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准备好了!?”反身回到帐篷的郑飚双目一冷,看着眼前的几人。

    “都准备好,这些人已经全部吃下了我们准备的东西,不出三个个时辰,估计就要废了。”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笑呵呵的应道,目光之中带着讨好。

    “哼,记住了,这件事是大人吩咐下来,如果出现了什么差错,你们怎么死就不用我来说了,自己麻溜点,喂狼去吧!”郑飚狠厉的声音瞬间让两人神色一顿,微微对视一眼,双目犹疑,最后咬牙开口道:

    “郑大哥,其他人我们都安顿好了,但是刘家那两个女人自己带了吃的,看不上我们送的肉,尤其是那刘家的小姐,带的点心很充足,看到我们送过的去的腊肉只是瞅了两眼就不理会,我估计没吃。”

    两人面色发苦,谁想到会有这种人,而郑飚也是语塞,女人喜欢吃什么,他还真不知道,腊肉长得不好看也是事实,顿了顿,他道:

    “不碍事,不过是两个没什么修为的女人,不吃也就不吃,反正他们也翻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

    修整完毕,整个商队继续前行,准备在夜晚之前到达前方的镇子,不过因为沿途有道路被损毁,商队只能绕路走,所有略微迟了一点,导致商队不能如期到达地点。

    “诸位,已经入夜了,前面是一小段林地,太危险了,我们人手不多,最好在这里修整一晚上,明天起来在出发。”

    郑飚一脸歉意的看着商队几个主要的说话人,在征得同意之后,就直接安排修整,至于,那些小门小户的,比如刘家和王灿这种的就根本没有选择权。

    而吩咐完这些,那些郑飚的手下已经开始安营扎寨,几道树木组成的简易木墙已经竖起来,虽然看起来也就是那样,可至少心理上舒服一点。

    而王灿一直冷眼旁观,这些人做的假模假样,可真实目的......

    估计那段损毁的路都是这些人干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下这一个商队的人。

    ‘应该是商队里面有什么东西被人看上了,否则不会大动干戈的。’王灿心中思索,瞬间也有了几分兴趣,能让一个六重武者做内应的人绝对不简单,那么被他看上的东西应该也不错。

    如果来人的实力不强,王灿不介意来个黑吃黑,这样就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占据这个未知的宝贝。

    如果来人实力不错,甚至是地元境的,那么他绝壁老老实实装作中毒的模样,混过去这一波。

    打好主意,王灿就开始等着对面开始。

    安营扎寨完毕,篝火开始慢悠悠的升起,整个商队倒是显得一片宁静。

    而王灿的身边,刘家的小姐和她的丫鬟就坐在草垛上,谈笑风生,一边的刘秀面色嫉妒的微微发狂,面皮子一直是抽抽的。

    如果眼光能杀人,王灿肯定死了很多次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荒郊野外睡觉,好兴奋。”刘家的小姐浑然不觉四周的危险,一脸兴奋的看着王灿:“王灿,你不是游荡了很久了嘛,给我讲讲这夜晚都有什么,会不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事情......”王灿悠悠一叹,目光根本没放在身边的女人身上,而是放在的远处的郑飚,恰好看见郑飚隐晦的对身边的人打了一个手势,暗道一声:“来了!”

    果然,还没等王灿继续开口,身边的几个比较弱的商队护卫便开始惨叫起来,旋即刘秀也面色峥嵘,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啊!”

    “好疼!”

    “我的内息怎么用不了!?”

    “有人下毒,有人下毒,商队里面有内奸!”

    刘家的小姐和她的丫鬟顿时吓得花容色变,急忙转头看着王灿,又看了看刘秀,失声道: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听说是下毒,应该是晚上的饭菜被下毒了,我们晚上吃的是自己带的糕点,肯定是晚上被下毒的,我想起来了,肯定是那个郑飚,每一次路过他的眼光都好吓人,而且他晚上还送腊肉给我们,一定是他!”

    这个丫鬟倒是聪明,瞬间四周的人反应过来。

    “郑飚,你这个杂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们花费重金请你来护送,没想到你居然下毒!”一个白须老头气的直哆嗦,他虽然没中毒,可是他的下属却已经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这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不过他这话只是让郑飚冷笑一声,旋即,在众人的目光当中,四周的山林火光四起,约莫二三十人左右的队伍冲破营寨,飞快的向人群靠拢。

    “哈哈,你们全都老老实实的,我还会考虑放过你们。如果有谁没眼色,就别怪我郑飚不客气了。”

    郑飚仿佛得到了底气,瞬间张狂起来,完全不理会自己的金主,大步踏前,一手挥开了这几个人。

    方向赫然是其中最大的帐篷。

    而那些外围冲进来的盗匪也是飞快的想里面聚集,根本没有做其他的动作,甚至连货物和金银都没有看一眼。

    这种举动更加让王灿怀疑这些人绝对是有目的,而且也是一开始就确定了这只小规模的商队有宝贝。

    眼神闪烁几下,王灿继续开始“惨叫”,“啊,啊,呀呀”的叫的很纯熟。

    而一边的刘家小姐则是瑟瑟发抖的半抱着王灿,轻声漫语的安慰,也让王灿对着少女有不少好感,如果她再漂亮几分,说不准王灿就动心了。

    而这个时候,中间的帐篷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

    “老东西,说,东西被你藏在哪,赶紧叫出来,否则你和你背后的家族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郑飚已然怒气冲冲,同行出来的还有一个黑衣人,阴沉着连,鹰鹫的双目扫视着四处,凡是被这人看到的护卫纷纷避开目光,不敢对视。

    “六重巅峰,不急,再等等,应该还有人。”

    王灿隐约的感觉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在王灿思索的同时,郑飚已经开始发怒,冷声道:

    “还愣着干什么,这个老东西不说,难道我们不会自己搜,东西一定在这商队里面,给我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就是女人的裤裆也要给我掏干净!”

    郑飚的目光扫视刘家的小姐,顿时怒气更甚。

    “搜不到就给我一个个杀,我就不信,这整个商队就没有一个人识趣的。”

    “各位,最后再提醒一句,别怪我不给机会,只要谁告诉我看见过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块令牌的东西,就可以活路,否则,等搜出来来的时候,那绝对会让你知道十八般酷刑长的什么模样!”

    郑飚的双目赤红,显然怒火已经被里面的那股老头彻底点燃。

    而在郑飚说出东西的时候,王灿感觉自己身后的少女身体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旋即脸色苍白。

    微微皱眉,王灿稍稍站起一点,挡住了刘家的小姐。

    “噗嗤!”

    “废物,不知道就去死!”

    郑飚已经开始杀人,人头滚落的声音顿时让四周人人自危,不敢言语,都在心中咒骂那个知道的人。

    就在这时,王灿感觉自己的身后衣服被掀开了一点,旋即一个铁质的东西送入自己的怀中,同时传来的还有刘家小姐颤颤巍巍的话:

    “帮帮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是我父亲让我保管的,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王灿不着痕迹的眨眨眼,对这种送货上门的东西哪有不收的道理,反正他有储物戒指。

    心中思量,就准备将这个收入其中,但是陡然响起了一声惊喜的叫声:

    “郑飚大人,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那东西被那个叫王灿的收在怀里。”

    王灿沉默,一脸黑线的看着惊喜万分,自以为得计的刘秀,很尴尬的放下的抬起的右手,那上面套着储物戒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