之间,清河郡城便又是一番景象。

    往昔那些骑着高头大马,拥着如玉少女的高门子弟再也没有出现,那些谈笑之间主宰整个清河郡的大人物也不见身影,至于那无数的占据清河郡城绝佳位置的高门大宅更是烟灰冉冉,没落无比。

    一夜的时间,对于这些居住在清河郡城的平凡百姓和普通武者而言,仿佛度过了数个春秋一般。

    恍如隔世!

    在今夜之前,谁能想到云灵宗有如此大的魄力,在一夜之间,将整个清河郡城有头有脸的世家剿灭了大半?

    要知道这些世家可是在清河郡城数百甚至上千年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依旧敌不过云灵宗动动手指的功夫。

    唏嘘不已。

    不过这些和他们底层的武者并没有太大的干系,顶多就是购买丹药和出售物资困难一些,不过没了张屠夫还吃不了带毛猪吗?

    “唉,这清河郡城算是变天了,一夜之间,压在头顶的那些家族都没有。”

    “哈哈,这才正好,我刘老二也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那些大家族的人却把我当狗使唤,现在好了,全完了吧!”

    “这些家族没了,不正好是我等的机会嘛,没了他们,我等崛起更为方便,说不定几十年之后,这清河郡城就有我的子孙后代创立的家族。”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大家族的小娘子倒是美妙的很,就是不知道云灵宗的人会不会拿出来拍卖,我刘老二一个人虽然买不起,但是可以凑一凑嘛,大家一起众筹,买下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娘子,轮流来!嘿嘿嘿!”

    “好一个刘老二,这个主意好啊!”

    “一个女人用一辈子,赚了!”

    “哈哈哈!”

    ......

    人群当中,几人面露憎恨的看着这些满口粗俗的野修武者。

    “一群败类。”

    这人面露悲痛,不用想,定然是漏网之鱼。

    不过有漏网之鱼也是必然的,那些家族哪一个不是在清河郡城经营那么多年,有一些底牌也是正常,云灵宗自然不会主动追究,反正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

    “小姐,我们还是快些离开,钱家已经没了,但是我们在外面还有数百私兵,现在离开,那些人还不知道消息,小姐还有可能掌控全局,然后离开清河郡,找一地方重新安下家族基业。

    若是再逗留,可就晚了!”

    这一老一少两人的语气都压的很低,没有让外人知道,不过那位被唤作小姐的仍旧是愤愤不平。

    “这些败类,我钱家在的的时候,一个个唯唯诺诺,现在倒好,一个个翻脸不认人,我钱家在生意上课从没亏待过这些人。”

    这位小姐满脸怒容,旋即又换上了一副悲切的眼神,恨恨的看着一队掠过的郡兵。

    “只是可怜我那些姐姐妹妹,还有姨娘,不知道他们将会如何!?”

    几句之后,两人便携手离开,俨然是一队父女。

    不过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在一边喝茶的王灿听到,同行的还有几位喜气洋洋的云灵宗弟子。

    虽然郡兵是主力,但是好处上面这些云灵宗的弟子也占了不少,对这一切明面上的主谋王灿,自然多了几分亲切。

    “王师兄,这两人是那钱家的余孽,而且那细品嫩肉的女人还是钱家的小姐,要不要......”

    这人满面红光,淫.邪的双目盯着离开的少女娇小玲珑的身姿,讨好似的看着王灿。

    “有错过,不放过!”

    王灿面上一笑。

    这话其中的意思还用说,其余的云灵宗弟子自然是呵呵一笑,相视一眼,很默契的沉默。

    而在这时,那对“父女”已经到了清河郡城的门口。

    一夜封锁之后,自然不会在封住城门,总是要开门放行的。

    ......

    “这位大人,老朽和小女清清白白,绝无问题。”这老头领着那位钱家的小姐讨好的看着看门的郡兵,塞进了几枚碎银子。

    不得不说这老头是人精,普通人看来,自然塞的银子多一点的好,可他却故意只给了不到一两,正好让郡兵心生贪婪,却又不会怀疑。

    “好......”刚准备放行,这郡兵立刻变了一副嘴脸,义正言辞的看着身后:“两位大人!”

    “将这两人带到里面!”

    话音落下,这两人自然是脸色煞白,可反抗.....?没胆子!

    .......

    “果然是钱家的小姐!”

    王灿把玩着从这女人身上深处掏出的令牌,赫然是钱家的家主令,古朴的令牌雕绘着神秘的纹饰,一看就不是凡物。

    王灿对面的少女此刻根本不敢言语,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不过眼神当中怒火却埋的深深的,片刻之后,巧笑嫣然:

    “这位大人,我不过是钱家的一位庶女,此次只是巧合之下得到这令牌,一时鬼迷心窍,想要得到钱家的遗藏,现在被大人您看见,自然是您的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少女的心都在滴血,没有这家主令,那些钱家的私兵怎么可能还认她这小姐的身份!?

    只是局势如此,不得不舍弃。

    另一边的王灿自然不会被这小小的利益迷昏了眼,他要的可不是这些钱财,而是活着,不但活的久,而且要比别人活的好。

    这其中自然就不能让他的对手好过,这钱家同样如此,失去这么家主令,钱家这一大族在外的势力估计就要分崩离析,再也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抬起头来!”

    王灿一手捏着这少女的下巴,看着她楚楚可人的面孔,虽然有泪痕和灰尘交织,但是清秀的面孔清晰可见,小巧的鼻尖轻轻抽泣,清亮的双目我见犹怜,微微蠕动的嘴唇配合着双目,更是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不错,倒是一个可人!”王灿的眼眸之中也是惊喜,只感叹这少女不愧是钱家的嫡系女人,养的就是水灵,相比之下,他在双龙镇看上的女人无疑差了不止一筹,唯有红蝶能够相媲美。

    而听到王灿的话,这少女也是眼中一喜,一种野心在内心滋生。

    糯糯的声音带着羞怯和娇气:

    “若是大人怜爱,芸儿......芸儿自是欢喜!”

    美人在前,珠玉在耳。

    昏暗的灯火之下,一男一女相对而视,少女的面上一副娇羞无比的模样,任何一个男人自然都会春心荡漾,又有谁能够忍受这样的诱惑。

    估计不说王灿这样的凡人,就是九天之上的神佛都会垂涎三尺。

    伴随着吞吐之声.......王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