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下云飞扬。”

    吴桐冷眼扫视四周的云灵宗长老,张开嘴淡淡的说道,他是化灵境的武者,又是有猎鹰相助,来到临河县仅仅有了半天的时间。

    他到了这里自然想要报复云飞扬,所以才召集诸多长老前来商议具体的事情。

    听了吴桐的话,这些人虽然赞同吴桐的观点,但也认为想要留下云飞扬太难了。

    “吴桐师侄,虽然你实力了得,可是云飞扬也不差,想要留下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位长老叹了口气说道。

    “没错,这里除了师侄你之外,我们都是天元境初期和中期,连一位天元境后期的都没有,而那天狗宗来的人也不差,甚至比我们还要更厉害。

    如果贸然出手,恐怕不但达不到目的,就连我们本身都会损失惨重,我看还是等宗门的援兵到来再说。”

    虽然这些长老说的很有道理,但他们的一切都是基于吴桐的实力和云飞扬差不多的基础上,可是......

    王灿心中一笑,随即开口道:“诸位长老,我倒是赞同吴桐师兄的建议。”

    “嗯!?”几道眼神瞬间聚焦在王灿的身上,不过后者早有准备,开口道:

    “吴桐师兄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他来的目的就是留下云飞扬,我相信这一点肯定是得到宗主的许可的,是吧,吴桐师兄!?”

    “不错,师尊已经同意,而且此次的援兵也只有我一人。”

    吴桐淡淡道。

    “好,既然宗主都已经开口,诸位长老难道还有什么可以疑惑的嘛?难不成是怀疑宗主的决定!?”王灿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这些长老也不敢反驳,否则就是在质疑宗主,这个罪名他们可承担不起。

    “既然诸位长老都已经赞同,那我们就不妨商议一下怎么让那云飞扬上钩......”

    ..........

    还是秦家庄园,三天的时间已经让这里恢复如初,甚至犹有过之,到处都是面带笑容的秦家子弟,还有不少投靠过来的临河县家族。

    这还仅仅是外院,在庄园的内院,更是奢侈无比,不但到处摆放着珍贵的珠宝金银,还有着数不清的各家小姐。、

    不过这些往日的大家闺秀,深宅名媛,此刻如同最普通的侍女一样卑贱的匍匐在地上,伺候这手边或老或丑,或淡然或急色的武者。

    这些人自然是天狗宗的武者。

    而那些女人自然也是各大家族进贡过来服饰他们的,尤其是云飞扬,知道云飞扬的身份之后,那些家族可是眼巴巴的想送一个女人上他的床,而且看这个热度,要是云飞扬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他们自己也不介意爬上对方的床。

    现在,坐在最主座的云飞扬正满脸笑容的看着下方的长老左拥右抱,他本人也是不落后,安然的张开嘴,享受身边粉罗轻纱的女人递过来的甜酥糕点。

    殿厅之上,有着乐师吹奏,有着舞女起舞,还有满脸英气的少女长剑点点,随着音乐的变幻逐渐的变幻,然后粉色的红尘气息弥漫,最后所有的舞女和剑舞的少女都在一双双掌中迷.离。

    对于这一切,云飞扬倒是乐见其成,他只是一只脚迈入化灵境,若是想要彻彻底底的蜕变,还不知道要多久,这些都需要机缘,不好说。

    所以他自然没有吴桐的底气,可以不管不顾的摆高冷的姿态,蔑视着这群长老,相反,他需要拉拢这些人,让这些人逐渐成为他的忠仆。

    也因此,这些不用他自己出手就能邀买人心的好事,简直巴不得多来几次。

    “好了,诸位,如果想要享受,还是带回房间吧!”云飞扬轻轻拍手,随后挥散了这些已经衣衫不整的舞女,同时也对身边的女人说道:“美人,现在我有点事,你先回去,稍后再会。”

    “是,妾身知道。”一脸媚意的两人一步三回头,双目满是不舍。

    而随着这些乐师舞女和侍女的退场,他们也变的严肃起来,毕竟他们都是饱经风霜的强大武者,什么风浪什么女人没见过,虽让刚才放浪形骸,也只不过是图一时享乐而已,他们是不会在乎这些女人的。

    等到殿厅空荡下来,外面快步的走进来两个黑衣人,进来之后,才扯下自己的面巾,然后谄媚的看着上方的云飞扬。

    “小人是临河县城的付家的管家,另一位是郑家的嫡孙,外面此次前来祝贺云公子击败云灵宗的。”付家的管家一脸娴熟,对于讨好和不要面子这种事显然做的很习惯,而相比之下,郑家的那股嫡孙倒要差了不少,只能尴尬的附和着。

    “临河县城的家族!?”云飞扬哑然失笑,而身形陡然一边,等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右手已经架在这人的脖子上,他笑着说道:“你们不是投靠了云灵宗了嘛?怎么又眼巴巴的跑过来找我!?”

    付家的管家心头震撼,可是随即就是高兴,越来越感觉自己投靠天狗宗是正确的决定,所以赶紧忙不迭的点头道:“云公子,你误会了,我们临河县的家族同枝连气,本应当相互扶持,可是奈何我等的家族就在临河县城,那王灿动手,我们也没办法,如果不想家族被灭,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你们是被逼的喽!?”

    “不错,不错,云公子,就是这样的,我们家族当中早就暗中联络起来,都对那云灵宗的做法感到不满,可是实力不如人,只能屈从,可现在云公子你出现了,我们自然要弃暗投明。”

    “好!”云飞扬将右手松开,这付家的管家只感觉脖子一松,呼吸顺畅了很多,仿佛从死亡边缘又回来了一样。

    随即他开口道:“我知道云公子您来这里一定是有大事要办,所以老祖他们估摸着想将临河县城献给你们!”

    这人说话的时候不无得色,这倒是让云飞扬微微吃惊。

    而那些天狗宗的长老也差点笑出了声,不是他们看不起这些家族,而是临河县的守军足足有两千人,加上一千的精锐郡兵,他们怎么可能“献出”临河县城,这不是逗他们玩嘛。

    似乎也知道这些人不相信,所以这人赶紧开口说道:“诸位大人,这可不是说笑,而是我等家族确实能做到,我们在哪王灿到来之前就安插了一位六重武者进入县城的守军,现在他‘恰巧’突破人元境,所以被委以重任,成为临河县城东门的守军。

    而且还不止,我们家族也有不少人被征召在里面,被裹挟战斗,只要云公子你一句话,我等家族一定不计代价制造混乱,让临河县城骚动,从而安排那人打开城门,献出临河县城。”

    付家的管家说道最后简直是笑容满面,这等事情要是做成了,那可是大大的损了云灵宗的面子,在他想来,这云飞扬是一定会做的。

    “对了,云公子,我等家族久居临河县城,特献上宝图一份,这是临河县城的布防图。”

    “郑公子,还不快点拿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