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只是稍微迟钝一下,王灿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喜色,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

    “哈哈,丰师兄。”

    除了王丰还能有谁?所以哈哈一笑,王灿顿时起身将门打开,只看见王丰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外,虽然是笑着的,可王灿还是能看见王丰眼神深处的一丝不安和淡淡焦躁。

    门外的王丰听到王灿这话,顿时露出了几分亲热。

    两人之间虽然有同族牵绊,可是毕竟离开了双龙镇,加入了云灵宗,同族之间的情意早就被同门代替,而云灵宗内可是不讲什么血统传承这一说法,唯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而王丰和王灿已经两年不见了,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对方会变成什么模样,更何况,王丰听说王灿已经成为人元境的时候,可是狠狠的吃了一惊,连带着也生疏了起来。

    因为他不知道身份变化之后的王灿还会不会认他这个曾经的“丰少爷”,可是现在,一切的愁绪都成空,一个“丰师兄”就让他明白,王灿还是曾经的王灿。

    不过王丰自己也懂,这个时候,王灿对他的称呼已经不能是“丰师兄”,于是便说道:

    “王灿,你现在已经是云灵宗的执事,人元境修为,而我还是六重后期,连六重巅峰都没到,你这个‘丰师兄’可是不再合适了,直接叫我名字好了,咱们以后兄弟相交。”

    “那行,丰哥。”

    “这......”王丰刚想说话,就被王灿拦住了,后者面色严肃的说:“丰哥,你我都是一个家族走出来的,你本来就比我年纪大,况且,以前你那么照顾我,一声丰哥是应该的。”

    “嗯!”这一次王丰没有推辞,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了,丰哥,你等一下,我有点东西要给你!”王灿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戒指当中掏出了几个瓷瓶,在王丰惊疑不定的眼神当中得意的说道:

    “丰哥,这是我自己炼制的养神丹,这几瓶有二十几枚,足够丰哥你突破到六重巅峰有余。”

    “这个......”王丰略微犹豫,虽然早就知道王灿成为炼丹师的事情,也有点准备,可是一时之间还没习惯这种落差。

    而对面的王灿自然看出了王丰的犹豫,劝解道:“丰哥,马上就是宗门内门弟子的排位赛,你要是有六重巅峰的修为,也有希望排的更加靠前一点,要是成为第一,那可是能得到宗主的教导,这样一来,人元境的门槛基本上就被铲平了。”

    似乎是觉得还不够,王灿有补充道:“葵花神这门功法奇特的很,宗门也没有先例,突破人元境的虽然只是通俗的三宝合一,可是各家功法还是有差异的,若是有宗主的指点,无疑能少走很多弯路。”

    “嗯。”王丰仿佛放下了什么,重重的说了声谢谢,随后将这几个瓷瓶贴身收好。

    随着两人之间逐渐交谈加深,两人之间随着时间淡漠的陌生感也在飞快的消退,气氛也逐渐熟络起来。

    而这一切正是王灿想要的,他不可能直接和吴桐那么亲近,可是透过和王丰的关系,无疑可以影响到吴桐对他的态度,这是一条捷径,他自然不会放过。

    感觉差不多,王灿也要将话题推到最后一步。

    “丰哥,听花言师姐说,吴桐师兄最近两年经常来找你!?”

    陡然的,王丰面容一僵,眼神深处飞快的略过一阵阵尴尬和不安。好几次开口但是却没有说出声音,最后咬咬牙,道:

    “这确实有!”王丰的俊秀的面容陡然有了一丝极其不协调的红色,“也不知道吴桐师兄怎么回事,这两年只要有时间就来我这里,甚至......甚至好几次说出那种恶心的话!”

    说出这一切的王丰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的脸上微微的扭曲,一丝丝汗珠不住的滴落。

    “丰哥说的可是吴桐师兄像你表白的事情。”虽然自己心中也是一阵恶寒,可一种浓稠的兴趣却开始涌起。

    “唉!”虽然极其不愿意,可是王丰还是点点头。

    ‘果然。’

    心中暗暗的拍了一下手。

    “那不知道丰哥你的意思是......”王灿又试探性的更进一步。

    “我怎么可能!!!”仿佛被刺激的野猫,王丰浑身的汗毛倒竖,瞬间一身的寒意,整个人嗖的一下跳起来,羞怒的看着王灿,急促的说道:

    “我可是正儿八经的人,我家中都结婚生子了,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男人产生感情。”

    “哼!”王丰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面色不善的看了王灿一眼。

    看到王丰这个表情,王灿就明白,他一定也是有了感觉,也开始在气运的牵动下被吴桐吸引了,只不过现在碍于世俗的目光,和长久的正统教育,一直迈不过心中的门槛。

    而且也或者有自卑的情绪,王丰也不想被别人说靠卖py傍上吴桐。

    虽然流言蜚语不可信,可是这些流言流传的广了,可是也很吓人的,吴桐倒是无所谓,反正强大的武者有一些奇怪的嗜好,没有人敢质疑什么,但是王丰就倒霉了。

    小白脸,出柜男的称号估计会传遍三山州,一旦传到双龙镇,那种场景,估计想一想都很糟糕!

    尤其是王翻海,那估计得气死。

    所以两相综合之下,王丰自然要拼死抗拒。

    所以这是一场个人意志和气运牵引之间的抗争。

    想到这里,王灿心中也有点怅然,有得到必然有失去,王丰有气运相助,一路顺风顺水,可是现在成也气运,败也气运,面对两种气运的的相互牵引,他个人的意志又怎么可能抗拒,更多的是像一个傀儡一样,走上安排好的结局。

    “丰哥不要急躁,我知道丰哥自然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吴桐师兄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而吴桐师兄这样的强势的人,你越是拒绝,他越是有兴趣,而兴趣越大,越是不可能放弃。”王灿冷静的分析给王丰听。

    “而且,以吴桐师兄在云灵宗的身份,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得不到,他现在有耐心‘追求’你,可是等到耐心用完了呢,亦或是被宗主发现了,强行成全你们呢?”

    “那该怎么办!?”想到这种强迫的后果,王丰觉得自己是万万不可能抗拒的。他不害怕死亡,可是死后,连累了一心为家族操劳的父亲,还有刚出生的幼子,王丰心中便一片绝望。

    “所以说现在,丰哥你的决定很重要。”王灿双目严肃:“我需要知道你真实的想法。”

    “是......”

    “有好感!?”

    “还是没好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