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老爷,家主,家主,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穿戴者小厮衣袍的人急急忙忙的说道:

    “外面来了一群郡兵,他们快要冲进来了,我们拦都拦不住!”

    随着这句话,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记聚集在这位付家的老前辈身上,这位顿时感觉到了一丝羞怒,刚才才说出去的豪言,转眼之间就被打脸,心情能好才怪,顿时怒道:

    “你这个废物,慌慌张张的,不就是一小队郡兵,让他们进来就是,难不成我付家怕了他们不成!”

    “清者自清!我相信那王灿也不是糊涂的人!”

    这老头虽然说话的时候威风八面,可是眼底还是不可抑制的流出了一丝惶恐,同时还有一丝狠厉。

    他低垂的眼帘慢慢的拂过这里的每一个人,这些都是临河县城的中流砥柱,一家之主。

    但是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有可能是他的背锅侠。

    他嘴角讥讽的翘起一个弧度。

    整个临河县城都被天狗宗入侵,甚至连县城都差一点改旗易帜,郡兵和县城守军死伤无数,而那云灵宗的弟子门徒更是在秦家庄园和临河县城损失惨重,这一切的一切是谁的责任!?

    既然他付家想要摘出去,那么自然要有人过来接过他们家手中的黑锅,然后好好的背在后面。

    ‘嘿嘿,真是一群没脑子,也不想一想,那王灿是一般人嘛!?还真以为他不敢杀人?虽然他需要仰仗我等家族,可是这临河县的家族未免太多了,还是少一些为好。’

    付家的老前辈心思百转,顿时就意识到这是他付家崛起的机会。因为临河县最强的三大家族必死无疑,再除掉诸如郑家这一类的家族,那他付家岂不是就在临河县称王称霸了嘛。

    “快快请外面的郡兵过来,老夫要和他好好说到说到!”

    心中所想,自然不可能说出口,付家的老前辈正在摆谱的阶段,安然的坐在座位上轻轻的抿着手上的香茗,然后一脸威严的等着郡兵来“参拜”。

    果然,不多时,一声声嘈杂的声音传来,一位满脸威严的人元境武者穿着铠甲,在几位云灵宗武者的陪同下,快步的走进殿厅,然后冷冷的扫视一眼。

    旋即指着坐在显眼位置的付家老前辈,冷冷道:“这个老家伙位置那么好,一定身份不凡,带走,压下去,掏出根底,直接处死,其他人也全部带走。”

    这位人元境武者有云灵宗高手护持,根本不惧这些人的反击。

    而随着他这一句话,一群如狼似虎的郡兵便要上去那人,而那些家族的大佬自然也不是绵阳,纷纷反击。

    “你们怎么敢,我等都是临河县有头有脸的人,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们,信不信我找你们监察控告你们。”付家的老前辈一脸怒视,可惜却是色荏内茬,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完全不带审问的就开始杀人?

    有没有套路啊!?

    怎么不给个投诚的机会啊!

    “有头有脸!?”这位人元境的武者狞然一笑,心中畅快无比,旋即厉声道:“你有头有脸!?我马上就让你没头没脸!”

    “上,给我拿下这些东西,然后全都拖出去杀了,砍头的那种。”

    一句话,瞬间让殿厅之内,一片死色,顿时气氛诡异起来。

    “好个黄口小儿,欺负我等老弱,大家拼了”

    “拼了,我等家族矗立临河县多年,岂是一个王灿能拿下的!”

    “大家冲啊!”

    虽然这些家族武者最后都是拼死反抗,可是在云灵宗的含怒出手的情况下,不过是三两下就被干趴下了,然后便是喜闻乐见的抄家阶段,这也是王灿最喜欢的阶段。

    ......

    等到夜幕降临,王灿的府邸之内已经热闹非凡,他本人的面前更是被摆满了满满当当的东西。

    无数闪烁着珠光宝色的财富堆积在这里。

    在这里,金银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元石都是最低档次的东西,那些一品二品的灵花灵草更是不要钱一样的摆在这里。

    这些可都是一个家族无数年的积累啊!

    “王监察,你这次可是发财了,这些东西我看着都眼馋,你看看,这雕花的灵玉,这密封的四品灵草。连天元果这种东西居然都有六七株珍藏,真是羡慕死我了!”

    “哈哈,吴长老,你若是喜欢,这天元果你也可以拿啊,这东西虽然珍贵可对我来说只是鸡肋,你想要,便送你几株。”王灿自然不会在这上面和这吴长老不痛快,转手拿出两株递过去。

    而后者则是意动连连,最后还是屈服在财富之下,笑呵呵的收下:

    “那王小兄弟,这我可就不客气了,实不相瞒,真不是我要横刀夺爱,实在是家中有个不成器的孙子。”吴长老小心翼翼的收下这两株天元果,旋即感激道:“以后小兄弟若是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老哥我在云灵宗还是有两三分面子的。”

    “好说好说。”两人嬉笑一回,这吴长老便转身离去。

    而王灿则是转身继续盯着自己搜刮来的财富,这些东西他自然不可能全部独吞,那些郡兵,守军,云灵宗的人全都有份,尤其是那些战死的,王灿更是不会亏待他们的家人。

    毕竟他这个人还是有原则的,那就是绝对不会亏待为自己拼命的人。

    “这倒是有趣,七窍玲珑玉,怎么是一个美人的形状,难不成是哪个家伙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不成?”

    王灿看着眼前的玉人,面色微微诧异,旋即看着这七窍所在,和其中的弯弯绕绕,然后比划了一下粗细,顿时就面色怪异起来,旋即拿出一块元石放置在这玉人的口上,然后一层层水雾朦胧,清脆的玉鸣婉转响起。

    咦!有趣!王灿顿时来了兴趣,心中默默的感叹“城会玩。”

    “这就是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版本的娃娃啊,还是玉雕的。”此刻王灿触摸这玉质的时候仿佛在摸一个人的肌肤,柔滑无比,而且玉雕的身上,一层层绯色流转,奇妙无比。

    “你倒是会享受!”出乎意料的一个声音陡然让王灿心头一凸,转头看去,原来是吴桐。

    “咳咳,吴师兄,这......这......”

    “好了,不必解释,我明白。”吴桐倒是“理解”,然后道:“这个不说,你刚才做的不错,那些长老承你的情,倒是让我占了便宜。”

    王灿自然知道吴桐话中的意思,那些长老收了他的东西,不就等于默认了投靠吴桐一方,这对吴桐的利益可是实打实的,为他将来当上宗主提前做了准备。

    不过他可不能说出来邀功。

    “对了,这玉人倒是不错,里面有一颗天元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