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不远处外的永和镇,卢四海勃然大怒,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来通风报信的人,同时猛的一拍桌子,顿时,一声悲鸣,昂贵的餐桌立刻四分五裂。

    “他们居然全都死了!?”愤怒过后,就是不可置信,卢四海紧皱着双眉,疑惑的看着外面,“那王灿不过是一个人元境后期,还是勉强晋升上来的,能有什么实力连杀我几个手下?”

    “砰!”又是猛的一拍。

    “荒谬!”卢四海双目如电,扫视四处,最后愤然道:“我看不是那王灿太强,而是你们这些人出工不出力。”

    “这......这......这......”

    一群人在卢四海的威势下糯糯不敢说话,心里面有委屈,但是不能说。

    不过有一个人倒是很淡然,正是那位天狗宗的青年才俊,他冷笑一声道:“卢守备,这或许不怪他们,应该是那王灿有些手段,现在他到了永和镇,正好让我会会他。”

    “这......”卢四海有些犹豫,这人的身份不简单,是卢四海的退路之一,他不敢让这位身处险地。

    看到卢四海犹豫,这人又自信道:“卢守备放心,虽然我才是人元境初期,那王灿已经步入后期,可是境界不等同于实力,我自幼修行,一身实力非同小可,更是功参造化,我爷爷都说我化灵有望,这小小的一个王灿怎么可能伤到我一根毫毛?”

    见到卢四海还想说什么,这人立刻便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我自有主张,卢守备就不必阻拦了,直接告诉我那王灿现在在哪,让我去提他的人头来给诸位长长见识。”

    “好,不愧是天狗宗的俊杰,果然不凡。”卢四海咬咬牙,随后道:“杀人不急,先喝完这杯酒再去。”

    “不必,杀那王灿轻而易举,我去去就来,到时候再喝这被温酒也不迟。”

    说完,昂首阔步离开,脚下元力震荡,一眨眼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看着这人离开的背影,良久,房间内才有了点生气,一位家主略带讨好的说道:“这位少爷修为不凡,我看不用一刻钟就能回来,到时候这酒还是温的。”

    “温酒斩王灿,倒也是一段佳话。”

    “说的不错,到时候用那云灵宗的王灿的人头下酒,那才叫舒服。”

    “到时候给我饿可不用客气,一定要多喝几杯。”

    “哈哈哈。”

    ......

    就在房间之中一群人在喧嚣讨好的时候,这人已经快到永和镇的路口,远远的就看见王灿一人一马慢悠悠的赶来。

    看到这幅场景,顿时心中愤怒。

    “好胆子,居然真的一个人就敢过来。”这人双目之中精光一闪,右手一抬,腰间的长剑出鞘,寒光闪闪,剑尖上面元力闪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光芒越来越强,显然是蓄势待发,就等着雷霆一击。

    这样的场景,和元力波动自然瞒不过不远处的王灿,他到了镇口就发现一个人在蓄力等着他,只要脑子没问题,就明报眼前这人一定是和前两拨人一样的。

    “王灿,受死!”

    这人面色阴沉,冷笑连连的看着王灿,在他眼中,虽然王灿是人元境后期,可也不过是侥幸而已,哪里能和他这样根基夯实,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天才相提并论。

    只不过他不知道王灿的真实战绩,否则一定不会托大。

    而对面的王灿则是很奇怪的看着眼前的愣头青,他不明白一个人元境初期的人为什么有勇气拦他的路,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杀他。

    “有埋伏!!”

    王灿心头警觉,顿时眼帘低垂,微不可查的用余光扫视四方,可是却没有丝毫发现,这让王灿更加警惕。

    “看来对方也学聪明了。”心头盘算着,不过正所谓车来将挡水来土掩,王灿想明白之后,看着眼前的人嘲弄道:“你是谁?难道不怕死!?”

    “哈哈,王灿,你今日必死无疑,既然如此,本少爷也就让你做一个明白鬼。”这人脸上笑容越加旺盛,大声道:“我爷爷是天狗宗的长老,你害的我宗门损失惨重,早就结下了莫大的仇恨,今天你被我碰到,也算是倒霉。”

    “记住了......杀你的人叫......”

    这人刚要开口,却被王灿打断了。

    “等一等,我想知道你一个人元境有什么能力敢对我出手,难道不怕死吗?”王灿很好奇,自己可是人元境后期诶!是真的后期,不是假的。

    这个不知道哪里跳出来的二愣子直接就要杀了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

    “哈哈,区区一个侥幸突破到人元境后期的废柴也能和我相提并论,我可是根基扎实无比,又有宗门教导,稳扎稳打晋级人元境的天才,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人说完,王灿就知道天狗宗还不知道他真实的战斗力,不过仔细一想,他就明白,他最彪悍的战绩就是当初保护花言的那一幕,可是那些人包括云灵宗的弟子都被安排到隐秘的地方,根本穿不出任何消息。

    另外,到了云灵宗之后,王灿也没有和人动过手,这些天狗宗安插在云灵宗的细作自然也得不到王灿的真实情报。

    所以理所当然的按照以往的通常实力推断,将王灿判定成普通人元境后期,成为天才越级杀人打脸的目标。

    而这个突然跳出来的人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想通之后,顿时感觉就不好了,王灿觉得自己虽然不是每次都能越级杀人的大佬,可也不是被越级的杂鱼啊。

    想到这里,看着眼前人的眼角顿时眯起来,这是他开始生气的预兆。

    “王灿,不用挣扎了,我出手,你绝对没有任何希望能够活下来,乖乖受死,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这人虽然表现的有点愣头青,可是动手却是毫不含糊,一边和王灿说话的时候,另一边早就迫不及待的动手。

    积蓄良久的元力在他的剑尖不断的闪烁着骇人的光芒,王灿毫不怀疑,他如果不防备,这剑光一定能让他身首异处。

    而且就算是防备,对方这么良久的准备也不是好挡下来的。

    所以,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右手捏着自己的长棍,手上积蓄元力,以防万一。

    而这幅不抵抗的姿态落在对方眼中,那就是认命的标志。

    “哼,被吓傻了,原来云灵宗的天才也就是这样的水准。”眼角不屑,轻轻嘲讽的想着,同时余光一撇,突然心中一片炸毛,只感觉无比危险。

    就在他的余光志宏,一道古朴沧桑的长剑就直直的扫向他的头颅。

    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这王灿认命,而是他后面有人,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悲切和憋屈。

    在他想来,这应该是天狗宗和云灵宗两个弟子之间的生死斗,可是对方却突然叫人了。

    难受无比。

    “你凭什么叫人!?”

    声音悲切婉转,却成了死亡绝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