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右手探出,微微用力,眼前的少女只感觉呼吸困难,甚至有窒息的可能,眼眶当中的一抹喜色还没散去,但是死亡的恐惧却开始慢慢攀上脸颊!

    “为......为什么!?”

    很不解,在这钱家少女的心中,以她的姿色,一般的男人只是看着都会动心不已,更何况现在,,在她几乎是不要脸面和尊严的讨好之下,眼前这男人为什么和她想象当中色欲喧天的样子完全不同。

    不理解!

    “为什么?”王灿怅然道:“我也很想要,可惜,我不敢!”

    他的眼眶当中开始微微泛冷,流出一丝遗憾道:“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我倒是不介意和你享受一下男欢女爱......”

    说到这里,王灿低下头,和少女的眼眸对上,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哀求和不解,冷冷道:

    “可你太漂亮了,也太聪明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惜的是你还那么有心机,也那么能忍!”

    “所以我怎么敢留你在身边!!”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消散,眼前靓丽的少女也陡然失去声息。

    怜香惜玉是男人的本色,对于亲手杀死这样的尤物,王灿自然舍不得,可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就是刚才短暂的相处,就能看出一二。

    一来,被王灿发现的时候,可以毫无犹豫舍弃自己最大的筹码,换的一线生机。

    再则,在面对灭族仇恨的时候,她居然能够巧笑嫣然的对着自己卖乖讨好,甚至以身体做诱饵,这一点,一般人肯定做不到!

    再加上这个女人漂亮,又聪明,放在哪里都能很好的生存下去,只要运气不差,几年之后,王灿板上钉钉的会多出一个对手,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这还不止,若是王灿他忍不住吃了这个女人,那么结果就很尴尬了,放在身边吧......呵呵,指不定哪天就被毒死,可用完就扔了......嘿嘿,别的不说,绿色纯天然的帽子肯定能有一片草原那么广阔。

    所以在心里权衡一下,王灿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死了的好。

    女人常有,小命一条,哪个重要还要说吗!?

    这里的插曲结束,王灿转身离开,他的任务现在已经变更,从护卫矿场,变成肃清余孽,清缴清河郡城外面,那些世家的残余势力。

    ......

    云灵宗,高高在上的主峰,一座恢弘大殿屹立其上,素色的瓦片在阳光下熠熠闪光,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大厅之内,数道灵光迸发,每一道都可以镇压一郡,而为首的一人气势最强,双目之中道道灵光流转,在这种目光之下,那些强横的气息显得无比老实!

    “清河郡的事情诸位都知道了吧!”

    云灵宗的宗主声音极淡,可一句话的分量却是很重,而且在场的诸位都是云灵宗的太上长老,化灵境的修为,自然听的一清二楚。

    “咳咳,宗主!”这人干咳两声,两道羊角胡微微上翘,这位是云灵宗前任执法长老,看似和善,其实腹黑,不过此刻他面色凝重。

    “我认为这件事必有蹊跷。”

    “说说看!”

    “我们在清河郡的元石矿场虽然珍贵,这这么多年,也发现过不少次,每一次天狗宗都是小心潜入骚扰,掠夺一些我们剩下的残渣,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大张旗鼓的动手,甚至被暴露了也不放弃,所以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隐秘!”

    “这一点,我倒是赞同,而且在我看来,那些人好像是可以暴露的一样。”

    另一位太上长老也开口疑惑道。

    “也不一定,也可能是天狗宗的元石储备出现问题,逼得他们不得不动手。”

    “不,这种可能性十分小,天狗宗所在的郡县虽然略微贫瘠,但是元石上面应该是不缺的,况且他们和三山州的知州联合,也能得到一点支援,不可能在这点元石上面和我们云灵宗死磕。”

    “那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这些太上长老虽然有化灵修为,可也不是全知全能,这一次,清河郡运送矿石的队伍被天狗宗明目张胆的针对,云灵宗反抗之下,虽然保住了大部分飞元石,可也牺牲了两位内门长老,七八位外门长老和二十多位执事,上百位普通弟子,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与此同时,天狗宗也差不多,甚至比云灵宗还要惨,要说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他们没有什么目的,云灵宗的这些人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咳咳,我倒是有一点看法!”这时候,那位执法长老一开口,便吸引了大部分目光,随即道:“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而我们既然排出了元石矿这个直接目的,那么他们这么做必然就是声东击西,吸引我们的目光,然后达到他们不可告认的隐藏目的!”

    “那你有什么发现!?”云灵宗的宗主开口问道,他对此事也很好奇,和天狗宗斗了一辈子,对这些人的尿性自然一清二楚,完全就是无利不早起的人。

    “我听下面的人汇报,在元石矿的队伍遇袭的时候,我们在云山郡执行任务的几位弟子也遇到了袭击。”

    “这可能是巧合吧!?”

    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这位前任的执法长老冷笑一声,狠厉道: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吴桐是宗主的弟子,上一次,他带回灵兽袋的时候和我说过,那人的目标是我云灵宗的一位女弟子,叫做花言,和吴桐的关系不错。”

    “难不成这一次还是她!?”有人似乎意识到问题的关键。

    “没错,这一次还是她,袭击的人是两位人元境的武者,甚至还有一位地元境的高手策应,这种阵容,就是对付一位天元境的武者都差不多了,现在只是对付几位弟子,这岂不是很滑稽!?”

    云灵宗的宗主微微额首,突然问道:“那位弟子没事吧!”

    “没事,恰好那位弟子和吴桐关系不错,而吴桐有在那执行任务,任务结束便去找她,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情,算是逃过一劫。”

    “几次三番的针对一位普通弟子,其中必然有很深的秘密,你们最近要严防死守,不要让天狗宗的人在我云灵宗的地盘随意出没,至少也不要让人元境以上的人出现。”

    云灵宗宗主的眼眸一亮,他话中的意思自然明了,无非就是以花言为诱饵,不断的唆使天狗宗的人前来,同时控制对方,不让人元境武者出现,那么对方就必然要派出一些几位妖孽的六重武者。

    而这些妖孽的六重武者,哪一个没有靠山和背景!?自然也能知道一些真假消息,如此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