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的府邸是一片欢声笑语,可是在不远处的县城之外,一座清淡素雅的庄园之内,气氛却很阴冷。

    庄园之内灯火通明,四处都有巡查的家丁奴仆。远处还有暗哨盯着,显然,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秘密基地。

    而里面,一行人面色阴沉不善的坐在上面,下方则是一个战战兢兢的人影,此刻他满头大汗,无论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再仔细一看,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赫然散发着浓郁的元力波动,各种强横的气息在这小小的房间内交织,让人只是看一眼都觉得可怕。

    “各位长老,还有云师兄,事情就是这样,我也是没办法,才选择逃跑的,因为当时的情况太危险了,连两位地元境的长老都陨落了,我...我...”

    “够了,你这废物,就算那王灿是地元境,可也不过是刚刚突破,有什么本事能够逃出去,我看就是你们这些狗东西,出工不出力。”

    其中一个黑面一样阴沉的人满脸愤怒的指责这人,同时恨不得将这人扔出去处死。

    对于这位的反应,众人都很理解,毕竟他的家族就是在前一段时间被摧毁的,家族里面从上到下,他这一脉的人基本都被拾掇干净了,连亲兄弟和侄子都死了,所以怎么可能不愤怒。

    “咳咳,事情不能这么说,那王灿修为大进,我们的人没有及时转达那也是情有可原。”

    有人开口维护道,可话音刚刚落下,又有人讥讽道:“那照你这么说,我们损失了两位地元境长老和两位人元境执事的责任就不追究了,亦或是追究那些冒死送情报的人?”

    阴测测的声音,顿时让火药味变得浓郁起来,好像是有一场战争要爆发一样。

    这些人气愤自然是有原因的,天狗宗不是云灵宗,底子本来就薄,这一次就损失了四位栋梁,自然心疼无比,要知道这些可不是那些招揽过来的打手,而是他们天狗宗实打实自己培养出来的精英啊!

    “好了。”坐在首位的年轻一点面孔的人淡淡的抿了一口茶,旋即目光扫视四处,最后开口道:“我知道各位长老都是为宗门考虑,可是这次的事情已经发生,损失已经不可挽回,我们再怎么追究也无能为力,总不能将这些为宗门效死的人拿出去撒气吧!?”

    能坐在首位自然身份不凡,果然,他一开口,下方的意见顿时统一。

    “云师侄所言极是,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想着怎样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

    “不错,这一次是关乎宗门大计的事情,有云师侄坐镇,虽然无大问题,可是还是要注意对方的阴谋诡计。”

    话题很快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上,那位人元境后期的幸存者自然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云师兄,我们在临河县城的人今天传来消息说是云灵宗已经派人过来了,足足有四五位天元境的内门长老和七八位地元境的外门长老,以及十几位执事,看样子是要驻扎在这里了。”

    “哦!?”那位云师兄不但没有惊讶反而笑了出来:“这倒是好,我们还想着怎么将事情闹大呢,没想到居然就有人送上门来。”

    “没错,若是云灵宗所有的人全都死在这里,那么他们肯定要再派遣更多的人过来,宗门那里的压力就要小上不少,只要我们拖住他们三两个月,等到时机成熟,就是我们天狗宗称尊三山州的时机了。”

    说到这里,这位长老都激动的开始发抖。

    “不错不错,云灵宗的天元境也就是数十位,这一次损失了这么多,肯定震怒。”

    “可是,各位,我们也不过六位天元境和八位地元境,想要留下对方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有人泼冷水道。

    “这点不用担心,虽然我们自己人少,可是那些家族也是不小的势力,比如那三大家族,可都是和我们说不清道不明啊,而且,上一次的行动,那些人也没少参与。

    而那王灿也是瑕疵必报的性子,他们如果不想死,只能和我们合作,否则.....嘿嘿......”

    话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有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首位的那位打断了。

    “好了,事情记这么定了,稍后我们会派人去通知那些家族,如果他们敢三心二意,直接抹掉,不要留任何情面。”

    “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去办了,我只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之后,我们就开始动手。”

    “得令。”

    等到房间里的人都走了差不多,那位一直跪在地上的人元境后期武者才缓缓的走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跪的有些酸涩的腿,随后叫来了一个小厮,吩咐道:

    “快去准备些丫鬟送到云师兄的房间,不要耽误,要知道云师兄可是我们天狗宗的下一任宗主,若是他不高兴了,你死都没地方埋。”

    ......

    临河县,刚刚平静了片刻的县城又开始风起云涌,这一次可不是上一次的小打小闹,而是光明正大的威逼。

    吴家在临河县城只是中等,可是在那些出头的家族都被割了一遍之后,他们家就成出头的了,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了王灿重点关照的地方。

    此刻,一个耀武扬威的人正不屑的看着眼前点头哈腰的人元境老头,冷声道:

    “我家大人吩咐了,让你们将四重以上的武者全部到县城守军的军营报道,并且人元境的武者全都去报备在案,这两点要在今天之内完成,否则,别怪我等动手不留情面。”

    “是是,这位军爷,您说的话我们一定遵从,稍后我们就组织人手。”

    一声轻哼之后,这位身穿铠甲的兵痞离开,这位人元境的武者眼神当中才露出了一丝屈辱的神色,旋即这神色变成了无奈。

    不过这家的人是聪明,或者说是老实,更多的家族则是不忿,或者说是怀恨在心,也因此难免产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过这一切正是王灿想要的,毕竟现在对王灿而言,事情越大越好,敌人越多越好,要是整个临河县的家族全都一窝蜂的投靠对方,那才叫好。

    只有这样,他才能安然的隐藏在风波下面,谋取自己的利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