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天元境长老,王丰的人元境也只是引起了一点小骚动,只是有两位地元境的秦家武者估摸着王丰身份不凡,想要冲上来谋一份功劳。

    不过王丰修行的是葵花神功,其他方面或许一般,可是速度却是奇快无比,别说普通的地元境,就算是一个天元境也别想轻易追上。

    而危急关头的王丰更是全力爆发,宛如一道流光一样在战场上飘忽,那些云灵宗的弟子虽然心中惶恐可还是勉强硬撑着,阻拦了一下追击的两人,给王丰创造了一个机会。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举动,让那两人更加笃定王丰的身份不简单,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明里暗里的护着他。

    ‘逮到大鱼了!’

    两人默契的像是一笑,同时元力运转,速度又快了几分。

    “哪里走!”

    “赶快束手就擒,我等给你一个痛快!”

    两声暴喝齐齐响起,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注视到了这里。

    不过王丰怎么敢停留,咬咬牙,眼神一阵狠厉,顿时速度便又加快几分,这几分加快的速度,让身后的两位地元境武者叫苦不迭,他们本就是家族武者,传承和功法没有宗门好,现在又碰上速度奇快的王丰,空有一身元力却只能憋在体内。

    所以也顾不得功劳了,赶紧喝到:

    “快,快抓住那人,那是肯定是云灵宗的重要人物,不能让他溜了。”

    “抓到这人重重有赏。”

    又是两声惊怒交加。

    “嗯!?”一声轻咦,刚刚轻松解决了对手的云飞扬漠然的看着远处逃窜的王丰,眼中好奇之色一闪而逝,嘴角慢慢的浮现一抹笑意:“倒是一个有趣的人!不过......”

    眼眶当中精光流逝,右手抬起,食指对着王丰逃窜的位置,遥遥一指,口中轻轻的吐出一个字:

    “夺!!”

    随着这一道音符,一道流光破空而去,仿佛一道黑色的闪电,几乎就在一瞬间击中了王丰。

    后者身形一顿,脸上的痛苦之色一闪而逝,原本其他追在身后的人脸上都带上了笑意,可是笑容只是一瞬间就凝固了,只见王丰一口鲜血喷出,便重新冲了出去。

    这一画面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云飞扬本人都微微恼怒,眼神当中隐隐有黑气浮现,而这时候,其他人也在眼巴巴的看着他,期待着他再一次攻击,可是作为天元境巅峰,对付一个人元境武者,一击不中已经很丢人了,再出手恐怕就要落下笑柄了。

    云飞扬作为天狗宗的掌门嫡传大弟子,这点脸面还是要的。

    所以虽然心中恼怒,却只是冷漠的瞥了一眼,然后不掺杂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左右不过是一个人元境,就算是身份不凡,又有何用,还是赶紧清理那些残余,免得又生起什么波澜。”

    一句话说完,云飞扬脚底元气缥缈,从天空之上慢慢踱步而下,一举一动,尽显风姿。

    在云飞扬离开之后,下方的战场仍在继续,云灵宗的两位内门长老殒命,其他的外门长老和执事也有人趁着动乱跑出,但是更多的是和普通的弟子一样苦苦支撑,最后在失去约束的天狗宗天元境武者加入战场之后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虽然其中不乏有云灵宗内门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可是无奈的是实力悬殊太大,除了跑出的三三两两,其余的几乎全都死了。

    “清理战场,这些云灵宗的武者可是富庶的很啊!”

    “不可大意,所有的尸体补上一刀,千万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随着冷酷的命令下达,惨叫声此起彼伏,偶尔也有倒霉的秦家武者被阴死,可是这些只是少数。

    撇开这里,远远逃窜的王丰在短短的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内,强撑着身体,已经逃窜道几十公里之外,算是勉强安全的位置。

    不过到了这里之后,他也算是弹尽粮绝。

    云飞扬的那一招虽然没能杀掉王丰,可是那终究是天元境武者的手段,就算王丰身上有吴桐给的灵光玉佩可以挡下一招,但是那劲气仍旧穿透了王丰的防御,让他身体遭受重创,也幸亏他身上有点气运,这一招击中的位置偏了一下,否则必然是重伤被抓。

    “该死,这人居然如此不要脸。”王丰脸色难看,此刻他停靠在一边的树边,脸色苍白,他失血过多,需要补充一下营养,可是他怎么会想到自己今天会出师不利,在储物戒指当中准备食物!?

    “王灿他们肯定得到了消息,现在一定在赶来的路上,我可以发个信号,若是他们在周围,就能赶来救我。”

    一边咬牙,一边掏出一个云灵宗特制的信号弹,旋即元力运转,将这东西抛到天空。

    看着炸裂开的信号弹,王丰松了一口气,可还没来得及缓过来,就看见自己的前方,一队马车缓缓路过,两位俏丽的侍女服侍在两侧,还有十几位护卫警惕的围在四周。

    “得救了!”

    王丰松了一口气,他远远的喊道:

    “几位朋友,本人遭遇歹人,不幸重伤,还望搭救,诸位若是伸出援手,本人必将厚报各位的大恩大德。”

    王丰虽然重伤,可是为了将这话传过去,还是用了仅存的一份力气,将这话音远远传过去。

    对方那些人自然也听清楚了这话,马车当中一个宛如黄莺一般清脆响起:“外面是什么人在呼救!?”

    “回禀小姐,是一个年轻人,二十岁左右,面色苍白,应该是重伤了。”

    护卫赶紧回禀,然后道:

    “不过小姐,我们出门在外,歹人众多,还是不要管这些闲事为好。”

    “无妨,走近一点,看一看就行。”

    被唤作小姐的人仍旧没有探出头来,只是发出了一道命令,下面的人自然不敢不遵从,等到马车走进一点的时候,王丰感觉对方意图,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缓缓的扣下了手中的东西。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马车。

    “多谢这位小姐救助,只要小姐愿意送我到临河县城,本人必有厚报。”

    王丰看着逐渐拉开的马车门帘,一脸喜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