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整个云灵宗就弥漫在一众狂热的气氛当中,内门弟子排位赛的决赛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精彩无比。

    所以即便是距离开始还有一个时辰,可场中已经没有什么空位,到处都是热切的眼睛。

    不过从四周的窃窃私语当中,就能明白这里大多数人虽然承认了王丰的实力,可还是认为潘林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一点自然是因为潘林以往的战绩实在是太耀眼了,而且,他为了这一次的排位战又蹉跎了整整三年,准备充分,自然有更多的人愿意支持他。

    而王丰就要差很多,他来到宗门之后几乎没有传出什么耀眼的战绩,在这一点上甚至连王灿都不如。

    所以在内部的赌局当中,王丰的赔率相当的高。

    ......

    而在下面人声鼎沸的时候,作为组织这次比赛的内务堂也开始筹备决赛之后的事情。

    包括决赛之后的疗伤,奖励和一系列的晋升,全都在筹备当中。

    尤其是晋升方面,大多数的六重武者都是为了在三年一次的排位赛博一个名次才苦熬的,要不然早就申请核心弟子身份了。

    “赵长老,已经筹备完毕,就等着决赛开始了。”一个笑容满面的人元境执事讨好似的看着眼前的赵维山,从腰间掏出一本册子,将它恭敬的递到赵维山的面前。

    而后者则是随意的翻了翻,就笑着点点头,道:“这上面的奖励我都看过了,基本不会有变化,不过要注意的是,宗主会在比赛结束之后亲自前来带走第一名,兑现自己的承诺,这一点要提早准备。”

    “是,是!赵长老的吩咐我一定不敢大意。”

    “嗯!知道就好,去准备吧!”赵维山随手打发了这人,就准备离开,前去赛场维持秩序,不过在转头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人影过来,心头微微皱眉,不过脸上却是在一愣之后,堆满了笑容。

    “吴桐师侄,还真是难得啊!”赵维山亲热的迎上去,奇怪道:“怎么,今天是什么风把师侄这样的大忙人吹来了。”

    面对赵维山的吴桐只是轻轻一笑,随口道:“这一次正好是我成为宗主继承人的第一次排位战,自然要关注一点,所以今天特意前来观赛。”

    “怎么!?赵长老不会不欢迎吧!?”

    “啊......哈哈哈,怎么会。”赵维山纵然心中有多么不愿意,但是面对吴桐这位下一任的宗主还是不得不点头答应下来,不过赵维山虽然有点怀疑吴桐的用意,但也不是太过担心。

    在他眼中,吴桐和他一样逗人天元境,吴桐虽然身份显赫,但也不过是没接触过太多宗门事物的毛头小子,怎么敢在这样的场合指头画脚!?

    抱着这样的想法,赵维山很快的引着吴桐笑呵呵的往前台走去。

    等到两人到台上的时候,王丰和潘林早就到场,就等着裁判的命令,开始动手。

    裁判是一位地元境的长老,这一次专程受命前来主持决赛,所以看到吴桐和赵长老这两个重量级的人出场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让王丰和潘林上场。

    “比赛开始!”

    一声令下,顿时全场猛然想起一阵欢呼,无数张热切的面孔欢呼着潘林的名字,只有稀稀拉拉一点点的人在叫喊着王丰。

    当然,这其中自然不是什么粉丝之类的,而是赌局什么的。

    “哈哈,吴桐师侄,你看这场上的声音,大多数人都认为潘林会赢,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裁判台上,赵维山笑呵呵的看着吴桐,眼中不无得色。

    而吴桐只是淡淡道:“比赛还没开始,说谁胜谁负还太早,不过面上看起来,潘林的赢面是有点大。”

    ......

    不说别处,在场上的两人听到比赛开始的声音,也都凝神屏息,纷纷运转体内的内息,淡淡的光芒顺着武器显露出来,一股股躁动难安的气氛在场上酝酿。

    “王丰师弟,我现在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潘林面色沉稳,冷峻的盯着眼前的王丰,沉声道:“认输,然后离开这里,我可以高抬贵手,放你一马,否则......你知道下场的!”

    “认输!?笑话!?”

    王丰听到潘林的话,陡然失声笑了出来。

    别以为潘林是在为他好,只要他在这种决赛的场合认输,他将成为整个云灵宗数百年来最大的耻辱,一位内门弟子居然在万众瞩目之下,在没有比赛之前,就光棍的认输?

    这件事估计会在一瞬间传遍整个云山郡,他王丰以后连抬头做人的脸面都没有了,而且,有这样的事情,宗门的那些高层会怎么看他?恐怕只剩下蔑视,这样一来,前程也毁了。

    心思歹毒!!

    王丰双目一凝,眼中闪过丝丝愠怒。

    “我可不是没胆子的小人,尽管动手吧!”王丰同样沉声的说着,双目死死的盯着潘林的一举一动。

    而后者则是在面对王丰这幅姿态的时候,陡然一笑,只是这笑容充满了阴森,连带着声音也满是恶意。

    “既然你已经做出选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唰~

    随着潘林的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双目之中猛的闪过一道精光,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提起长枪,仿佛一条毒蛇一样,瞄准着王丰的胸膛。

    “该死!”

    这个动作自然无法逃脱王丰的注意,可是潘林的速度同样很快,快到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

    所以,留给王丰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眉头一皱,王丰右手一翻,中指扣着剑身,同时长剑翻滚,灵巧无比的格挡着潘林刺来的枪尖。

    不过虽挡下了,但是失去了先手的王丰只能被动防守,想要反击十分艰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比赛场上,人影交错,分分合合,加上不断传来的金铁交鸣的声音,显得激烈无比。

    “可恶!”潘林心头暗恨,一直久攻不下他也很难受,可是他的武技代价太大,他不愿意为王丰这种小角色浪费一次宝贵的机会。

    他抬眼看了一下上方的赵维山,后者面色冷淡,目光相对,只有冷漠。

    咬咬牙,潘林顿时下定了决心面色阴狠的看着王丰:“你有罪啊!”

    而王丰同样看见了潘林的表情,顿时心中警笛长鸣,在两人的比赛当中,他只能依仗速度勉强抵抗潘林的进攻,而且到现在,已经开始体力不支,可是明显潘林还有底牌。他顿时就感到了危机。

    “轰!”

    一声巨响,随着潘林一步踏出,比赛用的赛场顿时坍塌了一半,巨大的轰鸣声和烟雾遮蔽了全场。

    “嗯!?”

    所有人愣住了,惊疑的看着场上模糊不清的人影。

    可不但这些围观的云灵宗弟子愣住了,就是赵维山也愣住了,而场上的王丰和潘林也愣住了。

    要知道这赛场可是特制的,不是元力暴动根本不可能击垮这特制的石台。

    而现在......

    什么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