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不管这灵玉有什么秘密,可是被知道的秘密那就不叫秘密,王灿自然也不会毁了它,毕竟这东西的用处是货真价实的,对于天元境以下的武者都很有用,所以王灿就不客气的收在怀中。

    当然,对于那位钱掌柜,王灿自然不会留手,对他而言,一切想要他命的人都是罪不可恕的人,必须死。

    况且,王灿早就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无非就是那几家的细作,否则怎么可能以一个五重武者的身份经营这么大的产业。

    就在王灿思索的同时,临河县外面,一个几百人的商队正在逐渐的消失,当最后一个肥硕的身影不安分的扭动两下之后,这里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声息,几十个身影收拾一下之后,将这里的一切掩埋,同时将东西拿走。

    片刻之后,王灿的房间外满,一只神骏无比的鸟落下,啄了啄羽毛,叫了两声,而王灿自然会意的点点头。

    “在府里一直沉迷修行也不是一件事,是该出去走一走了,也不知道一个月不见的临河县变成了什么样。”

    王灿的府邸就是原先的守备府,占地极大,四周又有守军护着,一般的**根本不敢靠近,所以一出来倒是显得很冷清,不过再往远处走了一点之后,就越来越热闹。

    这一点就是王灿的功劳了,虽然他比较贪财,可是他根本看不上那些穷苦的底层百姓和底层武者的一些财富,他看中的都是那些积累了几百年的家族底蕴,那些东西,才能让他动心。

    也因此,临河县城越发的繁荣,而且有临河县守军的维护,一般的武者根本不敢闹事,就是那些大家族的武者也不敢在这里光明正大的挑事,就算想强买强卖也只能以势压人。

    所以转了一个巷子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各种叫卖声,同时还有一双双热切的眼睛盯着王灿腰间的荷包,等着将它掏空,不过因为王灿的身边有两个彪形大汉守着,一时之间也没人敢上前搭话。

    “这里比我来的时候倒是繁华不少啊!”王灿轻轻点点头,一副父母官,大青天的模样。

    而身边的两人立刻拍马屁,讨好道:“都是大人的功劳。”

    “这我当然知道。”王灿毫不客气的点点头。

    两人沉默,不在说话。

    而就在王灿恬不知耻的时候,一道仇恨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王灿,就在王灿一步跨出之后,顿时一道凄厉的破空声传来,带着森森的寒意,向着王灿袭杀过去,这种箭矢可是特制的,一般人元境武者硬抗也是要受伤的。

    这种动静自然无法瞒过王灿的感知,顿时心中愤怒的躲开,而身边的两人也也快速的反应过来,怒吼道:“保护大人。”

    不等周围人反应过来,一道吼声响起:

    “杀,杀了这狗东西。”

    一个人元境后期的武者拿着锋利的长刀面色狰狞的看着王灿,身上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根本看不出来历。

    同时,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几个六重巅峰的武者,一起向着王灿冲过来。

    面对这样的阵势,那些百姓和底层武者迅速的尖叫着撤离,留下一地的狼藉,不过也有胆大的眼神闪烁,似乎是不怕死,想着捞一点好处。

    而远处的地方,王灿府邸的护卫也开始闻讯集结。

    “快,杀了他!”

    这个人元境武者显然也知道这一点,飞快的催促着,同时一马当先,向着王灿飞快的冲过去,手上的长刀元力磅礴,完全就是不留任何余地的一命搏一命。

    不过处于一切风暴中心的王灿并没有任何惊慌,他一手摊开,手上的长棍横竖,飞快的旋转起来,元力从他的双掌涌出,不断的涌入兵器之中,同时一道道旋风升腾,将灰尘搅动起来,干扰者来人的视线。

    同时飞快的一蹬脚,一个清爽的翻身,一跃而上,跳到对面的屋顶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四周,而且他也不隐藏实力,将一身的人元境巅峰的气息释放出来,毫无保留的闪动。

    “砰砰砰!”

    对面的人显然也不是寻常的菜鸡,手中的长刀和王灿的灵铁长棍交缠在一起,两人的元力飞快的交错起来,同时元力的波动迅速扩散,在房顶之上战成一团,眼花缭乱的让人看不清局势。

    同时还有一声声低沉的闷哼,显然是有人受伤。

    随着屋顶之上,每一个人影交错,下面残留的围观武者也开始纷纷吐唾沫,那种雄浑的元力几乎每一次交缠在一起,都会让一大片屋顶被掀翻,甚至有一些年老失修的放在直接被压塌,让一些心怀侥幸的武者惨死当场。

    对这些人,没有人会同情,毕竟有着异样的心思,就要承担这份可能的危险。

    “云龙棍!”

    王灿低喝一声,也不在停留,凌厉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对手,能和他打成这样,也算是值得他用处一点招式了。

    随着他一声喝道,顿时元力涌动,汇聚在长棍之上,隐约之间,似乎有道道低吟,旋即,王灿挥舞着长棍和对方交缠在一起,仅仅片刻之后,对方陡然一声惨叫,一片殷红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同时无力感涌上这人的心头。

    他心中大恨。眼神一凝,带着疯狂的看着王灿。

    “狗贼,杀我全家,今天你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一句话说完,顿时让王灿感觉不好,一个疯狂的人元境后期武者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果然,在王灿后退的时候,他感觉对方的体内,元力飞快的絮乱,仿佛一个火药桶,只差临门一脚。

    “一起死吧!”

    这人状若疯魔,死死的盯着王灿的一举一动,同时也似乎是临死前的爆发,速度陡然快了不止一筹。

    “轰!”

    顿时一声巨响,四周方圆数十米的距离变成了一片狼藉,所有的房屋轰然倒塌。

    而作为距离中心最近的王灿更是狼狈无比,一身衣裳已经破的不成模样,脸上全是灰尘,只剩下牙还是白色的。

    一丝血迹也顺着王灿的嘴唇留下,显然这个人元境后期的同归于尽的自爆也给王灿带来了不小的伤势。

    “该死!”王灿冷厉的眼神扫视四处,远处,轰然而至的守军已经飞快的开始封锁战场。

    “走!”心中愤怒,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这种受伤的感觉了,王灿需要返回府邸静养,同时这里的环境让他感觉不安,不敢在这里逗留。

    在喧嚣的守军离开之后,隐隐约约的两个人影在飞快的记录什么。

    “人元境巅峰,气息不稳,无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