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阵阵的刺痛的不断刺激着王灿的灵魂,那种感觉让人恐慌。

    “啊!”

    一声尖叫,猛的蹦起来,带起一阵劲风,瞬间让他身边的棉被被掀落在地,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吸,和心脏不安分的跳动之后,王灿才逐渐缓过来,可是他的双眼当中还是淤积着散不去的惊骇。

    在他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实在是太可怕了,原本以为他使用翻天一棍的时候是陷入一种无意识的战斗状态,可是现在看来可能不是。

    那个操纵他身体战斗的意志仿佛从远古走出的魔神一般。

    “夺舍!?”

    这是王灿的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早就听闻强大的武者有着种种的不可思议,凡人武者遍布大地,化灵武者称尊一方,天人强者游弋圣朝,更恐怖的是传闻当中泵灭的大日神宗的至强者每一个都是手可摘星辰,言可崩日月。

    恐怖无比。

    像是这种将意志寄托在功法当中的存在虽然没听说过,可也未尝没有可能!

    而且他是穿越者,先入为主的认为,这种散播功法聚集自己消散在无尽时空意志的夺舍重生的方式是绝对存在的。

    自然,想到这里王灿无比的恐慌。

    “怪不得很多人无法修炼,原来这功法他有自己的意志,只会挑选合适的人,只有真正的秉天地气运而生,亦或是想我这样,毫无世界印记的人才能被选上。前者以气运抵因果,后者本就没有这世界的烙印,自然也可以无所顾忌的做事。”

    这是王灿自己得出的结论。

    他冥冥之中觉得只有这两种人才符合这个远处传说级别存在的夺舍要求。

    而且很可能“他”的意志应该是随着时间亦或是功法修炼程度逐渐增加,到了某一个层次就可以直接承载记忆,篡改灵魂。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王灿双目焦急,他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目标,也不想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他人的嫁衣,所以他要反抗。

    “这功法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动用。”

    王灿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标准,只要不到死亡的关头,这个翻天一棍的功法绝对不能动用,平时以伏虎棍法为主,另外王灿还决定返回宗门之后,就在兑换一门凡人高级的武技,最好是偏向灵活型的功法,这样和伏虎棍法互补之下,也能让王灿实力大进。

    “好,就这么决定。”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这件事情先抛到脑后,毕竟夺舍的事情还太远,以人元境来开,只是一个模糊的虚影,要能接引真正的记忆降临,还不知道要多强。

    就在王灿穿好衣服之后,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疲惫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当看见王灿醒来之后,顿时响起了清脆的笑声。

    “王灿,你醒了!”

    ......

    片刻之后,和花言聊了半天,王灿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而当事也多亏吴桐及时赶到,抓住了那几个天狗宗的黑衣人,才解救了王灿和花言,至于那些原本就被抛在后面的云灵宗弟子,倒是没有几个受伤的,毕竟对方的主要目标是花言和王灿。

    “这么说,是吴桐师兄救了我们!?”王灿深吸一口气问道。

    “没错!”花言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兴奋,兴冲冲的说:“王灿,你不知道,吴桐师兄已经成功的突破化灵,成为我们云灵宗正式承认的宗主继承人,当天,吴桐师兄只是一声冷哼,那几个人元境的人就被气势给压服了。”

    “还有,你当时也是吴桐师兄确认了你安全,否则我都差点以为你死了,你不知道你倒下去之后,整个人瞬间没了呼吸,直到一天之后,才逐渐出现一丝微弱的气息。”

    说道这里,花言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双目之中还有着一丝庆幸,也多亏了当时的吴桐已经到了化灵,否则换一个人没看出王灿的假死状态,说不定,现在的王灿都已经被隆重安葬了。

    花圈都烧了好几茬了。

    “呼!”听到这里的王灿自己也有点后怕,要知道被埋在地底之后,他假死也要变成真死。

    “多亏了吴桐师兄。”王灿庆幸的看了花言一眼,随即问道:“对了,现在吴桐师兄人呢,我要当面感谢他。”

    王灿面露感激的说道,只是他的心理可是也打着自己的主意,这一次他为了花言身受重伤,以他们两人的关系,那剩下的一点好感度,估计是水到渠来的事情。

    为了剩下的这一点好感度,王灿可是谋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这一次,可是最有希望的一次。

    不过王灿的希望可能要落空了,只见花言略微遗憾的说道:“吴桐师兄早就带着那几个天狗宗的人返回我们云灵宗的山门了,现在估计在审问那几人,关于我的事情。”

    听到这里,王灿心中略微遗憾,这一点表情没有隐藏,被花言看在眼里,还以为王灿是因为没能当面感谢的缘故,于是笑着安慰道:

    “没事的,道谢这种事情就不必了,你这一次救了我,吴桐师兄感谢你还来不及,哪里还需要你说谢谢!?”

    可是花言的话音刚刚落下,转头捋着头发的功夫,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起来,有一点尴尬。

    而王灿也抬头顺着花言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一个浑身元气勃发,双目之中灵光闪闪的青年人走进来。

    他大笑一声:“哈哈,我还没到,就听见小花在我背后编排我。”

    很暴力的揉了揉花言的头发,然后吴桐转脸笑吟吟的看着王灿道:

    “小花说的不错,对我而言,她就像是家人一样,你救了她,是我欠你人情,是我和你说谢谢才是,怎么可能让你对我说谢谢。”

    不等王灿答话,只听见吴桐看了一眼花言之后,语气略带暧昧的看着王灿,好奇的问道:

    “我倒是很奇怪,你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能够舍生忘死的救一个没有太大干洗的,被告诉的是因为同门之宜?这种鬼话可是糊弄不了我的。”

    在花言和王灿之间,他的眼神来回巡视一下,最后忍不住问道:

    “难道是因为爱情!?”

    “嗯!小花长的不错,风华正茂,王灿也是一表人才,在我看来,你们两个人倒是挺相配的,虽然我听王丰说你在双龙镇有一个相好的的侍妾,还有一个不错的姑娘对你望眼欲穿,甚至也听说你在清河郡城的事情。

    可是这都无所谓,我是不会在乎的,只要你对我们家小花好,一切都无所谓。!哈哈哈!”

    花言羞怒,但是却没有说任何话。

    王灿尴尬,这是真的尴尬,他倒是想辩驳。

    可是真实目的呢?

    难道说:

    “吴桐师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好感度啊!”

    这话说出来,估计尴尬的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群人了,那场面......啧啧。

    “咳咳,吴桐师兄,这个算了,我有点事情想想你请教。”

    “哦!?”吴桐轻咦:“别客气,尽管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