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在带给王灿这些东西之后,又坐了一会,便离开了,倒是王丰在吴桐走了之后又逗留了一会,两人说了一些话,当然也都是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不便说出口。

    不过离开的时候,王丰倒是心情好了不少,整个人也显得有朝气。

    ......

    “这速度果然快,仅仅一次就人元境中期了!”

    房间内鹅黄色的灯光微微黯淡,在最后一缕灯油耗尽的时候终于消散一空,恰好这个时候天空微微泛白,第一缕阳光已经顺着缝隙印在王灿微微开始蜕变的面孔上。

    元力的滋润让王灿的皮肤逐渐变好,也有了一点帅气的模样,这一点让他万分庆幸。

    此刻,将口中的浊气缓缓的吐出,看着体内不断翻滚的元力,随着气运的逐渐褪去而慢慢的平息,又变成了一坛死水。

    “现在是人元境中期,距离地元境还很远,暂时不需要提升对大地的感悟。”想到这里,王灿突然从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翻出一个瓷瓶。

    这个瓷瓶里装的是一种奇特的丹药,可以说是一种神药,能够直接无副作用的提升人元境或者地元境,甚至天元境的一个小等级。

    比如王灿现在服用,就能直接成为人元境后期,恐怖无比。

    这种丹药叫做冲元丹,属于二品丹药中特别难的一种,也是极其稀有的一种丹药,以前的时候云灵宗也没有这种丹方,还是多亏了王灿贡献的令牌才能够得到这种神药。

    也因此,王灿在云灵宗的地位都拔高了一点,原本只有地元境的外门长老才有巡查一县的资格,可是对于王灿,只要人元境后期,就可以下放到下面的一县,做土皇帝。

    要知道这个资格可是无数人抢破脑袋都抢不到的,而一旦得到这个职位,就代表着元石,女人,数不尽的大房子,这些世俗能够找到的享受全都滚滚而来。

    而现在王灿也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尽快突破人元境后期争取一个“土皇帝”的名额。

    “我在云灵宗虽然地位尊崇,也有吴桐和王丰照应,可是短时间之内恐怕没有什么更大的好处,毕竟吴桐不可能无限制对我提升好感,因为我又不是王丰,另外,宗门这段时间因为赵长老的事情,也开始便的诡异起来,虽然我有背景,可也难保被拖下水。”

    想到这里,王灿顿时有了决断,不再逗留,直接吞下丹药,随着身体的氤氲之气流转,橙黄的元力沸腾,一种奇妙的感觉从灵魂传递到身体,紧跟着,一阵发自内心的欢悦陡然出现。

    噗嗤!

    仿佛破开了屏障,王灿四周的元力开始沸腾,四周的元力化薄薄的一层白雾,不断的涌入王灿的身体。

    良久,当王灿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爆发的气势赫然是人元境后期。

    “嘶。”

    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对于这种神奇的作用,王灿还是有些惊骇,一枚丹药可是一个武者数年的苦修啊!

    “这种丹药虽然材料珍贵,可以我的身价也能得到不少,也可以给姜若水准备几枚,嗯......”犹豫了一会,最后王灿还是决定给林如月还有林娇娇也准备一点,毕竟他还有个便宜儿子不是。

    ......

    一个堂皇大气的阁楼外面,王灿刚刚提交了自己的资料,准备申请外放,坐镇一县。

    “找到你了,王灿。”王丰脸上一脸急色的的看着面前的王灿,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拉着他离开,到了花言的住处。

    到了这里之后,王灿才发现除了花言,吴桐也在。

    转头看向三人的时候,却发现三人面色都有点不好看,这让王灿有些发憷。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王灿问道。

    吴桐和王丰对视一眼,最后王丰道:“还是我来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王丰将所有的事情搜诉说了一遍之后,王灿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反应了良久,才缓缓开口道:“也就是说赵维山已经被天狗宗收买了?”

    “嗯!”

    “我们也没想到云灵宗内,居然连长老都开始叛变。”王丰本就看不惯赵维山,此刻反倒乐得轻松。

    “赵维山不提,可是花言的事情难道是真的?”王灿目光闪烁,显然不敢置信。

    “没错,天狗宗得到了一株太阳花的种子,虽然成功栽种,可是想要成熟要耗费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足足两百年的时间,这中间还不能出现任何问题,所以他们等不及。”王丰轻叹一口气道。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花言的血脉能够催熟太阳花?”

    “嗯!”

    “可是一株太阳花虽然是不得了的灵药,可是作用却很单调,顶多能让天狗宗多一位化灵五重的战力,这样开罪云灵宗恐怕不值得吧。”

    “这自然是有其他隐秘。”吴桐眉头紧蹙,“我听我师父说过,天狗宗当年的开宗祖师是得到当初天狗食日之后,天狗尸体的一部分,观摩其中的纹理才创建的宗门。

    不过因为天狗的尸体已经被太阳精华凝固成石块,所以纹理只能看出一部分,可有了太阳花就不一样了,将太阳花移植到这块天狗的尸体石块上,便能够吸摄其中的太阳精华,将其重新血肉化,这样一来,除了太阳花吸摄太阳精华凝聚的太阳果之外,还能让天狗宗得到天狗的血肉纹理,创出更强大的功法,这对我云灵宗是莫大的威胁。”

    “所以是要准备战争了吗?”王灿心头叫苦,他可不想卷入这种大事件当中。

    “这是自然,三山州太小,两个宗门已经显得拥挤了。”吴桐面带杀气:“这天狗宗既然野心很大,我们自然要打爆他的野心。”

    说到这里,吴桐看了一眼花言,随后道:“虽然花言在云灵宗内,可是谁也不知道宗门被渗透道什么地步,所以不能保证安全,更何况花言也告诉我,当初她们家族不止她一个人活下来,还有几个人分散在四处,”

    “所以这战争是免不了的,不过应该不会立刻爆发。”

    这点王灿自然明白,云灵宗的那些高层在知道这么多的信息之后,恐怕更是多了一些别样的心思。

    不用说,也是刻意放出花言,让对方抓住,然后等到对方以为一切成功的时候再出面采摘胜利的果实。

    不过这个计划应该被吴桐阻止了,但花言的惊吓估计也没少多少。

    这一点从她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对了,吴桐师兄,需要我做些什么吗?”王灿突然很疑惑,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隐约猜测应该是有事情需要自己做,所以开口问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