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这么强?”愣了良久,终于有人开口了。

    “这可是特制的石台,听说最少要人元境才能摧毁,这......这......”

    一声声咂舌和惊骇瞬间在场下喧嚣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巨大的质疑声。

    最后就连赵维山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潘林是不是用什么手段隐藏了修为,就为了夺取第一?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维山忍不住皱眉道。

    而吴桐则是冷冷一笑,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维山:“赵长老,这可是你负责的比赛,出了事情,难道一句不知道就算了吗?”

    说到这里,吴桐猛然站起来,一指点出,顿时狂风骤起,吹散了烟雾露出了场上的全景。

    随后只听见吴桐厌恶的看了一眼潘林,朗声道:“内门弟子潘林,身上出现元力波动,是人元境无误,隐瞒修为,参加比赛,按宗门规则......”

    吴桐还没说完,就被潘林打断了,只听见他急促道:“等一下,吴桐师兄,我没有突破人元境,我真的不是人元境,我为了这一刻熬了三年,我怎么可能会在比赛开始之前突破。”

    看着潘林脸上近乎癫狂的表情,加上他说的也合情合理,顿时就有不少人相信了,但是相信归相信,那一身的元力波动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是临场突破的不成?”吴桐冷冷一笑,而后者则变得支支吾吾,搭不上话。

    “好了,既然你说不清楚,那我就亲在来看一下。”

    一声说完,顿时还没等人看轻吴桐的身影,就发现后者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潘连的身上,磅礴的元力涌进潘林的身体探查情况,而后者则是好不反抗的任由这元力进入,咬牙忍着疼痛。

    片刻之后,吴桐微微皱眉,沉声道:“果然不是正经的人元境,是三品丹药人元丹造成的效果。”

    “三品丹药?”

    “人元丹?”

    下面纷纷表示不解,而梧桐则是解释道:“这是一种奇特的丹药,他虽然品级很高,可是作用很单一,就是临时让六重武者体验人元境的元力奥妙。”

    “丹药......丹药......丹药......”

    潘林的脸上开始疯狂的思索,下一刻他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猛的抬头看着上方的赵维山,疯狂道:“赵长老,是你,是你,绝对是你!!!”

    哗哗~

    随着潘林的一声职责,全场一片哗然,大多数人都表示迷茫,只有少数人一副了然之色,看见身边人不了解,就解释了一下赵维山,潘林和王丰之间不得不说的三角形稳定关系。

    随着这股“事实”不断的传播,顿时“明白人”越来越多,一个个纷纷鄙夷和愤恨的看着赵维山。

    这样一个破坏宗门规则的长老,没有一个云灵宗弟子会放心他继续坐在内务堂里面。

    而此刻,被众人看着的赵维山,只感觉身上全是针刺的一样难受,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黑,直到下面的喧嚣再也压抑不住,像什么丢了一根针,少了一块布什么的全都被扣到了他身上,顿时就忍不住吼了出来。

    “够了!”不得不说人元境的恐怖,这一声当中在元力的催动之下,顿时传遍全程,碍于这股威势,赛场的声音也逐渐消散。

    看到这里,赵维山松了一口气,可是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潘林却无比怨恨,潘林这一叫,无论事情怎样发展,他都像是被屎沾在身上一样,越摸越臭。

    “潘林,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污蔑本长老,你这是在找死!?”

    “哈哈,污蔑!?”如果说之前潘林还敬畏一下这个人元境的赵维山的话,但是在心在,三年苦熬成空,前程一片黯淡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怕不怕的,顿时潘林恶向胆边生。

    伸出一只手指,指着赵维山道:“就是你指使的我,让我在赛场废掉王丰。”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赵维山纵然沉稳,可是现在也难免失去了分寸,如果吴桐不在,他到不介意杀人灭口,可是现在却只能咬牙看着潘林大放厥词。

    “我胡说八道?我一派胡言。”潘林癫狂的看着赵维山:“你敢发誓你没有说过,你当初告诉我王丰杀了你孙子,你可是让我在台上杀了他的,只不过看见他和吴修业一战,自认为我无法击杀他,才转为废掉,当时我还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丧心病狂,居然将一枚人元丹包裹在其他丹药里面,让我吞入腹中。”

    “你毁我前程,你该死啊!”潘林的声音传遍全场,虽然他没说完,可是其他人也明白,无非就是赵长老仇恨未消,让潘林吞服人元丹,想要在关键时候催动,让他一个不差杀掉王丰,随后暴露出来的潘林自然也难逃处罚,而为了防止事情被深入探查,作为负责任的赵长老肯定会斩杀了潘林。

    一方面断绝线索,另一方面根除一个潜藏的敌人。

    “好计策啊!赵长老。”吴桐显然也联想到了这点,冷笑连连的看着赵维山。

    “我......我......”赵维山面色黑的吓人,要是他做的倒是无所谓,可是他特么的什么都没做啊!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这计划真特么好,但是这真不是他想出来的啊!

    “这一切和我无关!”黑着脸,甩下一句话,赵维山转脸便想离开。

    可是已经迟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只感觉天地一片昏暗,只有他的双目之中耀眼一片,随后一个人影印入他的瞳孔。

    “这身影,是宗主!?”

    脸上的惊诧还没有褪去,就感觉身体一软,随后便失去知觉,只感觉昏迷的时候,好像听见了一句什么话。

    不过他没听清楚,但是其他人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扰乱宗门规则,该死。”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云灵宗的宗主也第一次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中年人的面貌,面色沉稳,四周元力涌动,时不时的有阵阵的碰撞声。

    面对一位化灵境的武者,所有人顿时禁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而云灵宗的宗主则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下方,随后便道:“赵维山扰乱宗门规则,被拿下,送到执法堂处理,潘林和赵维山勾结,意图谋害宗门弟子,但是念在其修行不易,并且未曾酿成大祸,取消十年的修行资源,并且取消这一次的资格,王丰获得第一名。”

    这个消息还没醒消化完,云灵宗宗主的下一个消息顿时让这些人七荤八素。

    “为了补偿王丰的惊吓,我将原本指导变成收他为徒。”

    “为徒?”

    “宗主弟子!?”顿时无数双眼睛盯上了王丰,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可思议。

    但是唯有一人是怨恨,那就是潘林,后者在心中疯狂的咆哮着:“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这一切自然被王灿注意在眼中,他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潘林,自己能拿到什么,难道没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