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逃!逃!”

    天狗宗的残余开始疯狂的向外逃窜,刚才云飞扬晋级化灵给他们的希望,也随着云飞扬的陨落而寂灭。

    “该死啊,赶紧回到宗门,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宗主!

    “云飞扬身死,这是宗门头等大事,千万不能耽搁。”一想到天狗宗宗主那张喜怒不形于色,可又偏偏古怪的脾气,这些天元境地元境的长老纷纷打了一个寒颤。

    “杀!一个不留!”王灿冷眼旁观,然后冰冷的声音传出去,那些云灵宗人现在可是知晓王灿背靠大树,所以这句话一出口,没人敢三心二意。

    当然了,吴桐本身不会亲自出手,他是化灵武者,对这些低等级的菜鸡实在是浪费,再说吴桐也丢不下这个脸面。

    也因此,仅凭着剩下的这点云灵宗长老是不可能将天狗宗的人全部留下的,饶是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仍旧被对方逃窜出去几个人。

    不过厉害的能跑,但是那些被云飞扬裹挟来的家族呢!?他们可是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啊!

    嘿嘿嘿!

    王灿的心头浮现一丝阴狠笑意,原本若是这些家族老老实实的,他也不会动手,可是现在,好死不死的被他找到由头,他当然也不会放过。

    只是想一想,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家族,那么多的珍藏,无数的底蕴,还有含苞待放的家养婢女,那都是财富啊!

    王灿身为临河县监察,自然可以在这一波抄家灭族之中,一口气吃饱。

    尤其是鲸吞这么多家族的底蕴,那更是瞬间膨胀成媲美一位顶级家族的存在,这不是家族对家族的比较,注意,这不是家族对家族的比较,而是王灿一个人的身价就能媲美一个顶级家族。

    而这顶级家族可不是王家那种家族,而是有天元境巅峰坐镇的家族。

    临河县城的混乱一直在持续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惨叫声就没有停止过,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开始绝望了,一个个都被屠刀吓破了胆子。

    “王大人,王监察,王爸爸,王爷爷,我们都是无辜的啊,我们全都是被那些天狗宗的人裹挟,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大人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这些人吧!”

    “是啊,大人,我举报,都是我们家族做的命令,我亲眼看见我们家主收了那些天狗宗的礼物,然后才和其他家族勾结的,我们这些底层的人根本就没得选择啊!”

    “我们是无辜的啊,这不管我们的事情,我们愿意投降。”

    “以后大人你的话就是命令,您让我们往东,我们绝不往西,一定唯大人马首是瞻!”

    一声声哀嚎声真是听的感人肺腑,眼泪更是不要命的往下流。

    可是迎接他们的只是王灿的冷笑。

    他可不会妇人之仁,他来临河县可不是造福一方的,然后名留青史的,所以这些人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干系!

    甚至王灿巴不得这些人全部死光光,然后只剩下一群平头百姓,这样才好,因为没有这些威望较高的家族武者裹挟,他的位子可以说是稳如泰山。

    另外,这些家族的财富没到手,放他们回去,或者他们还活着,拿这些钱倒是有点愧疚,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这些人全都挂掉,一了百了。

    这样想着,王灿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那些提着兵器的郡兵和守军,狠厉道:

    “这些人先前的模样你们忘记了嘛?难不成就因为放下屠刀,就可以赦免他们杀死你等同僚的罪责!?”

    “那大人您的意思......”

    “自然是赶尽杀绝!”王灿紧咬着牙根,眼中的精芒一闪而逝。

    “啊,混账啊,你铁石心肠。”早就被吓破胆子的家族武者此刻直接被吓昏过去了。

    不过他们最后的一句话,也只是让王灿嗤笑一声。

    铁石心肠!?

    对男人当然是铁石心肠,难不成柔肠寸断不成?真以为一群糙汉子也能见识到我的柔情!?

    “将这些人杀了,还有那些逃回去的,临河县城可是有不少高门大宅啊!”

    王灿冰冷的声音甚至让这些身经百战的郡兵都感到心寒,这一句话出口可就是几千条人命啊!

    私下里,这群郡兵甚至都开始认同王灿“屠夫”的称号。

    当然了,王灿自然不知道这些私下的称呼,可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在乎,毕竟这世界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尤其是无比广袤的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世界,一场大战,死伤成千上万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

    而此刻,那些见势不妙逃窜回来的家族也是惶惶不安,他们正在领头的付家当中抱团取暖。

    “付老前辈,您是这一次的主事人,您说说该怎么办!?”

    闻言,一双双希冀的眼睛盯着这位七老八十的老头,都等着他能给大家伙拿主意呢!

    这位付家的老前辈却只是顿了顿,然后才道:“这件事怎么能是我主事,明明是郑家献出的布防图,我们付家明明已经投靠了王监察,正在倾尽一切培养付成河,都是你们怂恿,老夫才做下的错事,这怎么能让我们付家背锅,要背锅也是郑家的责任。”

    这话一出口,顿时让所有人都感到不齿,当即郑家新上位的家主就开口了:“付家倒是一口好牙齿,张张嘴就撇清了责任,难不成我郑家就是替死鬼吗!?”

    “恕不奉陪!”郑家的上一任家主就是在刚才死的,而这位是上一任的亲弟弟,此刻正在火头上,见到付家如此不负责任的话,顿时就不能忍了。

    不过还是其他家族一大堆什么“同枝连气”、“相濡以沫”反正就是这么一类的话,才留下了这位暴脾气的郑家主。

    “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我等家族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逮到谁,咱们一个都跑不掉,还不如商议一下怎么挣脱出去。”

    这句话倒是很在理,一瞬间就让不少人安静下来,付家的那位老头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了,所以略微沉吟之后,开口道:

    “诸位,其实也不必着急,那王灿只是一个黄口小儿,虽然有化灵武者撑腰,但是他本身不过地元境,威望不足,又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我等家族全部得罪。”

    说道这里,这老头倒是有点自得:

    “这临河县没有县令可以,没有守备可以,没有监察也可以,但是唯独不能没了我等家族。”

    “没了我等家族,那就是天下大乱啊,那王灿有什么胆子可以!?”

    “嗯!?”这一席话,瞬间就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对啊,他们才是构成临河县根基的存在,没有了他们家族组织这临河县的方方面面,那这里还不乱套啊!

    这么想想顿时感觉好激动啊,那王灿是聪明人,肯定不会对他们下死手的。

    “付家前辈真是老谋深算,一句话便道出一切。”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顿时阿谀奉承的说辞不要命的扑过来,这位年过七八十的老头脸上笑的成了一朵菊花。

    连连摆手道:“过奖过奖,都是同行衬托的好!”

    可就在这时,门房之外,一个声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