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还有些问题,但是看到你之后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吴桐朗声一笑,随即道:“宗门在临河县的地方出了一点问题,一位地元境的长老因为某些事情死了,所以空出了一个位置。”

    “而我和王丰交换了一下意见,认为可以让你去坐镇临河县。”

    “那么你的看法呢?”

    “你放心,我们不会强迫你的,所以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

    王灿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坐镇一方恰好和他的计划吻合,可是他想要的不是去这种危险的地方,而是类似于青阳县这种安稳的大后方。

    不过他转念一想就知道这是吴桐在某些人的授意下拓展宗门内影响的方式,他王灿在被人眼中已经是铁杆的吴桐一系,他做出的成绩自然也就是吴桐的成绩。

    知道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好在他也有底牌,不怕不明不白的被坑死在那里,所以哀叹一声,王灿便点头道:

    “一切听吴师兄的。”

    听到这里,吴桐的脸上笑容越加灿烂。

    “好,不愧是王丰的兄弟,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一次我举荐你监察临河县虽然让你陷入了危险当中,可我也不会不管不顾。”

    说着,吴桐凑怀中拿出了一枚玉佩,继续说道:“这个是我给你的信物,关键时候捏碎它,会有三位天元境的人帮你一次,记住,只有一次。”

    看着吴桐一脸严肃的模样,王灿也很认真的点点头。

    似乎也察觉自己的话有些危言耸听,吴桐开始宽慰王灿:“其实那边也不一定有危险,天狗宗目前还不敢和我们云灵宗斗,顶多也只是小动作,所以一两年之内是安全的,至于以后我会把你尽快调回来。”

    听了吴桐的话,王灿心中也安定不少,随后和几人叙旧了一番,在吃完晚饭之后就匆匆离开,准备前往临河县任职。

    ......

    临河县靠近鼓山郡,一条大河浩浩荡荡横穿其中,地势险峻,一直以来就是云灵宗的重要据点之一。

    而此刻,王灿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在路上浪费了五天,总算是见到这座县城的模样。

    和大多数云山郡的县城一样,临河县的县城也是高耸无比,四周挖出了一条环城的护城河,城墙之上,也能看见一个个铠甲鲜明的守军。

    只不过这些守军不是正统的郡兵,而是临河县自己招募的,毕竟云灵宗虽然家大业大也没有那么多钱在每个县城都养一堆郡兵不是!?

    因为是白天,县城的门没有封锁,王灿骑着马看起来也不是好欺负的模样,所以畅通无阻的进入城中,一进入,就是扑面而来的叫卖声。

    各种武者和拼平民交错摆摊,显得繁华无比。

    “这里倒也不错。”王灿心中点头,觉得这县城这么繁华,油水怎么也应该少不了吧!?

    “先去县城守备那里。”

    临河县的守备是云灵宗的人,名义上临河县的最高官员,至于县令,在死了几个之后,就一直空下来了。

    循着街道,王灿很快就找到了守备的官邸,就在临河县的正中央,有一小队县城的守军护着,四周还有一对耀武扬威的护卫。

    而过往的武者都是敬畏奖赏羡慕嫉妒的模样,对于这一切,王灿并不意外,他早就从资料上得到这位守备的资料,贪财弑杀,还护短。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真正让王灿提防的是这位守备最近的举动有点不对劲,甚至在前一任的云灵宗监察的死亡当中也扮演了某种角色。

    “看来要好好查查。”

    王灿心头想着,但是已经靠近了守备的官邸,只不过还没等接近,就有十几位膘肥体壮的护卫呼啦啦的围上来,一个个的脸上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小子我盯着你很长时间,在府邸前面来回晃悠了半天,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现在我们怀疑你是鼓山郡那边的奸细,老老实实和我们走一趟吧!”

    说话的护卫面带得色,还和身边的几人互看了一眼,随后发出一声声不怀好意的笑容,这明显是欺负王灿是生人。

    看着这些人,王灿心中有些不悦,于是开口道:“你们这些人平时也是这么嚣张,就不怕给你们大人惹了什么麻烦吗!?”

    “麻烦!?”这护卫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陡然一阵哄笑,旋即面色冷淡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灿,阴狠道:“毛头小子居然敢威胁我们,找死。”

    一句话说完,顿时喝到:

    “来人,这有奸细,给我拿下。”

    四周巡游的守军早就注意这里的变故,听到这声呼唤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可谁叫那护卫的一个妹妹在守备那里备受宠爱呢,所以只是怜悯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后便冲上来,想要抓住王灿。

    “很好!”王灿面容冷漠,但是心中怒火中烧,本来跑了几天就很烦躁,正想要去守备的府邸蹭一蹭饭菜,顺便洗漱一番,可是还没等进入其中,就看见几个狗腿子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上来寻乐子。

    这让他心情更加糟糕,随后这些人更是一个个天老大地老二的模样,就更加激怒王灿了。

    他也不准备给那个素未谋面的守备颜面了,右手一抬,一根棍子在这些人惊骇的目光中陡然出现。

    只不过这惊骇之时持续了一秒钟,旋即就变成了贪婪。

    “储物戒指,宝贝,快上,快给我拿下他。”

    这人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浑然忘记了能有这种东西的可能是普通人嘛?

    顿时只感觉眼前一花,就倒飞出去,飞在天上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的折磨这个敢打自己的小子。

    而四周的守军虽然也有聪明人顾忌王灿的背景,可看到这场景,顿时也只能动手,否则枕边风一吹,他们铁定要倒霉。

    况且,背景是背景,王灿的年纪也就是二十左右,不像是厉害的模样。

    “杀!”

    一声声暴喝,也有几分军风,可是面对王灿这个人元境后期的高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和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当中,王灿面前的二三十人早就倒在地上。

    “英雄,我们错了,刚才是误会,我们认错人了,都是我们的错。”

    看到王灿的凶威,一开始领头的人顿时怂了了,可是他眼中的狠光可是一点都没有消失。

    所以,一点诚意都没有的认怂,怎么可能让王灿放手?提起棍子便要上去敲人。

    不过就在抬起棍子的一刹那,只感觉一道元气震动,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何人在此放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