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一声轻咦,旋即原本梳拢头发的花言便看到了王灿,只是愣了一秒之后,眼中便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惊喜道:

    “是你!王灿!”

    ......

    房间内,花言和王灿相对盘膝而坐,而花言的脸上全是惊讶。

    “短短两年,你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唏嘘不已,同样,花言也很好奇为什么王灿突然之间就转变的这么大,完全没有当初和她一起并肩作战略显青涩的模样。

    而且是人元境啊!居然在两年的时间之内从四重一路突破到人元境,花言怎么敢相信!要知道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功夫,才在吴桐的帮助下,勉勉强强到了现在六重中期的实力。

    “快和我说说,对了,还有当初为什么都在传闻你成为奸细的事情!?”

    对于花言的问题,王灿清了清嗓子,将事情全部告诉眼前的花师姐,除了那些和他金手指有关的部分。

    王灿口才不错,加上一番抑扬顿挫的一波三折的“说书”,让房间之内时不时的响起一声声惊呼。

    良久,房间之内的声音平息下来。

    “没想到短短两年,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东西,果然一直待在宗门的庇护之下是不行的。”花言感叹一声,随即道:

    “王灿,我们明天离开云阳关,返回山门,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离开,路上也能做个伴!”

    说完,花言双目晶亮的看着王灿,虽然两人交情不是很深,可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花言的耳边倒是经常听到王灿的名字,长期下来,也有了不错的感官,加上当初一起并肩作战的情分,她也想和王灿多交流一下。

    对于这样的邀请,王灿只是稍微思考一下,便点头同意。他一路上不就是因为孤单才找商队同行的嘛,现在遇到自己宗门的人,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正好借着路上的聊天,了解一下云灵宗山门里面发生的事情和一些隐秘。

    “嗯,那明天就和花师姐同行。”

    花言听了,顿时变笑了出来,然后道:“这再好不过......嗯......对了,你已经是我们云灵宗的执事,论起地位还在我这个内门弟子之上,再叫我花师姐可就有点不合适,你和王丰一样,直接称呼我花言就可以了。”

    “咦!?花师姐......花言你还和王丰认识!?”王灿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居然会认识,难不成同性相吸!?

    之间花言嫣然一笑,笑容之间有着揶揄,暧昧道:“吴桐师兄最近两年倒是经常去王丰那里逗留,偶尔我也会去坐坐,一来二去,也认识了。”

    “额......”

    完全说不出话,王灿只觉得脑子里面一团浆糊,需要缓一缓。

    吴桐和王丰,王丰和花言......

    瞬间一大堆奇思妙想涌现在王灿的脑海久久不能平复。

    ......

    次日,云阳关高耸的城墙逐渐消失在视野当中,一行人渐行渐远。

    王灿和花言并排走在最前方,其他的云灵宗弟子自然不敢有意见,偶尔有一两个心怀不安分心思的人也在王灿强大的实力面前屈服了,老老实实的待在后面。

    “花言,还没问你这次任务怎么样,顺不顺利!?”

    “还行吧!”花言捋了捋耳畔的碎发,细碎的声音响起:“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在任务结束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有六重巅峰的修为。”

    “那你们一定很危险吧!”王灿吃了一惊,这一行,之后花言是六重修为,剩余的几人都是五重不等,面对六重巅峰的武者吃力是应该的。

    “还好吧,那个黑衣人虽然不错,可是说到底也只是没有传承的野修武者,空有境界,但是实力却一般般,我和几位师弟合力也能对拼一下,那人最后还是狼狈逃窜了。”花言说起这个的时候,感觉很奇怪。

    于是道:“那人明知道我们是云灵宗的人,而且明知道不可能将我们留下,但是却突然出手了,并且毫无缘由的离开了,总感觉别有用心。”

    王灿沉吟,随即脑海当中闪过一道光亮:“那会不会和你有关,比如当初独狼的事情,你仔细想想,你的身边还有没有类似的事情。”

    王灿陡然想到了当初独狼袭击的那件事,觉得这种奇怪的事情和眼前的花言一定有关。

    同时他也很好奇,这花言明明很普通,身份也很一般,为什么有人一直盯着她?

    而且图谋很大的样子!

    有古怪!

    而听到王灿的话,花言脸上陡然闪过一丝惊恐,随即便摇摇头,“不可能,那些人除了两年前的独狼和一年多前的那件事之后,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和那件事有关的。”

    虽然花言这么说,可是王灿却突然对花言口中一年多前的事情感兴趣。

    于是疑惑道:“还有一次,一年多前?那是怎么一回事。”

    不等花言回到,后面就有人开口解释道:“王执事,当初你在清河郡,不知道这件事也正常,一年多前,花师姐可是遇到了很多人的围捕,传闻是天狗宗动手,其中甚至还有地元境的强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天狗宗!?地元境!?”

    王灿皱眉,尤其是听到天狗宗,心情顿时阴郁下来,这个宗门最近很跳,仿佛一只在惹事,王灿自己就被冤枉过,甚至还差一点被清河郡城的世家联合针对,所以仇恨很深。

    “看来那天狗宗对花师姐很重视,而且这样想来,当初独狼的事情说不准就是天狗宗暗中动手的。”

    花言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抓我。”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顿时浮现无尽的愁绪,任谁不明不白的被一个大宗门针对,恐怕心情都不会美好。

    “算了,这种事不用去想,我们在云山郡里,是云灵宗的大本营,那天狗宗肯定没胆子动手。”王灿安慰道,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话音刚刚落下,只感觉眼前一道疾风带着血腥味传来,顿时,云灵宗的人全部安静下来,只剩下马匹躁动的声音。

    抬起头,只看见十几个穿着黑衣蒙面的武者出现在眼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