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语。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商队就在一片诡异的气氛当中离开营地向不远处的云阳关出发。

    云阳关是云山郡和清河郡的交界处,虽然是关隘,但是却是一座商贸特别发达的大城,这里每日都有数不清的商队来来往往,所以当王灿一行人进入其中的时候,没有惊起任何波澜。

    进来云阳关,王灿也不逗留,直接和商队分开,算是缘分已尽。

    看着王灿的背影,这些护卫瞬间松了一口气,和一个人元境的大高手一路同行,对他们这些底层武者来说,压力还是太大。

    “人元境啊,妈妈呦!估计这是我一辈子最能吹嘘的事情了吧!”

    “唉,这位大人这么年轻,估计是云灵宗的弟子,要是能扯上关系,那就发达了。”

    “就你!?这个瘪三模样,人家看都没看你一眼,还能扯上关系!?做梦吧!”

    一群武者嬉笑打闹之中,王灿悄然消失在街道之上。

    “好了,小姐,别看了!”

    “唉!?”一声幽幽的叹息。

    ......

    “哈哈,今日我在赌场打杀四方,直接就让那庄家出来陪酒,给了了一百两黄金,让我收手,要不是这酒......呸,是我玩累了,我怎么可能离开,一定还要让他们吐血。”

    “这有什么,我昨天在云阳关外,可是遇到一大堆的豺狼袭击,老~子硬生生的支撑了一天一夜,直到最后将这些畜生全都变成了黄金,到这里喝酒消遣,我做这些,我吹嘘了嘛!?”

    “你这个不行,前两天我可是遇到了黑云山的盗匪,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在我的面前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和孙子一样,我怒喝一声,顿时飞沙走石,那些盗匪就一个个‘孙爷爷’的叫着,然后灰溜溜的滚蛋。”

    酒馆之中,人声鼎沸,到处了是粗糙的走南闯北,将脑袋别在腰间的武者脸红脖子粗的开始争辩,诉说着自己的勇武和各种奇闻异事。

    也因此,酒馆成了各地之中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底层武者千千万,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从那个旮沓听出了什么消息。

    也因为这样,王灿才选择在这个地方解决自己的午餐问题,这一路上的烤肉和酒套餐可是让他吃的腻歪的不行,现在这个时候吃点清淡的倒也不错,比如翡翠白菜,清河玉虾等等,勉勉强强吃了十几两黄金吧,也算是节俭了。

    “呼!”

    慢悠悠的吐出一口浊气,婉转的谢绝了酒馆当中俏生生上来推销自己的清丽女人,他擦了擦嘴,正准备离开这里,换下一处地方逛一逛。

    可是刚起身的时候,突然从一个面黄肌瘦,但是双目之中眉飞色舞的挑夫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

    准备起来的身子有坐了下去,凝神侧耳,将这消息听的一清二楚。

    “我和你们说,真不是吹牛,昨天晚上,我就是和七八个云灵宗的弟子进关的,那些个嚣张跋扈的郡兵见到我们的时候不知道多恭敬,一个个和儿子见了爹一样,一口一个大人的,听得我.....哎呦...那个舒服啊!”

    “哼,小三子,那是人家叫云灵宗的弟子,又不是叫你啊,你得意什么。”人群当中有人不屑道,但是这个被称作小三子的人立马反驳道:

    “怎么不是,我可是和他们一起进来的,我还帮他们拿东西的,怎么也能划上一点关系,退一万步来说,我好歹还享受了一下那些郡兵老爷的恭敬,你呢!你这一辈子有可能嘛!嗤!”

    看着这个小三子一脸眉飞色舞的模样,顿时人群发出一声哄笑,而那个开口讥讽的人则是恨恨的碎了一声便离开了。

    看到这人离开,小三子继续道:

    “我和你们说,那云灵宗的人真是厉害,不但厉害,而且一个个长得和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那真是男的俊朗,女的秀气,其中有一个,叫什么......叫什么花师姐,那更叫一个漂亮,就是怡红院里的头牌都比不上......”

    下面的话王灿没有听见,他已经离开了酒馆,他离开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人关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场中那个吐沫横飞的人脸上。

    “云灵宗的弟子!?”王灿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花师姐!?”

    不用说,王灿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够判断这个花师姐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花师姐。

    毕竟这个姓氏本来就稀少,更何况能够远走云山郡边缘出使任务,那一定是内门弟子,细细盘算一下,也就花言能够满足大部分要求。

    “算起来也有两年没见到这些熟人了,也不知道他们见到我现在这样,会不会大吃一惊!嘿嘿!”

    王灿嘴角上浮,一抹恶趣味从心底升起。

    同时也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从穿越过来的二重武者,到现在成为坐镇一方的人元境高手,云灵宗执事,短短两年,天壤之别。

    现在,就算是王家的家主王翻海,当初那个王灿唯唯诺诺的大人物,估计见到他也要以礼相待,这还不提他背后那个二品炼丹师的身份。

    有句话说的好,‘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王灿现在发达了,自然想要让曾经熟悉的人大吃一惊,再不济也要惊呼一下,享受这种难得的装逼感觉。

    ‘看来要找个机会回到双龙镇了,是时候让那些小子纳头便跪了。’

    美滋滋的想着,王灿已经走到了云阳关最大的酒楼门前。

    他不用想,作为云灵宗的弟子,虽然肯定没他有钱,但是也不缺钱,肯定不会亏待自己,所以昨天肯定是住在这里最豪华的酒楼当中。

    不得不说,作为商贸极为发达的云阳关,这里的酒楼也很不错,几乎有清河郡城七成的水准,到处修饰的几位豪华奢侈,摆放的家具也都是珍惜的灵木制成,虽然是最低级,可也让人叹为观止。

    而在这里住上一天,最少也要十两黄金起步,让大多数苦哈哈的野修武者望而却步,只能感叹一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啥的。

    对这种人,王灿只想说一句:没钱就别比比,装什么有志少年。

    这个世界,没钱,没机缘,还不能忍的,那就是瓜皮,早死晚死都得死。

    一步踏前,以王灿的气场,顿时里面的掌柜便很麻溜的跑过来面色恭敬,和颜悦色的看着王灿。

    “这位少爷,住店还是吃饭。”

    “不,都不是,我来找人。”王灿只是扫了这个掌柜一眼,然后便没了兴趣,继续道:“昨天云灵宗的那些人住在哪,带我过去。”

    “额!”一瞬间,这个掌柜的脑海闪过万种念头,声音也变得干巴巴,“这个......这个......”

    这掌柜还在犹豫之间,王灿却眼前一亮,面露喜色,笑道:

    “花师姐,两年不见,又漂亮不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