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的时间,从王灿除掉卢四海,霸占了这老小子的房子、票子和女子之后已经半年的时间过去,而王灿也在临河县的威望越来越高。

    就算是家中有天元境武者坐镇的家族也不敢轻视王灿这个人元境巅峰的监察,尤其是在新的守备迟迟得不到任命的时候,王灿更是在临河县一家独大,说一句土皇帝是完全不为过的。

    这种优哉游哉的生活让王灿很满意,当然,要是这里不是靠近鼓山郡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在他做主这半年来,对面那些人可没少给他找麻烦,当然他也没有给对方好看,足足坑了对方六个地元境的高手,而且还差点留下一个天元境的中流砥柱。

    也因为这个,王灿在那边的仇恨值是蹭蹭蹭的往上升,现在都快恨之入骨了。

    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临河县的局势又开始有点纷繁复杂的趋势,那些被利益冲昏头脑的家族又开始不安分的躁动。

    “钱掌柜,你这个大忙人来找我有什么事啊!”王灿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肥硕的中年人,眼角眯着,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这个神态是他最近和别人学来的,能够让人看着和善、亲近,却又不能判断真是的态度。

    对于王灿的话,对面的钱掌柜则是咧开嘴呵呵一笑,然后拍拍手,便立刻有人上来,捧着一个木盘,上面盖着一层绣花的丝绸。

    “呦呵,好东西啊!”

    虽然隔着丝绸,可是还能分辨出里面的元力波动,一看就不是凡物,所以王灿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人。

    这钱掌柜顿时翘起大拇指,谄媚道:“王监察不愧是王监察,一眼就看透了我这点心思。”

    一边说着,一边揭开这层丝绸,顿时一层清亮的光芒笼罩整个房间,顺着光芒看去,一道雕刻着龙形的灵玉安然的放在其中,有一种让人安神定心的趋势。

    “好!果然是好东西。”王灿猛的一拍手,顿时笑着问:“钱掌柜,你这可是得到好东西了。”

    “哈哈,哪里的话,我可是粗人一个不懂这东西的奥妙,本来是准备带来给监察您帮忙鉴赏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东西放我这里就是明珠暗投,和您则是万般相配啊。”

    下方的钱掌柜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一直是笑嘻嘻的,加上肥硕的姿态,很容易就能博得人的好感。

    而王灿则是在闻言之后思索了一阵,随即便道:“这可不好,我王灿虽然喜好这种东西,可是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我堂堂临河县监察,一身清白,怎么可能让钱掌柜您破费呢!”

    额......

    钱掌柜愕然,然后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也就是鄙视之类的话,因为王灿现在完全就是睁眼说瞎话,他这半年来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几乎是半公开的,临河县的每家每户都没少被王灿搜刮一遍,尤其是各种灵草,更是这位的最爱。

    而现在,居然装纯,还这么大义凛然,简直就是不要脸。

    场面一时很尴尬。

    最后还是钱掌柜这个身份低的人舔着脸继续道:“这怎么能叫夺人所爱呢,王监察,这您可就说错了,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真的,不骗你,我最讨厌这个了,每次一看见这东西,我都睡不着觉,这不,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所以可是特意来求王监察救我的。”

    又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最后王灿“万般无奈”的点点头,道:“唉,这可不是我故意的,你们都看见了,是钱掌柜强硬要求的,我没有办法才收下的。”

    王灿接过这灵玉,放在手上,无辜的看着四周,而他的身边全都是被他培养了半年的丫鬟,和王灿水乳交融,自然也心意相通,一个个娇俏的点点头。

    然后在王灿的示意下,一一的把玩了一下这灵玉,最后仿佛才发现一样,王灿突然瞥了一眼下面,“惊疑道:“钱掌柜,你还没走啊!这麻烦我帮你解决了,不用客气!”

    额......

    钱掌柜保持了良久的笑容差点崩溃,最后还是强忍着道:“王监察,其实还是有一事相求。”

    “哦!?”王灿轻轻的挑了挑眉毛,暗道一声来了,随后道:“说!”

    “是这样的,小人家里是做草药生意的,这不最近来了一批生意,想要送到隔壁县城,想要大人您行个方便,只要您给一份通关文书就成。”

    钱掌柜搓着手,一脸期待的看着王灿。

    而后者也不含糊直接说道:“好说,这点小事对我而言轻而易举,我稍后就吩咐下去,以后钱掌柜的商队一律不得阻拦,否则严惩不贷。”

    说完,才看着下方的人道:“如何?”

    “大人,有您这话小人就放心了,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钱掌柜说道这里才故作姿态的说道:“对了,大人,小人家里还有几十份培元丹的原料,听说大人您需要,稍后便安排人给您送来。”

    “好。”

    “哈哈!”

    一时之间宾主尽欢,王灿一直笑呵呵的看着这钱掌柜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最后变成了冷笑,旋即挥挥手,身后的丫鬟便明智的下去,随后一个人影走出来,正是被王灿招揽的几位地元境武者之一。

    他恭敬的站在下方,等候着王灿的吩咐。

    “这钱掌柜这一次怕是要跑路,所带着的东西肯定很多,你去将他留下来吧,我不希望看见他平安的离开临河县,当然,那批货物你懂得。”

    “是!”这人恭敬的应了一声,旋即便离开,而王灿则是把玩着手上的灵玉,心中顿时冷笑起来。

    这灵玉真是好东西啊,可是却是要命的东西。

    说是好东西因为这东西对清凉凝神,能够让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免收火气的侵扰,可以全身心的炼丹,同时在修炼的时候也可以提高专注,不被外物侵扰。

    可是这东西却是有毒啊,顺着一个奇特的纹路看过去,一个细微到几乎察觉不出的黑点安然的放在其中。

    “有人想要我的命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