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内,柔和的灯光笼罩,让这一处房间显得寂静无比。

    王灿端坐在桌子一边,双目之中透着古怪的神色,张了张嘴,最后失声笑了出来。

    “还真是前辈总结的经验,佩服佩服!”

    这本书上都是当初那些第一代修行少阳功的人总结出来的,其中有正统的吞服丹药或者强行突破的,然后便是现在王灿看到的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方式。

    嗯,有阳上加阳,意图走刚猛路子的py方式,也有冰天雪地借助天气镇压阳气的方式......

    这让王灿很怀疑当初的那些前辈都经历过了什么。

    “算了,这些路子已经有人走不通,也就不看了,不过有一点是正确的。”

    王灿轻轻的敲着桌子,脑海中在思索,而手边的书册上面赫然是一男一女做羞羞的事情的图案。

    “阴阳交泰!这才是最重要的。”

    已经确定了方向,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谁合适的问题。

    王灿一身元阳虽然没有童子之身的时候精纯,但是少阳功的炙热也绝对不是一般女人能支撑得住的,最起码也要有四重修为。

    而且这还不算,要想达到最好的效果,那么自然是纯阴之身的女人最佳,其次就是保持纯洁的少女,这样的女人才能在他突破的时候,阴阳相融的时候,达到最大的效果,让他的人元境突破的更完美,基础更深厚。

    “花师姐倒是适合!”王灿的脑海当中浮现的第一个女人就是当初他认识的花师姐,花言,王灿听说她已经是六重修为,而且功法是偏向阴柔的,更关键的,她还是处子之身,元阴之身。

    那么问题来了......

    怎样才能让人家心甘情愿的配合你!?

    王灿不认为自己身上有王霸之气,随便一抖,然后说一声,世界危急,你我二人做不可言状的事情之后,我就会修为大进,然后你和我一起就能拯救世界之类的话。

    这种话要是说出来估计一巴掌都是轻的,肋骨之类无关痛痒的部分最起码也要断几根。

    除了浮夸之外,其次就是陈恳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

    花师姐,我被卡在六重巅峰,只要你和我结合,我就能突破人元,请师姐祝我一“臂”之力。

    砰!

    想到这里,王灿差点给自己一巴掌,这种话要是能成,他能把自己内裤吃下去。

    你突破和人家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人家丈夫,也不是情人的,一个云英未嫁的少女是脑子有病才这样帮你!?

    “不妥不妥!!”

    王灿急忙拦住了自己刹不住车的脑子,停止了对花言的想法。

    这女人的人选自然是越出色越好,可要是勉强的话,在清河郡城也能找到不少。

    不过想到这里,王灿有开始头疼了,因为清河郡城的世界一年多前都被他杀了个一干二净,偶尔有漏网之鱼也不知道隐藏在哪里,怎么可能找到。

    而那些接着这波风潮攀上云灵宗大腿的新晋家族,王灿若是有心的话,也能找到不少女人,可......可那些女人估计在抱大腿的时候差不多用遍了,现在剩下的也就是那些老的老,小的小。

    若是有几十年的老那啥,体内的阴气自然满足要求,可是王灿自己心里膈应,怎么可能下得去手,估计到时候影响了心情,肯定是突破失败。

    排出了这些选择,其实留给王灿本人的就不多了。

    剩下的就是那些云灵宗外门弟子中的少女,若是以王灿现在的条件要是挑选的话,一准能有人愿意。

    可若是交易的话,王灿自然愿意,怕就是怕这些女人心怀鬼胎,得到他一次还不够,还非要攀上关系,想要成为他的正室,然后借着他的名号,这就让王灿很不舒服。

    可若是用完就甩掉的话,那么风言风语自然会传出来,到时候王灿的风评在云灵宗就完了,你可以不管不顾,可若是将来突破地元亦或是天元境的时候再有需求,那就尴尬了,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那么......杀了!?

    王灿又一次拍了自己的脑袋,杀害同门这一点,他背不起,至少在没有突破化灵的时候,他背不起。

    “难不成我真的要用自己的终身幸福去换取突破人元境的机会!?”

    王灿一时头疼。

    其实他还是有其他方式选择的,那就是等返还云灵宗山门的时候,疯狂的刷吴桐的好感度,将好感度提上去一点,就能用金手指借用气运突破,到时候就简单的多了。

    在主角面前,一切困难都是纸老虎,一切屏障都是那啥,一戳就破!

    可是王灿不想等。

    当然,如果真的道走投无路的时候,王灿也不介意用这一招。

    若是周璐当初没死的话,估计就不用这么愁了吧!

    王灿陡然想到了被李文生杀死的周璐,那个女人当初可是答应了他的,若是没死,两人稍微一勾搭,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还有这么发愁!?

    “算了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难道我还能被一个女人憋死不成。”

    王灿面色一松,既然已经有了方法,也就不着急了,现在的他比刚才没有方向要好的多,至少知道了问题所在。

    “不过想到女人,倒是好久没去找姜若水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明天倒是可以去看看。”

    姜若水虽然被王灿重用,可是王灿沉迷炼丹和修炼,对这方面需求小了很多,偶尔也是匆匆完事,现在王灿觉得自己身上的口子松开了一点,倒是可以去放松一下,反正修炼修炼也无法进步,炼丹炼丹也卖不完,还不如浪一浪。

    “上次见到那女人的时候她已经是初入四重,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也该到晋级的时候了,倒是可以给她几枚丹药。”

    邀买人心这一点,王灿还是很熟悉的,其他人无所谓,但是姜若水这种知道太多了只能不断的给好处,亦或是杀了。

    可姜若水伺候的王灿不错,他也不是喜好杀戮的人,只要保证姜若水不会背叛,王灿自然不会吝啬好处。

    这一点,王灿做的不错,整个清河郡城,也没有几个人有姜若水的修炼条件。

    “不过,如果去清河郡城的话,倒是可以放出消息,让那些人帮忙找一下这样的女人,比如卖身葬父、亦或是走投无路什么的。”

    对于这种桥段王灿脑海中多的很,以前只觉得狗血,现在只盼望轮到自己。

    思索玩这些,王灿轻轻吐出一口气,熄灭火烛,随后,房间陷入黑暗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