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呼!”

    “吓我一跳,原来是雷声啊,还以为有人要在外面踹门呢!”高门大院之内,一个小厮抬头看了一眼天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最后狠狠的碎了一句,随后提着灯笼小声的巡查。

    不远处的房间之内,灯火通明,稀稀拉拉的黑色影子小心的盯着外满的一举一动,房间内,一老一少正想对而坐。

    “今天......如何?”老一点的那人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而年轻一点的那人自然清楚这是什么事情,老老实实道:

    “那人已经是人元境巅峰,他们的人虽然手段不俗,可还是失败了,但最后的自爆也让那人受伤不小,想来最起码也需要静养一个月。”

    “嗯!”老头点了点头,脸上略带兴奋:“虽然很可惜没能留下对方,但是他重伤的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家族的发展期,你是我的儿子,也是这家业的继承人。

    这段时间你需要多忙碌一下,将家族的人手分布出去,不要在乎花钱,多弄些人进临河县的守军,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弄进那人的护卫。

    还有,那人受伤之后脾气肯定暴躁需要安慰,随后你将家中长得可以的女人多送几个进去,记得在她们身上留个东西,最好是那种消磨元力的毒药,至于藏在哪,你也知道的。”

    “孩儿明白。”年前一点的人点点头,显然对这些手段很熟络,不过他随后问道:“父亲,只是孩儿还有一点担忧。”

    “说!”

    “那边虽然给我们那么多的丹药和资源,也承诺会在大事完成以后,给我家族一县之地作为根基,可万一要是翻脸不认人怎么办?我们岂不是平白承担风险?”

    “哈哈,你多虑了,如果是别人还有可能,但是我们家....?他们怎么敢。”这老头一脸得意的看着下方,随后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家族虽然是在临河县,但也不代表我们家族就是云灵宗的走狗,实话说吧,我父亲也就是你爷爷那一代就定下了兴业大计。”

    “哦!?”

    “我同辈一共有三人,其中你二叔一直在云山郡内经商,这一点没什么,但是你那个早夭的三叔......嘿嘿,现在可是那边的高层,一个长老,天元境的修为,你说他们敢不敢贪墨我们的酬劳!”

    赫赫!

    显然这样的隐秘被吐露出来,让这个年轻人震撼的不清,同时也兴奋不已。

    原本他们只是一个小家族,最多不过是一个隐藏的供奉,堪堪地元境的修为,可现在陡然冒出一个天元境,还是身份显赫的天元境,那简直土鸡变凤凰,从此迈入三山州的顶级家族行列。

    “父亲......”这人刚要说话,陡然一阵凉风吹开窗户,一声没有丝毫感情的话传出来。

    “那你们倒是很厉害,只是可惜的是,今夜之后,再无晏家。”

    一阵沉默,旋即就是愤怒:

    “你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来人。”

    轰!

    一声声巨大的嘈杂声陡然传来,显然来人不止一个,这个老家主也心中雪亮,拉过自己的儿子,低声道:“快走,拿着这个东西,去找你三叔,家族的希望还在......”

    “迟了!”

    话还没说完,两个头颅飞起,刘峰擦了擦自己剑上的血渍,面无表情。

    对天元境的他来说,做到这一点简直轻而易举。

    在刘峰动手之后,外面的喧闹也很快平息下来,毕竟这一次不是真正的抄家灭族,而是杀鸡儆猴,只要将主要的人斩杀就行,自然也没有那么多吃饱了撑的人起来反抗。

    随着一些女眷被带到不知名的地方之后,这里很快便安分下来。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临河县城好几个家族全都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几乎挨家挨户都死了不少人。

    不过好在底子还在,飞快的选出了家主稳定家族。

    ......

    “刘前辈,麻烦了!”

    王灿送走刘峰,随后脸色变冷,看着桌上的一份名单,和筹备的阴谋,心中愤怒无比,这些家族简直就是将他当成了吉娃娃,都等着拿他的人头去邀功呢!

    几乎临河县里面有名有姓的家族都参与了昨天的事情,而且藏匿了不止十几个天狗宗的人,据审讯的人传闻有多达四五十个人徘徊在临河县内,就等着王灿出门袭击呢!

    王灿自然也很快的联想到在击杀卢四海的时候杀死的那位天狗宗天才,也明白这里面肯定有那位身后的人在操纵。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王灿和天狗宗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那么最好的场景,自然是天狗宗灭亡。

    不过要毁灭一个称尊三山州无数年的大宗门怎么可能是一间容易的事情!?

    “可也不是没有机会。”

    王灿眯着双眼,想到了花言的事情,随后便想到天狗宗一直在筹备的大事,一株太阳花,一块天狗的血肉!

    嘿嘿,想想也知道,云灵宗占据三山州最富庶的地方,称王称霸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让一个后崛起的天狗宗来搅和事情。

    甚至要不是云灵宗可以放纵,维持成一种三家争霸的局面,天狗宗都不可能崛起的那么快。

    而现在,他们想要一举超越云灵宗,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尤其是在这种隐秘的事情被得知的情况下。

    那就更不可能好过了。

    双方的决战恐怕就要开始了,只不过云灵宗想地盘和宝物两得,既毁灭天狗宗震慑四方,也要得到那枚太阳花结成的果实和传说中天狗的血肉。

    所以,在等,在等这股机会。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但是却可以提前开始这混乱的局面,只要两边混乱起来,我这个小人物就不在重要。”

    王灿双眸一冷,旋即运笔如飞,一封信件被飞快的装好,而且一匹快马连夜出发,目标赫然是云灵宗的山门。

    “计划已经开始,可我还要做戏,也要给对方一个机会,否则怎么叫来援兵......”

    黑夜在这一刻慢慢消退,街道上依旧喧嚣无比,县城的百姓已经得到赔偿,在修复毁坏的房屋,而那些惨死家主和嫡系的家族也在得到“疏忽大意,盗匪夜袭”之后默默的返回去舔舐着伤口。

    看起来一切平静的度过一个月,可是这天气却越来越压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