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的人还在惊疑这人是谁,而卢四海已经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迎上前拉着这人的手介绍道:“这人是天狗宗宗务堂长老的嫡孙,在天狗宗地位显赫,而且天赋卓绝,年纪轻轻就成了人元境。”

    嘶嘶~

    下方的家主都是心中震撼,他们眼中这个年轻人也就二十三四岁,以这个年纪就能达到和他们同样的层次,确实是天才无疑。

    面对这样惊骇的眼神,这位天狗宗的天才只是不屑的撇撇嘴,随后道:“卢守备和我们天狗宗是朋友,他说的话自然是真的。诸位如果不信,我倒是可以将地契提前送给几位。”

    “如何,这样能安心了吧!?”

    顿时,有些人有些意动,可是沉默一会,还是先前那位油滑的周家主尴尬的笑了笑:“这位少爷多虑了,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了。”

    “是啊,是啊!”

    “我们都相信呢!”

    而这突然出现的天狗宗天才也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冷哼道:“这王灿是我们宗门必杀的人之一。”

    “这是何故?”

    “哼,这王灿猖狂,屡次破坏我宗门的计划,让宗门内损失惨重,又加上天赋不错,居然突破人元境,不过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被我天狗宗惦记上,他是必死无疑,更何况这一次本少爷要亲自出手,他.......又如何有胜算!”

    “哈哈,说的对,少爷天才。”

    “少爷厉害。”

    “少爷牛......”

    顿时房间内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容满面,一幅宾主尽欢的和谐社会模样。

    ......

    而就在不远处的地方,一匹马在荒野中奔跑,拉起一道高高的烟尘,这烟尘和天上昏昏的太阳相呼应,倒是渲染了一种凄凉的氛围,诉说着即将到来的命运,表达了......咳咳咳.....

    “一路上倒是安静的很,连一个车队都没看见,看来为了让我畅通无阻,这卢四海也是费尽心机啊!”

    王灿嘴上虽然是在感谢,可是心中却是冰冷一片啊。

    如果路上人多,倒还是正常,可是现在一路上连个屁都没看到,这不是摆明车马的告诉他,有人在清场等着他吗?

    “不过到了这里也差不多了吧,在往前就进入永和镇了。”王灿心头思索,眼睛看着远方,一行七八个人的队伍缓缓的走过来。

    “这位少爷是到永和镇嘛?”一个半百的老头和蔼的看着王灿,随后道:“一路上渴了吧,我这里有点水......”

    歪着头看着眼前的和善的老头,王灿心头感动,果然是好人啊,顿了顿,在一众人期待的眼神当中,他......

    一棍子敲死了对方,随后没有留下任何悬念,没有过多的解释,将另外的一些年轻人也解决了,最后看着这满地的尸体,王灿狠狠的碎了一口吐沫,不屑道:

    “真以为我是傻子,光溜溜的大路上突然出现几个人,然后上来给我送水,是你脑子有病,还是我脑子有病。”

    用脚提了提那个“笑呵呵”的老头,旋即将他的“水”泼在一边的草上,很快,原本绿油油的一片变成了干枯的死草。

    “看来那卢四海也不敢亲自动手,就想用这些伎俩干掉我,然后推到盗匪身上,倒是想的美。”

    王灿只是微微一转,就知道这卢四海的意思,能杀了他最好,杀不掉也和他没关系。

    就在王灿愣神的时候,突然远处,一阵大地震动,随即,几匹快马加鞭的赶过来,领头的一人面带激动,一路风驰电掣,还不等王灿回神,就面色激动的说道:

    “就是你杀了我老父亲!?好大的胆子,今天我要和你拼了!”

    顿时也没有任何犹豫,连带着身边的几个人齐齐发动,迅速的杀向王灿。

    这番凌乱的表演直看的王灿一脸懵逼,很想骂一声。

    毕竟看看这大哥的演技,一路上屁话不说,看见尸体就冲上来怼,然后到的时候根本就没看过一眼地上的老头,就面色“激动”,关键激动就算了,你还笑是什么意思,简直一点基本的演员素养都没有。

    王灿摇摇头,心头微微叹息,看着冲上来的几人,提着棍子。

    虽然这几人演技浮夸,可是领头的一个五六十的人一身元力磅礴,显然也是人元境后期的高手,实力不错,而身边的几人也都是六重武者,几人合在一块,也能给王灿带来不少的麻烦。

    凝神屏息,右手探出,云龙棍法发动,这是王灿专程从云灵宗内兑换的棍法,也是一门凡人高级功法,最擅长的就是敌众我寡的场合。

    “砰!”

    仅仅是一接触,立刻便有一个六重武者惨叫一声倒飞出去,这顿时让前来袭击王灿的一方心头震动,那位人元境后期的武者也开始不托大,立刻上前,催动元力,想要和王灿打一架。

    可是他有如何是王灿的对手,虽然同为人元境后期,可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如何比得上血气方刚的少年,更何况这人修行的功法也远远不如王灿,加上突破之后,元力驳杂,根本没什么前途,所以纵情享乐,实力更加差上不少。

    在和王灿交手不到片刻,顿时就惶恐起来,转身道: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说完,一咬牙,也不管跟随他过来的那几人生死,催动元力就想要逃窜,就在他冲出几百米自以为得救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幽幽的叹息从他耳边传来。

    “正所谓报仇不隔夜,你这走了多不好,不如我送你去“你父亲”那里团聚吧!”

    说完,还没等这人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身上湿了,鲜红色的血从胸口慢慢留下。

    而王灿看着这死去的人元境武者,幽幽的叹息一声:“何必呢!?”

    叹息之后,便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永和镇,心中凛然,知道这小镇当中才是真正的大战。

    而且在这里的行动失败之后,里面要面对的恐怕会更厉害,不但人元境会出手,就是那些地元境甚至。卢四海这个天元境都会爱不得已的时候出手,他一个小小的人元境后期,又如何能挡住?

    所以这种层次的大战王灿已经不准本掺和了。

    而就在这时,三道人影破空前来,停在王灿的前方,衣炔飘飘,仙风道骨。

    他只是微微一笑,随即朗声道:“弟子王灿,还请三位长老转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