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转头,王灿就知道,这开口的人是刘秀,也只有他早就对王灿不满,才会这么关注王灿。

    事实上也确实不错,那刘秀的目光从来就没离开过王灿,在刘家小姐掏出令牌的时候,他还紧张了一下,害怕被牵连,可是这转手送到了王灿的手上,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面是“情敌”,一面是活命,果断的卖情敌活命啊!

    正常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刘秀自己也颇为自得,仰起头,得意的看着王灿,那神情别提有多欠揍。

    而远处的郑飚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瞬间面色一喜,看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发现是刘家的方向,面色微喜,随即吼道:

    “那个人,你说的是不是实情,如果我发现你说的不是实话,那么下场你是知道的。”

    一边喝到,郑飚一边赶来,同行的那位六重巅峰的武者也是迅速的控制住刘秀,面色阴沉的看诊王灿。

    “郑飚大人,这是实话,我亲眼所见的。”刘秀被郑飚这么一问,面色焦急,生怕这人一怒之下,给自己一刀,急忙指着王灿解释道:

    “就是他,我刚才看见他的手上有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和大人您说的差不多,他想掏出来趁着我们家小姐不在意的时候,塞进小姐的衣裳,心思歹毒,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刘秀也有自己的心思,他是看见刘家小姐的动作的,可是他必须反着说,否则刘家一个私藏的责任是脱不了的,他身为刘家的人,必然也要被牵连,那后果肯定不是很美好,所以果断的将一切推给王灿。

    对自己这份机智,他颇为自得,这样一来,不但这王灿肯定是死了,而且还救下了刘家的小姐,感动之下,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想着,刘秀转头看着刘家小姐,本以为会得到一个欣喜的笑容,可是没想到只是一个恨恨的眼神,显然在埋怨刘秀开口出卖,这顿时让刘秀愤怒了。

    心头一狠道:“大人,其实这肯定是那女人和王灿商量好的,这几天他们一直腻歪在一起,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既然你无情,别怪我无义。’

    看着刘秀狠毒的目光,郑飚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即挥挥手,转头看着王灿,露出森森的白牙,面目狰狞,狞笑道:

    “好啊,王灿,我一直没发现,原来你才是那个人,真是让我意外啊!可惜,你喝了我的酒,就要遭受这报应。”

    说到这里,郑飚一只手迅速探出,直直的冲向王灿,想抓住他。

    与此同时,他的双目之中晶亮无比,一种叫渴望的东西流露出来。

    “快将东西交出老,否则!死!”

    面目狰狞,加上六重武者的威势,顿时让两个胆小的女人闭上双眼,发出一声尖叫。

    而此刻,郑飚的双手已经快到了王灿的脸上。

    “不要!”

    刘家小姐顿时一声惊呼。

    砰!

    所有人都以为王灿这个小年轻应该已经血肉模糊了,可是当他们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面色冷峻的中年人一手挡住了郑飚。

    “哼,我就知道你这人不安好心,果然是他们的人。”

    “哈哈,我们黑云山盗匪无孔不入,像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错过,看你这东西也有六重巅峰的修为,我给你一条活路,投降,否则,你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郑飚面色诡异一笑,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会有人出手一样。

    而另一边的那位六重巅峰的武者微微凝视这突然出手的中年人,沙哑的身影传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潘家镇的潘博,六重巅峰的修为,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挽救你们的命运。”

    被人一下子叫出底细,潘博心中一凸,旋即冷笑道:“知道又如何,你既然知道我潘博,那应该知道我的实力,以你们两个人恐怕留不住我,如果我拿了东西走人,你们又有什么办法。”

    潘博面色自信满满。

    “这里距离云阳关可不远。”

    潘博口中的云阳关就是清河郡和云山郡的交界,黑云山盗匪是清河郡的大势力,但是他们可不敢出现在云山郡,一旦出现,那必然是云灵宗雷霆骤雨一般的袭击。

    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随着潘博这货出口,场面顿时紧张起来,而那口音沙哑的六重武者则是冷冷一笑,高冷之气散发,笑道:

    “潘博,你以为你自己很厉害,那是因为我们从来没将你放在眼中,否则你以为你能逍遥那么多年。

    如果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你的潘家镇活泥巴,我们也不会理会你,可是今天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一边郑飚也搭腔,面色狞然,

    “他说的没错,蠢货,难不成你以为我们队这么珍贵的东西,只会出动这么一点人马!?”

    “嗯!?”

    潘博眼神瞬间一边,惊疑的打探四周,发现四周仍旧没有动静,黑漆漆的一片,松了一口气。

    微眯着的眼神泛着危险的目光。

    “你诈我!?”

    说完之后,便不理会两人,只是警惕的保持一个防守的姿态,转脸对着王灿道:

    “小子,那东西不是你能拿的,快点叫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念情分!”

    潘博被那人诈了一下,虽然没发现动静,可是心里也感到不安,尤其是在这种暴露的情况下,他只想拿着东西迅速离开黑云山盗匪的地盘,只要到了云阳关,就能安全了。

    “这......”王灿目光游移,看着刘家小姐,仿佛是在询问这少女的意见,可是实际上,王灿根本不像拿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是到了他的手上,还有出去的道理。

    “快点,再磨蹭,杀了你!”潘博面色匆匆,显然很不耐烦,因为郑飚两人表现的越镇定,就证明他们的背后一定有着什么依仗,他不敢等。

    所以一句话没说完,迅速的冲上前,想要拿捏住王灿。

    可是就在这时,远处的一阵元力波动瞬间让这潘博面色狂变,身形一边,顿时便想要逃走。

    可是他能逃走!?

    一个阴狠的苍白面孔从黑暗中走出,郑飚和另外一人迅速战战兢兢的行礼。

    而那潘博也是惊恐的看着这人。

    “黑云山的五当家,没想到这一次你居然也来了!”

    黑云山的当家可都是人元境以上的高手,这人一出现,顿时场上形势再一次变化。

    只不过这五当家的目光没有停留下潘博的身上,只是皱着眉头扫视了四周,最后才恨恨道:

    “看来已经没有了。”

    旋即将目光凝聚在潘博的身上,对这位六重的高手没有丝毫在意,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既然没有人来了,那么今天的闹剧可以结束了!”

    人元境一出手,就代表了一切,这就是黑云山五当家的底气,在一众六重武者当中,他完全就是碾压,更何况这场上的大多数人都已经中毒,唯一站着的几人还有两个顶级战力是他们的。

    这局势还能有变!?

    局势定下来,那么自然要拿住他们想要的东西。

    “嗯!?”这人刚想过去杀了王灿,顺便拿到东西,却突然脸色一滞。

    只听见一声轻笑传来,面前的人直直的看着他们几人。

    “就只有你们吗!、还真是让我失望啊。”王灿拍拍身上的灰尘,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站起来,轻笑道:

    “既然都出来了,那么今晚的游戏也能结束了。”

    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瞬间让刘家小姐两眼放光,而郑飚和后出现的那位黑云山五当家则是惊疑不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