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救我,大人救我。”王灿还在思考这人是谁的时候,倒在地上的那人已经眉飞色舞,顿时狗爬似的的滚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苦。

    不过守备自然也不是凡人,早就识破了这点伎俩,神色未变。

    “大人,这人身上有储物戒指,我就是想为大人您讨得这个宝贝才......”

    这声音很低,可是却清晰的传进了那人的耳中,顿时神色一变,天元境的气势铺天盖地的传来。

    “大胆,居然在我守备府邸得罪我的人,今天我就让你有来无回。”

    一声暴喝,元力灌注,强大的威势显然不是王灿能够力敌的,看着这个见财起意的守备,王灿心中冷哼,记下了这一笔,随后上前一步,大声道:

    “本人王灿,是云灵宗新来的监察,难不成卢四海你要造反不成!”

    王灿的声音当中也夹杂这元力,瞬间就传遍了一条街,顿时无数双眼睛盯着两人。

    卢四海,也就是临河县的守备,这位天元境的强者脸色顿时便的难看起来,青一阵白一阵的变色。

    不过任谁真准备杀人夺宝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是自己主子,而且场合还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的话,估计都很尴尬。

    不过能够爬上守备的卢四海也不是凡人,顿时面色一冷,右手一抬,在身边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巴掌拍死,随后脸色在僵硬之后,慢慢变的柔和起来:“下人不知道是云灵宗的监察到来,多有得罪,我已经击杀他给王老弟赎罪,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海涵。”

    一眨眼,原本的仇人已经变成了王老弟,可是内心是怎么想的,王灿也不想知道了,他也在盘算着自己的计划,可是至少目前不应该得罪这人,否则而一位天元境武者还是能轻轻松松吊打王灿的。

    “既然卢守备已经处理了,我也就不多说话,不过今天初来乍到,还没有地方住,想要打搅卢守备几天,不知道行不行!?”王灿轻笑一声,继续道:“放心,不会常住的,几天之后我就有自己的住宅。”

    “哈哈,哪里的话,王老弟是云灵宗的人,在我这住下是我的荣幸,怎么可能麻烦呢。”卢四海大声一笑,旋即上前,亲热的站在王灿的身边,同时眉头一皱,冷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王老弟要在这里暂住嘛,还不赶紧去打扫房间。”

    说完,才面容和蔼的看着王灿:“让王老弟见笑了,下人不懂事,就是这样,多教训一下就好了。”

    “说的不错,下人不懂事,是的多教训一下。”王灿很有深意的看了卢四海一眼,后者心中顿时冷哼一声,不过脸上还是喜笑颜开。

    “对了,卢守备,这是云灵宗的信件,你看一下,免得出错。”

    “哪里的事,就凭王老弟的实力,我还能不相信吗?”虽然说着好听,可是卢四海却是飞快的接过信件,看了一遍,随后便领着人安排王灿的住处,顺便筹备晚宴。

    作为临河县的一方土皇帝,卢四海本身已经是天元境的高手,可又没有希望更进一步,自然在享受方面要求极高,自己本人不但有几十个侍妾,府邸里面还有几百个丫鬟,一水的清纯靓丽的少女,这些都是临河县各地的世家进贡他的。

    这一次,为了招待王灿,自然把压箱底的都拿出来了,就连被他珍藏在秀楼的临河县前任第一美女都派出来陪酒。

    对于这些,王灿自然是不客气的收下了。

    毕竟二十郎当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加上地位尊崇,也没必要亏待自己。

    所以在卢四海满意的目光中,王灿搂着七八个花枝招展,但是却偏偏面容青涩的少女袅袅离开。

    而卢四海则是一直笑呵呵的看着王灿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他脸上的笑容才陡然一边,阴沉的吓人。

    轰!

    一声巨响,那些丫鬟根本不敢看过来,一个个快速的端着盘子离开,生怕惹上麻烦。

    “区区一个人元境的杂种,也敢在我面前猖狂,还真以为我怕了你?”卢四海脸上阴狠的笑容越来越旺盛,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跑进来,他转头一看,却发现正是自己新收的小妾,他的哥哥就是今天被他手刃的那名护卫。

    “大人......大人,我的哥哥死的好惨啊,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小妾根本不敢怨恨卢四海,将一切的过错和仇恨都堆积在王灿身上,所以哭哭啼啼的便要抱住卢四海的身体,施展自己的手段。

    卢四海自然不会拒绝,哈哈一笑,随即道:“放心,我的小宝贝,那王灿不过我掌中的杂鱼,我想什么时候捏死他,就什么时候捏死他,你尽管相信我。”

    说着,脸上淫.邪的目光更甚,晶亮无比的扫视着怀中的娇.躯,而后者也是配合的“嘤嘤嘤”的叫着。

    旋即,房间内开始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越来越热切,直到最后,陡然发出一声惨叫,再看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卢四海怀中的小妾已经断气,原本灵动乌黑的双眸只剩下死鱼一样的眼白。

    “不要怪我,谁让我杀了你哥哥,而杀了他,我又怎么相信你!?”

    一阵叹气声在房间中响起。

    同时,双目之中开始思索起来,时不时的响起一声声诡异的笑声。

    而在另一处的王灿早就从脂粉堆中爬起来,推开一层层的障碍物,悄然的离开这处房间,找了一个另外清净一点的房间睡觉。

    毕竟宣泄完精力的王灿可不想和这些杂七杂八的女人有什么交集,况且这些还是卢四海送过来的,谁知道其中有没有藏毒的,想让王灿在熟睡中精疲力竭“而死。”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面对的是卢四海这个人?王灿怎么可能放心。

    “这人对我估计是恨之入骨。”想到白天公然打脸他,王灿就知道以这人骄横的脾性,就算不在想着做掉他,也绝对在计划着什么阴谋,更加上上一任监察死的不明不白,如果说其中没有这位守备动手,王灿是不相信的。

    “抱歉了,虽然你送的女人味道不错,可是我志向不是这么一丁点啊。”

    说罢,王灿的眼神幽幽的看向了后院,那里......灯火通明。

    而王灿的手上,灯光下映照的粉末慢慢滑落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