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八个天元境锁定,如果一般人恐怕吓尿了,可王灿不是一般人,他只是被吓的心中有点凸起。

    “走!!”

    王灿毫不犹豫,直接转身返回自己的府邸,可是他又不是王丰,哪里来的这样的速度。

    两位天狗宗天元境的武者就这样嬉笑的吊在他的身后,玩弄一般的说道:“嘿嘿,想逃,我倒是让你一刻钟,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不过王灿没理会这两人,只是瞥了一眼后方,似乎城门已经缓缓关上,心中顿时大定。

    毫不犹豫的开启气运勾连,一瞬之间,王灿的速度猛的提升了一个档次,这让后方的两人惊怒交加:“居然敢隐藏实力,死!”

    两人都是天元境,而且配合默契无比,齐齐出手,两道掌印同时扑向王灿的位置,气机牢牢的锁定着,看似王灿似乎无处可躲。

    可是就在这时,右边的哪一位天元境长老却猛的打了一个喷嚏,旋即气机絮乱,自己的掌力和左边那一位相碰,爆发出的威力瞬间崩碎了四周的房屋,遮天的烟尘让人看不见王灿的人影。

    等到再一次能够看清楚前面的情形的时候,却根本没有王灿的身影。

    右边那位猛的拍向一个地方,轰然一阵爆炸,脸色阴沉的仿佛滴了十斤冰水一样寒气四射:

    “该死的,我讨厌花粉!”

    “好了,一个地元境翻不起什么大浪,直接去他的老巢,他必死无疑。”云飞扬轻哼一声,虽然不满却也没说什么,毕竟花粉过敏这种巧合的事情都遇上了,也不是那位长老的责任。

    ......

    “呼呼,总算是逃回来了。”王灿散去自己周身的气运,迅速的消失在门口。

    而紧随其后的,云飞扬等人也飞快的找到了位于这处县城中央的府邸。

    “直接动手,拆了这里!”

    “尊令!”

    一群天元境的武者想要化身拆迁队那岂不是太容易,几人联手之下,府邸的大门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成了灰烬,随后,他们更是狞笑着想要上前,可就在这时候一道轻声的叹息传来:

    “你们......该死啊!”

    这声音虽然轻柔的仿佛微风拂过耳畔,可是却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谁!?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云灵宗倒是好胆色,没有别的本事,尽会这种奇奇怪怪的玩意。”

    “滚出来!”

    不但这些长老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就连云飞扬都微微皱眉,那道声音也在他的耳畔响起,这让他心中警惕无比。

    倏忽之间,一道青色的人影慢慢的“走”到天空之上,和天狗宗的七八人遥遥相对。

    “你是谁!?”云飞扬双目锁定眼前的敌人,沉声道,他在眼前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不过他也并不惊慌,作为天元境巅峰,只要对手不是化灵,他都可以安然离开,所以底气充足。

    “你是吴桐!?”云飞扬的脑海飞快的略过一个名字,和云灵宗关注他一样,他们也同样关注云灵宗的吴桐,在他的印象当中,能够在天元境给他这样危险感的也只有和他同一个档次的吴桐了。

    “我猜你也是,除了吴桐,没人能够和我媲美。”云飞扬轻哼一声,他们两人都又九成的希望化灵,缺的就是一个机缘,可是这个机缘绝对不是现在,三十几岁的化灵,三山州还真的没出现过。

    所以云飞扬脸上不但没有惊慌之色,反而更多的是喜色。

    “你居然如此托大,看来我今天倒是可以为天狗宗除掉一个大患,这是天意让我天狗宗大兴啊!”

    看着云飞扬的话,远处的王灿只是不屑,他看到云飞扬的气运,虽然不错,和吴桐这种真正的凤凰盘踞还是差了很远,根本比不上吴桐。

    “说完了!?”吴桐的眼神目无表情的看着云飞扬,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既然说完了,那你就可以死了!”

    “嗯!?”如果说吴桐的眼神只是云飞扬愠怒,那么这句轻蔑的话出口,就是让云飞扬心中怒火压抑到了一个极点。

    他失声笑了出来:“想杀我!?就凭你一个人!”

    “你我二人都是天元境巅峰,想要杀我?痴心妄想。”

    云飞扬的话也开始冷下来,冷漠的声音淡淡的传出去:“所有人动手,将这里杀的一干二净,我倒要看看这云灵宗的大弟子有什么底气在我等面前叫嚣。”

    说完,云飞扬也不管四周有什么变化,他的双目已经牢牢锁定在吴桐的身上,因为这里只有吴桐值得他重视,其他人也只不过是一群走狗之辈,不堪一击。

    ‘今天,就拿你吴桐来成就我的威名,也让三山州的那些人瞧一瞧,谁才是三山州最耀眼的人。’

    云飞扬心中冷笑,同时一步踏出,他不会看轻吴桐,可也不会太过在意。

    剑身之上元气流转,纯粹的紫色,妖冶无比。

    “吴桐,也只有你配让我动用这一招,希望你能活下来。”

    “噬元!”

    紫色的元力在某一处开始扭曲,一个似乎是黑色的野兽一样的头颅疯狂的开始吸食四周的一切,在此刻,连元气都开始便的稀薄。

    “天狗食日,吞天噬地,我又怎么可能没想到你这一招呢!”吴桐的脸上不悲不喜,看着云飞扬的眼神仍旧是看着一个死人,或许在他的眼中,云飞扬本就是一个死人。

    他缓缓的抽出长剑,没有丝毫花哨的攻击,只是最朴实的刺出,可是就是这最朴实的一击,却让所有人大惊失色。、

    他不但拨开了噬元凝聚的兽头,还剥开了云飞扬凝聚在面前的一层又一层的元力防护。

    剑尖锋锐的剑芒慢慢的刺进云飞扬的身躯。

    而这一切全都被所有人看在眼中,却诡异的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好像无法反应一样。

    很慢,却很快。

    一种矛盾。

    而作为吴桐对手的云飞扬感触更深,他明明是看着长剑刺过来的,他也明明抬手想要反抗,可是却连那个动作都没有做出来,就被刺穿的胸膛。

    “噗噗~”

    一点耀眼的红光乍现,旋即云飞扬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一样,周身之处全是红光。

    炙热的火色印着云飞扬痛苦的脸。

    仅仅一招,仅仅只用了一招,云飞扬已经落败。

    恐怖!

    “该死,你是化灵,你是化灵,我恨啊!我恨啊!”

    云飞扬的面孔开始扭曲,一声声痛快的悲鸣从他的口中吐出。

    这一瞬间,所有人才意识到,为什么云灵宗有那么大的底气安然的坐在临河县城。

    一尊化灵啊!

    足以颠覆一切的化灵武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