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破空,七八道强横的元力波动陡然在附近爆发。

    “贼子,快住手!”

    几声接连响起的暴喝声,裹挟着愤怒而导致的强大的元力,只差一点点就掀翻了这里的四轮马车。

    可即使没有翻车,但里面的江秀仍旧是被震的七荤八素,本人的心中更是惊骇无比。

    聪明如她,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些人出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王丰!!”

    心中既有惊骇,又有后悔,最多的还是怨恨自己的短视。

    “如果没有动贪念的话,那么......”一幕幕画面在江秀的脸上浮现,一幅幅郎情妾意的画面,琴瑟和鸣的温馨......可是现在全都远去。

    噗嗤!

    坚固的马车怎么可能在一群地元境天元境的手下坚持住,只是短暂的迟滞一秒钟,马车便四分五裂。

    而王丰看见来人的时候心中已经安定下来,所以他转头看着一脸惊慌无助的江秀,那幅秀美的脸上只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如果没见过这个女人一开始的表演,说不得王丰还相信这个女人是无辜的,可是现在,却只有深深的寒意。

    “丰弟,我......我......我也是情非得已......”看到王丰的表情,江秀就顿感不妙,顿时靠近一点,白皙的大腿划过地上,蹭掉了一点遗物,“不经意”间的露出了一点春色,可是随即被惊慌的拉扯上,但是残破的衣物怎么可能遮蔽住她的风姿!?

    这幅姿态,若是正常的男人见了,自然会有点心动,可是她这幅模样却是做给瞎子看了,王丰根本懒得看他一眼。

    “王丰师侄,这人怎么处理!!?”一位天元境的内门长老面带怒色的指着江秀,强横的元力和隐隐与天地契合的气息让江秀心中的苦涩又增添了几分。

    这可是天元境啊,她家的老祖宗也就是这个水准,足够支撑一个家族数百年根基的存在居然对王丰如此恭敬,她觉得自己真实瞎了眼了,好好的一份机缘摆在自己面前,她却没有好好把握。

    “给我一次机会吧!看在姐姐救你的份上。”

    江秀的眼泪就顺着眼眶不要钱一样的滑下来。

    王丰刚准备说话,但是却有另一个声音传来。

    “这女人说的不错,我们云灵宗没有知恩不报的人,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至少她救下了丰哥。”王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龙行虎步的走过来,然后轻佻的看了一眼江秀,淡淡道:“送些财务给她背后的家族,然后将她带走,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说完,王灿也不理会这个女人,只是理解的看了一眼王丰,他知道王丰心软,不可能对这个女人下手的,自然乐得做这个好人兼恶人。

    况且,江秀长得确实不错。

    ......

    秦家的事情不是什么隐秘,在天狗宗的有意推动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临河县,甚至有向四周扩散的趋势。

    这次的事情让云灵宗损失惨重,不但有两位天元境的高手,还有七八位地元境和人元境的武者陨落,那些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这样的损失大大打击了云灵宗在临河县的威望,有不少原本投靠王灿的家族都开始人心浮动,甚至有人叫嚣着举家搬迁到对面的郡县。

    而云灵宗的山门内部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欺人太甚!”吴桐恨恨的在桌上猛的一拍,紫黑色的铁木制成的桌子在一声悲鸣之后,轰然倒塌。

    “师尊,这天狗宗简直欺人太甚,居然连云飞扬那人都派过去,他可是天狗宗的嫡传大弟子,将来的宗主继承人,一身修为更是臻至天元境巅峰,甚至一只脚迈入化灵的门槛,这样的人居然去欺负那些小辈,简直......简直......诶!!”

    看着吴桐因为愤怒满脸潮红的姿态,云灵宗宗主自然知道他是为什么生气,无非就是王丰被那云飞扬击伤的事情。

    临河县传来的消息上可是说了王丰的伤势严重的很,五脏六腑都受到不小的震荡,就算是有王灿这个炼丹师的丹药相助,没有半年的时间也别想彻底恢复过来。

    “师尊,我想亲自去临河县,也让那云飞扬尝一尝以大欺小的滋味。”吴桐双目之中猛的爆发一道仇恨的目光。

    而云灵宗宗主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他有自己的考量,尤其是在是否暴露吴桐修为这件事情上。

    原本他是将吴桐作为隐藏力量来给天狗宗一个出其不意的,那么最大的作用自然是在双方战斗正酣的时候。

    不过看到吴桐现在的模样,似乎根本克制不住自己。

    可转念一想,现在天狗宗如此不要姿态的动手,岂不是事情已经到了真正关键的时候!?而云飞扬也是天狗宗的大弟子,用一个可有可无的秘密换他的命,还是很划算的。

    所以便开口道:“天狗宗确实做的有些过了,的确该给他们一点教训,也让那些心怀鬼胎的家族看一看我云灵宗的威势,免得心里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师尊,您的意思是......?”

    “想动手就动手吧,那王丰好歹也是你的师弟,你报仇心切,我又怎么会阻止!”

    “多谢师尊!”吴桐抱拳,面上一松。

    “去吧,务必击杀那云飞扬,让所有人瞧一瞧我云灵宗的底蕴!”随着最后一个字符落下,瞬间一道冲天的气势勃发,天地元气都随之震动。

    ......

    临河县城,王灿此刻笑的合不拢嘴,他看着手上云灵宗传来的消息,喃喃自语:“果然,王丰受伤的消息一旦被吴桐知道,气运牵扯之下,吴桐怎么可能忍住这口气!?现在他亲自前来,那云飞扬纵然是天元境巅峰,号称一只脚迈入化灵,可一只脚能比得上两只脚的嘛?到最后恐怕难免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王灿的脸上笑意越加浓厚。

    连自己的大弟子都死了,那天狗宗还有心思关注他这样一个小人物嘛,恐怕所有的心思都会放在云灵宗新出世的化灵武者,吴桐的身上。

    “果然,转移注意的第一原则就是搞出一个更大的新闻。”

    合上手上的信封,王灿穿上衣服,从昏迷不醒的江秀身上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