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久闭着的大门轰然打开,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哈哈哈,整整一个月,总算是成功了。”

    王灿面上带着庆幸和欢喜之色,他在一个月足足用了十次机会,总算是成功的突破地元境的门槛,向着凡人顶级的位置更进一步。

    而且王灿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地元境,只能掌控脚下的一点点地脉,在吴桐气运的加持下,他能够在战斗当中感应的的范围达到了方圆一百米,这和吴桐那种气运滔天,一晋级就能方圆七八百米的人自然不能比,可和大多数的普通地元境比起来,无疑要强上太多。

    “主人,您出来了!”

    一个被卖进来的丫鬟听到这里的声音,迅速的跑过来,娇俏的问候,让王灿心中瘙痒,不过他也不急色,只是笑呵呵的吩咐道:

    “去,安排人准备一下热水,我要洗澡,然后在吩咐厨房那边,将他们擅长的拿手好菜全都来一遍,不要怕浪费灵材,今天我高兴。”

    说道这里,那丫鬟正准备走的时候,王灿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道:

    “做好这些事情之后,去温泉室找我。”

    “喏......”

    看着远去的背影,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喜悦,这丫鬟立刻兴高采烈的离开,因为她要发达了。

    ......

    温泉室中,朦胧的薄纱分布,粉色的充满了一种挑逗的风情,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而温泉的热气蒸腾着房间,柔和的风吹动了这里,留下了一点白色和黑色的蠕动。

    低沉的声音慢慢散去,良久一个健壮的身子走了出来,拿起了桌上放置的食物,慢慢的咀嚼片刻,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果然,这才是生活,真搞不懂那些一直苦修的武者是为了什么,只修炼不享受,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王灿轻轻一下,不过旋即他的目光就阴沉下来。

    “但是享受是享受,那些仇我可没忘记,现在......我准备好了,你们准备好了嘛!?”

    嘎吱!

    眼前的长桌轰然倒地,旋即瓷盘碎裂的声音让深处的温泉当中传来了一声惊呼,随即归于平静。

    ......

    三日之后,临河县外,春风十里,宽阔的大河款款而去,风景秀丽怡人。

    这里也是临河县难得的风景秀丽的地方,每年的春天都有不少人出来溜达溜达,顺便寻找一下短期的男友女友。

    不过就在这地方不远处,几双阴沉的双目时刻锁定着这里的一切,仿佛在等着双目。

    “消息可靠嘛!?”其中一个黑衣人不耐烦的说道:“已经整整两天了,这里都没有任何动静,那人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故意哄骗我们吧!”

    “不可能!”另一个黑衣人反驳道:“这个情报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送出来的,绝对不会出错,况且,那人本来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现在养好伤,肯定要出来放荡一下,那么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嘛?”

    没错,这里靠近临河县,二八之龄的少男少女最喜欢的就是来这河边游玩踏春,那些深闺的小姐更是一个个赶场子一样的来这里勾搭金龟婿。

    所以王灿若是春心荡漾,那么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这里。

    沉默了片刻之后,第一个开口的人估计也知道了什么,随后便道:“这样想想也是,那人若是出城,这里定然是首选,不过他这两天刚刚养好伤出关,现在应该在他的府邸里享受那些如花似玉的美眷吧。嘿。”

    声音当中不无羡慕,明明大家都是人元境,凭什么他们在这里蹲的跟个猴子一样,而你王灿就住着高门大宅,享受这莺莺燕燕的伺候?

    这公平吗?

    所以嫉妒使他刀光闪闪。

    蓦然,一阵细微的骚动映入眼帘,随即另一人低声道:“来了,这肯定是他!”

    “嘿嘿,总算出来了,这一次我要他插翅难逃。”

    “小心,他身边那人是一个地元境的走狗,不可大意。”其中一人眼角微微凝重。

    而另一人则是略微胆大,他说道:“一个地元境而已,不算什么大事,这一次我们可是足足出动了两位地元境的和三位人元境的高手,另外,临河县有人会帮我牵制刘老狗,只要没了这天元境的干扰,这王灿区区一个人元境巅峰在这种阵容之下,还想活着!?”

    也难怪这人嚣张,毕竟天狗宗的武者本来就自傲,他们不认为王灿这个平庸之辈能够扛着三个人元境后期和一个地元境初期的豪华阵容打出去。

    听到这样的分析,原本还有些不安的那人也松了一口气,随即道:

    “发消息吧,让那些人赶紧行动,我们要尽快除掉这王灿,随后引发临河县的骚动,我们的人才有机会进来。”

    说做就做。

    一道信号高高飘起,不明就里的人群还以为哪个傻子在大白天放烟花,只有王灿知道,有人要开始了。

    王灿刻意加快了脚步想人少的地方走了走,果然没有片刻,一道巨大的水波从水底翻滚上来,瞬间沾湿了不少人的衣服。

    “水龙王发怒了,赶紧走。”

    “这倒霉的天气,晦气,回家换衣服去,稍后再来。”

    “同去同去!”

    不到片刻这里的人群已经少了大半,不过王灿没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已经有人锁定了他。

    看着眼前的几人,王灿沉声道:“诸位真是好手段,连我什么时候出来都知道,看来我的府邸里面还有不少你们的人啊!”

    “王灿,别废话,你当初杀人盈野,我们只不过是报仇,现在你就受死吧!”

    沙哑的声音让人分不清性别和年龄,但是也不需要知道,毕竟双方之间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嘿嘿!你们就那么自信能够留下我?”王灿突然反问这些人,瞬间让这些人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旋即飞快的打量四处,却没有发现什么人出没。

    似乎是觉得自己被王灿耍了,恼怒道:“好小子,居然哄骗我们,我猜你是想拖延时间吧,不过你想多了,今天可没人会来救你,那刘老狗更不可能出现,你就安心的去吧!”

    “嘿嘿,他说的没错,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掉。”

    两个气势更加旺盛的武者一左一右,默契的盯着王灿的动作,身上元力闪动,隐隐和脚下的地脉契合,很显然是地元境无疑。

    “很好,你们倒是大手笔,两个地元境,三个人元境后期,看来是吃定我了!!”

    “废话少说,死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