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死了!、”

    滴答~滴答~滴答~

    虽然是深夜,天气冰凉的渗人,可是现在,无论是黑云山的盗匪还是没有死的护卫纷纷惊恐的看着从天上落下来的王灿,只觉得这个浑身赤红的人仿佛恐怖的恶魔一样。

    而额头的汗滴更是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几声咕嘟的声音,一口口口水被吞入腹中。

    惊疑不定的眼神在王灿和地上软绵绵的尸体上不断的来回移动。

    “真的死了!”

    “人元境高手居然死在我的面前,咕嘟!”

    “这可是黑云山的五当家啊,声威赫赫,就算是清河郡都是有名的人,居然就这么死在荒郊野外,简直......简直......”

    王灿落地,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一口气,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可是也不轻松,这五当家能混到如今的位置,实力和能力还是有的,也给王灿留下不少的威胁和细微的伤势。

    不过战斗虽然艰苦,收获也是不错,不但让王灿真正的体验了人元境高手之间生死搏杀的经历,也让王灿对元力运用更加纯熟。

    “人元境!”

    人群当中,有几个眼神懊悔无比。

    其中就有刘秀和刘壮。

    刘壮懊悔的是自己在关键时候居然畏畏缩缩,没有站出来和王灿打好关系,要知道在商队当中,他可是和王灿关系最好的。

    可惜在刚才的事情当中,他没能站出来提王灿辩解,反驳刘秀,这一份本来就淡薄的感情估计早就消散一空。

    想到这里,刘壮狠狠的瞪了刘秀一眼,要是让在平时,他是怎么也不敢的,可是一份真挚的“友情”就这么被搅黄了,刘壮能忍住这口气!?

    而另一个刘秀则是浑然没有在意刘壮的眼神,他此刻的肠子都快悔青了,要不是外面的人太多,他估计都要狠狠的扇自己几个耳光了。

    一个人元境高手啊!

    一个就在他身边的人元境高手啊!

    他不但没有把握这个交好的机会,他还特么的得罪了,不但得罪了一次,还是一次连着一次的得罪。

    尤其是刚才,那简直是向死里得罪啊!

    咕嘟~

    ‘他不会杀我吧!’

    看到王灿向着自己走来,刘秀面色狂变,不着痕迹的开始找掩护。

    不过王灿怎么会关注这个小人物,他的目光是放在远处的两人身上,那两人战斗正酣,丝毫没感觉营地这里发生的变故。

    王灿轻身一跃,不到片刻,两个人满脸惊恐的被王灿拿捏在手上。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掌下去,顿时这两人气息萎靡。

    “不必紧张,只是让你们暂时老实一点。”

    这两人闻言刚刚松了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王灿的一句话,瞬间让他们心又吊起来。

    “我不会杀你们,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当中的一个!”

    王灿诡异一笑。

    “毕竟答案只有一个,先到先得。”

    两人对视一眼,屏住呼吸,现在生死被人操纵,希望只有这一次,怎么可能放过。

    “我想知道这令牌的来历!”

    面色一冷,王灿严肃道,双目之中寒光闪闪,顿时让这两人收起了内心的小心思。

    “大人,我知道!”没有任何犹豫,潘博立刻开口,很尴尬,毕竟一开始被自己瞧不起,而且随意欺凌的人居然是一头猛龙,现在还掌控自己的生死,如果有选择,他很想闷头不说话,可是......小命重要啊!

    而另一个黑云山的武者也反应过来,疯狂的点头道:

    “这位少爷,这个我知道,我知道的比他详细,这潘博只是请来的护卫,而我是五当家的亲信,他将所有的都告诉我了。”

    这个武者到底是做惯了盗匪,丝毫尊严也没有,扔掉面子比潘博快的很。

    嘴仿佛筛子一样,将知道的全部抖出来。

    原来这令牌是一个信物,得到它可以开启一个炼丹师的秘藏,而且据说这位炼丹师一位化灵境的武者,是来自另外州的人,在三山州的清河郡停留了几年时间,后来意外生死,留下了几个传承了和一道秘藏。

    据传闻,里面不但有突破化灵的功法武技,还有各种各样的丹方,那可是一个炼丹师全部的身家,丹方的珍贵,不言而喻。

    更何况,里面的元石传闻有小山一样高,这种财富简直让人疯狂。

    而黑云山的盗匪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才疯狂的针对这个商队,借着转移的机会,想要得到这处秘藏。

    他们的计划很完美,如果没有王灿这个意外,这一次肯定是成功的,只可惜......功亏一篑。

    “大人,我知道的已经全部说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这人满脸惊恐的看着王灿,生怕王灿说话不算话,可是出乎意料的,王灿居然点点头,手中把玩这令牌,随口道:

    “可以了,你走吧!”

    “嗯!?”这人面色一愣,没反应过来,而潘博也是一愣,他本以为眼前的王灿只是随口许诺的,根本没准备兑现,但是现在好像不对啊!

    “那我真的走了!?”这人尝试了一下,发现身上的枷锁已经打开,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之后,猛的一咬牙,迅速的飞奔而出。

    仿佛做梦一样,他本来都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可是潘博顿时就急了,他自付是和护送令牌的刘家人是一伙的,开口道:“大然,那是黑云山的盗匪,放过他,后患无穷啊!”

    “嗯!?”王灿疑惑的看了潘博一眼,后者面色一松,以为王灿反应过来了,可是下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的脖颈一阵刺痛,旋即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身体,而且耳边还传来了王灿淡淡的声音:

    “差点忘了,我刚才可是说了,只有说出秘密的人才能活下来,你要是不开口,我都忘记了。”

    潘博:“......”

    处理了这点小事,王灿快步走到刘家小姐的身边,一翻手,一粒补充体力的不入品丹药便塞进她的嘴里。

    王灿这个人有原则的,谁对他好,他自然记得,这刘家小姐虽然无意间坑了他一把,可是事后的表现很让他满意,所以也不吝啬照顾一下。

    “这一枚补充体力的丹药,你受到惊吓,睡一觉就好了。”

    轻轻一晃,刘家小姐只感觉自己的面前一黑,已经晕过去。

    而王灿则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刘秀,根本懒得搭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