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不送!”清河郡城之外,王灿骑着高头大马,神采奕奕,他的面前好几位关系比较好的同门赶来送行。

    原本王灿这一批进入清河郡城驻扎的弟子应该是同一批离开,沿途有云灵宗长老和执事护送,可是王灿本身已经晋级人元境,被宗门敕封为执事,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不是那些普通弟子能比的。

    加上王灿本身也不想在待在清河郡城蹉跎时间,所以就和宗长老说一声,然后便一个人离开。

    “王师兄这一路估计要轻松不少,沿途的那些盗匪和不长眼的家伙看见咱们云灵宗的执事,哪里还敢动手,说不准还有不少漂亮的小姑娘会给王师兄暗送秋波,估计咱们回去的时候,王师兄孩子都出生了。”

    “哈哈哈!”

    对于这种无关痛痒的玩笑王灿自然不会在意,笑呵呵的便揭过去。

    “你们就不要说了,山门见!”

    “山门见!”

    ......

    赶路无疑是一间枯燥的事情,清河郡城到云山郡沿途的路上虽然有不少城池,可是每一个都间隔很远,倒是零零散散的有很多小镇。

    上一次的时候,王灿因为修为比较低,一直被宗门的长老严格看管,不得随意乱动,这是为了保证安全,他自然不会不满。

    可是现在王灿已经是人元境,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自然想要领略一下沿途的风景。

    “好畜生,可惜碰到我!”

    荒郊野岭之中,王灿挥挥手,一头凶猛的苍狼便很利索的交代了自己的尸体,为王灿贡献了一顿肥美的烤肉。

    “王兄弟,你还真是厉害,这苍狼可是凶猛的野兽啊,我见过镇上好几个三重武者组队都没能杀死,反而伤了一个。”

    一个精壮的汉子在王灿的一边将马车和活物安置完毕,看到王灿手上提着的猎物,满脸羡慕道。

    这人是王灿路上遇到的一个小商队的护卫,实力还可以,凡人三重,加上一身肥膘和刀疤也能吓唬不少人。

    而他本人则是感觉单人太无聊,所以就缴纳了几两黄金,成了这个小商队的成员,接受这里的护送。

    行走在两郡的商队即使再小实力也是不俗,就是这几十人的小商队,光是护卫就有一半,其中最强的甚至有六重修为。

    “不过是一头苍狼而已,要是我,我也能行!”就在这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转头看去,看到来人,王灿的眼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

    这人叫刘秀和这刘壮是一个小家族的人,这一次是护送自家的小姐出来谈生意的。

    不过和刘壮不同,这刘秀对王灿的出现一只耿耿于怀,恨不得立马将王灿赶走。

    不过他也有这个资本,四重巅峰的修为,加上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已经很值得自傲了,呵呵。

    “刘壮,别在这愣着,赶紧帮货物整理一下,要是出了问题,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怼完王灿,这刘秀不满的看着身边一脸尴尬的刘壮,轻哼一声,很不客气的指使起来,等到刘壮离开,这刘秀才重新看着王灿。

    “哼,小子,别以为自己很厉害,就算你有背景,可是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四重武者,在这荒郊野岭的,像是你这样的人,死了也不知道多少,自己注意一点。”

    说完,便冷着脸离开。

    对于这刘秀一直和他挑刺,王灿其实是理解,任谁惦记了十几年,从小养到大的肉要被外人叼去都不会开心,至少王灿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和他拼命。

    这个刘秀也一样。

    从王灿一出现在商队的时候,这个刘家的小姐就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一直对王灿很感兴趣,前两天的时候甚至一直黏在他的身边问东问西的,对于这种好事,王灿自然不会推辞,见多识广,加上能言善辩,很快就将这小姑娘迷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甚至王灿都有采撷的打算,只不过后来还是因为良心(麻烦)谴责,放弃了。

    不过这刘家小姐,眼泛桃花的模样倒是让这刘秀吃醋吃到撑着。

    他可是看着这刘家小姐长大的啊!这么多年,就等着回家求亲了,现在差点被外人吃了头嘴,他能高兴!?

    理解道这一层,王灿对这种下层武者的艰辛也表示理解,不去和这人计较,自己在商队的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借了两个烤架,将苍狼的劈成两半,一个孜然,一个微辣,加上一壶好酒,吃的也是美滋滋。

    “哈哈,王兄弟,你倒是好逍遥,一个人在这里自在。”远处,一个鹰鹫面容的男子昂首阔步走过来,这人叫做郑飚,是这一次的商队专程请来的高手。

    据说有他坐镇可以免除沿途的盗匪骚扰。

    至于真是身份是什么,王灿也就不想深究了。

    见到这人过来,王灿不着痕迹的挪了挪位置,笑呵呵回道:“一个人是自在,怎么,郑老哥也有想法,来一块!?”

    举手示意一下,而郑飚自然是拒绝了,不过倒是很客气的掏出了一个酒壶,笑着道:

    “王老弟,你这苍狼肉好吃是好吃,但是你这酒可配不上。”说着便晃了晃手上的东西,笑呵呵道:“尝尝我这个,我这壶酒可是从清河郡城买来的,十年份的老酒,滋味很不错,今天我和王老弟一见如故,就送你了。”

    “那就多谢郑老哥了。”这种好意,王灿自然不会拒绝,就在郑飚的注视下,一手结果,往嘴里灌了一口。

    “爽,不愧是十年份的好酒,味道就是好,尝一口。”

    “哈哈,我就不必了,我那里还有,既然王兄弟已经吃饱喝足,那就好好休息,我还要去和我那帮兄弟一起喝酒吃肉,就不打搅了。”

    麻利的来,麻利的走,郑飚一摆手,便离开这里,路过刘家的时候倒是驻足一会,调戏了一下刘家的小姐。

    看着这人的背景,王灿心中冷笑。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尤其是这郑飚临走的时候,眼神当中的窃喜被王灿看在眼中,自然知道这酒壶当中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不外乎是什么迷药或者封锁内息的毒药。

    一翻手,从储物戒指里面掏出了一枚一品的解毒丹送进嘴里,一缕黑色顺着王灿的右手低落地上,瞬间,四周原本绿油油的草皮变成干枯的干草。

    “失策了,这人......倒是狠毒!”

    一抹精光从北烤肉掩盖下的双目之中蹦出,很果断的,王灿装作不知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