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质的布帛上,一个人以很奇怪的姿势躺着,双目紧闭,一声声呼噜从口中传出。

    “大人,奴婢是守备府的丫鬟,来服侍大人你穿衣洗漱。”门外一个人影俏生生的站立,唯唯诺诺的轻声问候着。

    事实上,王灿在门外有人敲门的时候就醒了,原本还以为是卢四海整出什么花样,没想到这只是腐败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穿着睡衣,打了一个哈欠,随口道:“进来吧!”

    声音落下,随着嘎吱一声的推门声,在领头的大丫鬟的带领下,后面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少女端着盆,捧着衣服,奉着鞋子,一个个鱼贯而入。

    而王灿自然不会推辞这种服侍,事实上作为大家族出来的人,王灿也蛮享受这种全方位不留余地的伺候,不但是一种身体上的享受,也是一种心理上的舒爽。

    眼神时不时的从这些羞涩的面孔上略过,随意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毫不在意自己一丝不挂的姿态,让这些丫鬟将他梳洗打扮完毕,才不着痕迹的问道:

    “卢守备呢!?”王灿张开嘴,吃着丫鬟一手夹着一手捧着,递过来的食物,随后脸微微一歪,便有一位丫鬟乖巧的上前为王灿擦擦嘴。

    “卢大人已经外出了,听说是处理一些事情,具体的我们这些丫鬟是不知道的,不过府里的管家曾让我转达您,说是卢大人留了一封信给您,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哦!?”王灿表现出很有兴致的模样,一挑这个丫鬟的光洁的下巴,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眸,问道:“信呢?”

    一声娇嗔,旋即这人从贴身的衣物当初取出了一封还带着温度的信件,递给王灿。

    而王灿也不避讳,就这么直接打开。

    打开之后,只是随意扫了两眼,就知道卢四海的意思,上面说的很简单,只是说附近有一个永和镇,里面又一个家族疑似和天狗宗勾结,他要过去处理一下,末了还恭敬的让王灿随行监察。

    ‘呵呵!’

    对这种事情,王灿只是冷笑两声,同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做法。

    虽然信上说的简单,但是那卢四海简直把王灿当成傻子,为什么这奸细的情报早不出现,晚不出现,他一来就出现,还让他亲自前往。

    王灿敢赌五毛,这卢四海一定筹谋着怎么干掉他。

    虽然击杀云灵宗监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可王灿猜测上一任监察被干掉,他屁事没有,这一定给了他蜜汁自信。

    尤其是这一次的监察更只是人元境武者,卢四海肯定越加猖狂,认为云灵宗在有意放纵,否则怎么不是一位天元境的内门长老坐镇?

    洞悉了卢四海的想法之后,王灿眼中闪过几道精光,嘴角微微上翘,心中略带嘲讽。

    ‘难道这人做守备都是不带脑子的嘛?也不想想,能够以人元境混到监察的人有那一个是没背景的。’

    眼中寒光闪闪,既然这卢四海自己做死,王灿也不会阻拦,甚至他巴不得早点弄掉这卢四海。

    一来,他想要真正的掌控这一个县城,必然不能有卢四海这个守备碍眼。

    二来,临河县的情况复杂无比,他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也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所以必须要快刀斩乱麻的处理这里复杂的关系,那么无疑,杀鸡儆猴是一个不错的方式,而且卢四海这只“鸡”够肥。

    第三点,卢四海太危险,他现在不动手,很可能死的不明不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王灿看不惯这卢四海,而且还得罪了他,尤其是在得罪了他的同时,还看上了他积攒的这份家业,包括房子、车子、票子、妹子。

    综上,这卢四海必须死。

    想到这里,完成干张张嘴吩咐道:“将这里收拾一下,帮我的衣服穿好,我要出去一趟。”

    ......

    在王灿这边准备出发的时候,临河县当中一处极其偏僻的镇子里面,卢四海面带厉色,眼眸中全是凶悍之光,他冷冷的扫视着下方的人。

    这人立刻战战兢兢的说道:“回禀守备大人,您吩咐的我们已经做好了,一路上全都安排人监视,只要那王灿出现在永和镇外面,会立刻有人出手。”

    卢四海闻言点点头,冷冷道:“这王灿只不过是区区人元境的蝼蚁,居然敢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就冲这一点,他就是在找死。

    不过倒是可惜了我那小妾,才迎娶了不到七天,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就因为这事死了。唉!”

    这话刚刚说完,下面的人还能不懂这其中的意思吗,立刻就有一个精瘦的武者站出来,笑容满面道:“卢大人,这确实可惜,不过为了弥补大人的伤心,我们特意挑出了好几位乖巧懂事的丫头来抚慰大人,还望大人不要嫌弃这些乡下丫头。”

    “哈哈。”卢四海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别人的吹捧和女人,这个时候被这人一顿说,怎么可能介意,况且昨天心情不少,耽误了行乐,正是躁得慌的时候,于是笑着说道:“既然是各位的一番心意,我怎么可能介意。”

    “不过今天还是大事要紧,先处理了这个碍眼的家伙,随后再享受也不迟。”卢四海虽然意动,可最后还是忍下来了。

    卢四海坐在餐桌的首位,一直笑呵呵的看着下方,不过在扫到一个人的时候,却突然皱眉,随后轻哼一声问道:“怎么,周家主,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是不是又什么问题啊?摆着这幅脸,倒是让人以为我欺负你呢。”

    这话中夹杂着不悦,顿时如同炸雷一样让那位周家主脸色煞白,颤颤巍巍的看着卢四海,踌躇再三,最后咬咬牙道:“卢守备,我们家族在这里扎根几百年,贸然搬离,族人都有些惶恐,不知道在鼓山郡会不会受到针对。”

    说道这里,几个家族的人也都期待的看着卢四海,他们虽然和卢四海一条绳,可是这种搬迁家族的事情还是让人不安。

    看着下面一群人,卢四海就知道他们都抱着这个想法,于是便大笑一声说道:“这件事还能有假,我答应你们的事情自然会做到,无论是地盘还是元石和金银都已经准备完毕。”

    “卢大人说的不错,我天狗宗已经为诸位准备好一切,就等着这次做完,为各位接风洗尘。”

    一道人影从门外飘忽而至,傲然的站在门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