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看到这个结果,很多人神色复杂,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没人看好王丰,只以为这是一个好运气的家伙,但是当战斗开始的时候,有人看出了一点端疑,开始慢慢的认可王丰有这个实力,但也没有认为他会赢下吴修业。

    尤其是在后者火力全开的时候,每一刀带着骇人杀气,让人的灵魂都差一点冻结,这个时候,没人认为王丰会赢,甚至支撑不到下一招。

    可是他不但支撑下来,而且还能有余力反击。

    甚至在最后,极尽升华的一招当中,击败了声威滔天的吴修业。

    不可思议。

    看着疲惫的王丰,和倒下的吴修业,没人会认为这里面有水分,只是神色复杂,为惜败的吴修业感到惋惜。

    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能有问鼎第一的机会。

    “哥哥,赢了!?”王玲月也是不可思议的张开嘴唇,惊讶的看着王灿。

    而后者则是一把手揽过王玲月的臻首,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笑着说道:“是的,他赢了。”

    随着战斗的结束,这一幕随着人群在云灵宗内疯狂的传播,一个名不见传的内门弟子,居然击败了耀眼无比的吴修业,尤其是这个时候,吴修业刚刚击败万永宁,气势最是旺盛的时候。

    短短的时间,所有人看到当时战斗场景的人都相信王丰绝对有实力和潘林来一场龙争虎斗,甚至将潘林击落下马。

    这种一路逆袭的套路往往是喜闻乐见的场景,在往常,潘林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所有的内门弟子脖子上,让人喘不过气,可是现在,他们看到的希望,掀翻这座大山的希望。

    ......

    “击败我!?”远处的潘林看着这里兴奋的声音,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吴修业的实力是强的出乎我的意料,王丰能赢也却是让我吃了一惊,可是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

    潘林不是自负,而是自信,他的实力几乎达到了六重武者的能达到了一个极限,现在,就算是普通的人元境武者也只不过是他的猎物,区区一个王丰,他实在不放在眼中。

    而想要击败他,拿下这一次内门弟子第一,获得宗主的亲自指点,那更是一个笑话。

    “潘林!”一声淡淡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潘林眼神当中闪过一丝不满,可随机便被压下去,转而恭敬的转身。

    “赵长老,您来了。”

    看着潘林恭敬的模样,赵维山面上欣慰,但是内心只是不屑,作为在云灵宗厮混了那么多年,还成功混上内务堂长老这么一个实权位置的他来说,潘林虽然潜力和天赋不错,可心机方面还是太弱了。

    他早就知道潘林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而潘林自然也瞧不起老不死的赵维山,两人各自心怀鬼胎。

    但是至少面上两人全都一副亲善的模样。

    “嗯,有点事。”赵维山淡淡道。

    “您吩咐。”潘林的声音仍旧恭敬。

    而赵维山则是看了一眼兴高采烈的王丰一行人,面色微微怅然。

    “如果我的孙子还活着,那么现在也能像这样充满活力,可惜,就因为一个女人,他就死了。”

    “而可悲的是,那个凶手却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我心难安啊!”

    “那......赵长老,我需要怎么做。”潘林其实早就知道赵长老的心思,甚至他得到对方的资助的时候,对方打得就是这个心思,可是没办法,潘林需要赵长老的支持。

    “王丰已经晋级决赛,在决赛上会成为你的对手,我记得你曾经击败过人元境的高手,王丰这样一个小角色,你应该不会放在心上吧!”

    赵维山面色和善的说道。

    而潘林知道,眼前的赵长老面色越是和善,内心越是愤怒。

    于是很果断的点点头。

    而赵长老也满意的笑了笑。

    “他晋级决赛,肯定已经进入了某些人的眼中,我不会逼你杀了他,只要小惩大诫就好。”

    潘林也不想在赛场击杀王丰,那样影响太大,刚刚松了一口气,可赵长老下一句顿时让他刚刚提起来的轻松又消散一空。

    “我记得你有一门掌法,能够直接击伤内脏,那你就借着这个机会,直接废了他吧。”

    “轰!”

    潘林猛的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有问题!?”

    “没,没问题。”

    看着面无表情的赵长老,潘林第一次发现这些站在高层的人心是有多黑。

    ‘不过,只是废掉的话,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潘林计算了一下,发现王丰其实也没有什么,在云灵宗内只是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没什么靠山,虽然传闻和吴桐有点关系,但是潘林怎么会相信这种谣言。

    更何况为了争夺第一名,动手狂暴,没有点分寸也是正常。

    思考清楚,潘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此刻的赵维山早就离开,他不可能和一个内门弟子待在一起太久,那样会被有心人利用。

    而现在的王丰则是兴高采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厉害,当时的他明明感觉吴修业的实力比自己更强,可是却输了一招,在和王灿在一起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丰哥,这很正常,实力到了你们这个层次,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差距,大多数还是一些细微的关键,比的就是谁的失误少,那吴修业虽然比你更强一点,可也正是这一点让他心中大意,居然和你比拼速度,那不是找死嘛。”

    王灿的眼神闪烁,面上却是一副为好朋友高兴的模样,见到王丰还想说什么,王灿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丰哥,现在这吴修业已经是你的手下败将,不需要理会,我们需要关注的应该是明天的潘林。”

    “潘林!”想到这个名字,王丰就头疼。

    “没错,潘林这个人需要注意,我今天看见那个赵维山和潘林在一起站了半天,两人一定商议了什么计划,明天丰哥你很可能面对潘林的狠手,他很可能在赵维山的命令下,在赛场光明正大的动杀心。”

    看着王灿一脸严肃的模样,王丰心头也微微皱眉。

    “这潘林有那么大的胆子?”

    “那是当然,明天的裁判可都是内务堂的人,而内务堂可是赵维山的地盘。”

    王灿好心的提醒了一下王丰,随后便立即到:

    “不过你今天展现的实力应该让赵维山心中没底,不会武断的认为潘林一定会击杀你,可即使这样也不能大意,需要注意对方用什么手段。”

    “这倒也是。”王丰点点头。

    “嗯,丰哥,只要发现任何不对,明天立刻投降,千万不要逞强,咱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看着不断点头的王丰,王灿心中开始满意的点点头,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就等着明天的决赛,潘林直接gg,然后王丰登顶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