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少女的身影再也看不见的时候,这个声音才逐渐开口。

    “想不到小小一个万家,居然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就是不知道那位万家的老祖要是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王灿慵懒的看了一眼远处,刚才离开的少女叫万莺歌,是他在这里一个多星期的调剂品。

    论起身份,应该是那位重伤离开的万家老祖万梓良的一个小辈,不过关系太远了,基本上扯不上什么辈分了。

    而被王灿替代之前,这位万家老祖是一直“闭关”的,当然,这闭关是对外人来说的,事实上他是改头换面为云灵宗去收集情报的,算是云灵宗在河东县这个鼓山郡大县一个比较重要的力量,上一次因为意外出事,被云灵宗接走,这才让王灿鸠占鹊巢。

    可是他一来就知道他这老祖并不好当啊!

    原本以为来这里,那是虎躯一震,无数的小辈争先恐后的上前谄媚,献上奴仆美婢。

    可是现实给了王灿一个当头棒喝,“他”一年多没出现,整个万家早就不记得这位最高武力了,尤其是在另一位万家的人晋级地元境之后,更是火急火热的想要宣示自己的主权。

    可一山不容二虎,万家小,只能容下一个地元境,既然有一个新的,那么这个老的要是不乖乖听话,让出资源,那么可只能“被死亡”了。

    王灿就是在这种关头来的,所以他刚一来的时候,就是面对的万莺歌,一脸俏丽无双的面容,捧着他“睡着”的身体,娇滴滴的说道:

    “老祖,起来喝药了!”

    这个话一出口,瞬间把王灿吓的魂飞魄散,觉也不睡了,药也不喝了,整个人生龙活虎的模样,更是怒视着万莺歌。

    直接将后者吓个半死。

    不过还好的是王灿极高的“情商”留下了万莺歌,将这位转化成自己人,也是他的代言人。

    而这处庄园则是他的私产,也是万家一个极其重要的据点,他的现状和“寿辰”就是这万莺歌一手操办的。

    从这方面也能看出这女人实力不凡,而且有绝对的野心,否则怎么可能和王灿这个“老货”你侬我侬!?

    “都是心机啊!”

    王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听着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心里慢慢的冷静下来,随后叫了两个丫鬟给自己穿衣打扮,整理一下容貌。

    当然了,这个打扮是正紧打扮,就是理一理衣服。

    ......

    “老祖到了,老祖到了!”

    “恭贺老祖八十寿辰。”

    “祝贺老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青春永驻,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老祖八十高寿,依旧雄风犹存,后辈万兽,特地献上四名美婢,恭贺老祖寿辰,祝贺老祖永享仙福。”

    王灿呵呵一笑,上一个永享仙福的,死的可惨了,他可不想成下一个。

    不过他面上却不会有什么变化,他牵着万莺歌的手,走在后面,任由万莺歌拉着,和四周完全不熟悉的“熟人”一个个打着招呼,当然,这些人王灿在资料当中也看见过。

    王灿的面具虽然薄,可仍旧隔着一层,所以看起来脸色苍白,尤其是一路上被万莺歌牵着,更加坚定了某些人的想法,其中一个坐在上首的几人微微交换了一下颜色,旋即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突然,其中一个人大笑一声,站了出来,挡在了万莺歌的前面,可目光却牢牢锁定在王灿的身上,带着审视的目光。

    他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旋即轻笑一声道:

    “万老哥,今天是你八十大寿,做弟弟的我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而且娇花美眷永享不尽!”

    对着突然跳出来的人,王灿只是撇撇嘴,这人叫万梓文,是和万梓良同一辈的人,也是万家刚刚突破地元境的那人,不过这人比万梓良要年轻不少,现在才五十几岁,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正是发光发热的黄金时期。

    而万梓良却是到了晚期,虽然领先一步,但是却牢牢的被束缚在地元境初期,不得寸进。

    所以,这其中的弯道,王灿自然是一个转弯就漂移过去。

    只见他笑呵呵的道:“我倒是也想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可是就怕某些人不想我这样啊,甚至他还巴不得我早登极乐呢!”

    “呵呵!”万梓文被王灿一眼揭破,心中恼怒,可是他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暴露一切,否则,被人瞧见了,还不知道怎么诋毁他的人品,而一个人品不行的人,如何能领导万家继续前行!?

    所以,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可也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叫高层智慧!

    “万老哥说哪里的话,你是我万家的顶梁柱,正是因为万老哥你的存在,我万家才能坚持到今日。”万梓文一脸钦佩,旋即继续道:“老哥你是不知道,你闭关的一年多,我万家是面对了多少人的挑衅,甚至有好几次都差点遇到灭族的危机,也得亏我在压力之下晋级地元境,才勉力维持了现状。”

    说道这里,这人顿时唏嘘不已,而周围也有不少人纷纷附和,“是啊”、“对啊”的说个不停。

    这些话,听得王灿冷笑连连。

    “对了,万老哥,你这一年闭关如何,弟弟我可是关心的很。”万梓文一脸探寻,“要不是莺歌前段时间说你无碍,我还以为老哥遭遇什么意外呢,那样我万家可是痛失以栋梁啊!”

    不过到了,这里这人话锋却突然一转,转而有点咄咄逼人。

    “万老哥,你这身体大了,也过了八十寿辰,所以我和家主合计了一下,想让您安稳点,打算让你享享清福,将家族的供奉交给您管理!您看如何?”

    “供奉!?”王灿哑然失笑,万家是有一些供奉,可这些人平时可不在万家,他管个屁啊!

    这万梓文和那位万家的家主明显就是想让他成为一个活菩萨,就受着供奉,却屁事都管不了!?

    所以王灿怎么能忍受!

    他来万家是作威作福的,是来当老祖的,可不是来当泥菩萨的。

    “你们倒是好算计,莫不是认为我万梓良老了,不中用了,想让我滚下台,给你万梓文上位?”

    冰冷的话不含任何感情的吐出,瞬间让原本喜庆的寿宴便的冷清下来。

    所有人看着台上面对面的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