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地板在一瞬间裂开一个大洞,只见万梓文一脸痛改前非的模样,跪在地上,额头猛的触地,一丝丝血痕顺着额头泣出来,显然,这一撞是无比用力的。

    “万老哥,弟弟知错了,弟弟不该先前心怀鬼胎想要谋夺印信。”

    没有丝毫停顿,连动作带话几乎是一气呵成,似乎是早就打好了腹稿,只见万梓文口若悬河:

    “弟弟被利益遮蔽了双眼,就想着拿到印信,然后用家族资源修炼,可是却忘了哥哥为家族做了那么多的贡献,我该死,我罪该万死,只是希望哥哥在我死后,能够善待我那可怜的妻儿。”

    王灿:“......”

    脸上笑呵呵,心里mmp。

    说好的实力出手,说好的大展神威,怎么就和平解决了!?

    不过既然人家都这么认错了,王灿也不好揪着不放,随口轻叹一声道:“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家族,那么今天这事便放下,我八十寿辰,也不想弄出人命,这不喜庆。”

    “多谢哥哥!”万梓文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看的王灿忍不住为他的表演点了一个赞。

    不过在场却有人不开心了,那就是先前说话的那几个墙头草,这万梓文没倒霉,那他们就要倒霉了啊?他们不过是家族的管事,实力马马虎虎的六重修为,根本上不了台面。

    刚才只以为万梓良要大获全胜,才主动投靠的,可是现在万梓文认怂了,那他们呢?

    “万梓良”会庇护他们?

    肯定不会的!

    可万梓文却会记恨他们,一个地元境高手,还是万家唯二的地元境的记恨,那......呵呵!

    可是他们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就是嘴都被王灿抽肿的万家家主,他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场上兄恭弟谦的场景,心中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跑过去,掀起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这两人和好了,他们没损失,那他呢?

    他的家主位置好像没了?

    而且好像就是他的家主位置没了,其他的什么都没变?

    什么鬼?

    怎么你们神仙打架,我倒霉啊!?

    不过任凭着他怎么思索,场面之上已经维持了基本的平和。

    这个时候,王灿已经基本从万梓文突然跪地认错这种意外当中缓过来,他缓缓的看着四周,随后道:“虽然梓文已经痛改前非,可是我先前说的可没变,这万家的家主还是要换一换的。”

    “老......猪(zu)。”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万家的家主瞬间急了,想要表表忠心抢救一下自己在王灿心中的地位。

    可是后者就当做没看见,而其他的人也选择性的忽视他,眼热的看着王灿,等着他选出新的家主。

    而万莺歌也是一脸火热,同时娇躯不断的靠着王灿,挤压着王灿的手臂,虽然面上陀红,可是眼中却闪烁着野性的光芒,她可是记得王灿对她说过的话。

    家主啊!

    想想都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在战栗。

    一阵酥软,万莺歌毫无力气的倒在王灿的怀中。

    “哈哈,你们都不要猜了,这家主我已经答应莺歌了。”

    “莺歌?”有人疑惑:“是谁?”

    可唯有万莺歌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激动的脸色通红,甚至连声音都快吐不出来,偶尔挤出来的也如同猫叫一样。

    “不用猜了,这人就是我怀中这丫头。”王灿“慈爱”的摩挲着万莺歌柔软的头发,满脸享受的模样,而后者毫不拒接,反而很乐意的在配合着王灿,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娇呼。

    而其他人沉默了,纷纷看向万梓文。

    可是后者却是笑呵呵的,一脸我没意见的模样。

    良久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祖,可我万家没有女人做家主的先例,更何况这万莺歌何德何能能够做我万家的家主?”

    “嗯!?”王灿冷冷的斜视,旋即冰冷道:“就凭我说的!难道有人不服?”

    下方一群人纷纷低头,可是那种不屑的神情却表露出来。

    “哼,你们这群东西,我闭关的时候只知道争权夺利,置家族的利益于不顾,可是莺歌这丫头却在照顾我,就凭这个,她就比你们更适合这家主。”

    王灿轻轻一甩衣袖,然后坐在首位,拉着万莺歌不住哆嗦的手,又重复了一遍:“现在还有谁有意见!?”

    沉默了一阵,还是有人屈服了,点点头,表示认可了万莺歌的地位,而有了一个带头的,下面那些软脚虾自然不会在坚持自己的意见,纷纷随大流。

    这些自然看在王灿的眼中,不过他不在乎,反正他答应万莺歌的事情做到了,至于能不能坐稳家主的位置,那就看她个人能力了。

    不过王灿相信万莺歌也不是那种平庸之辈,对于这样优秀的女人,王灿还是很想深入交流一下的,可惜他“年轻的身体”与面容不相配,若是脱光光,那分分钟暴露。

    “可惜了!”

    王灿的眼神被万莺歌看在眼中,倒是好一阵疑惑,还以为王灿在想着怎样做羞羞的事情呢!心中一阵恶寒,可却仍旧笑吟吟的和王灿的“老脸”面贴面。

    而随着大家族常规的争权夺利的戏码落幕,接下来的议程自然也让是王灿的寿辰。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好表演的时候,陡然之间,门轰的一声炸开,一群黑衣人冷着脸走进来。

    “万家老祖倒是好威势,一年多不出现,一出现,这万家就被训的服服帖帖。”

    这领头的黑衣人一身修为也是地元境,而且有一种冰冷的气息,那种事杀人杀出来的。

    “天狗宗的黑衣卫队!”当即有人认出了这些人的来历,天狗宗的黑衣卫队是宗门内部的组织,每一个都是实力强大,专门执行那种杀人的任务,在天狗宗直辖的两郡之内更是威名赫赫。

    在王灿打量眼前这人的时候,这位黑衣卫队的领头人也看着王灿,心中盘算着。

    ‘前段时间河东县出事,是地元境动的手,这河东县四处已经搜遍,只剩下这不明生死的万家老祖,如果是他,必然身受重伤!’

    心中一转,当即右手成鹰爪状,迅疾如雷,抓向王灿,同时元力涌动,眼神当中狠厉无比,显然已经是下了杀手。

    “嘶嘶!”

    顿时有人紧张起来,惊骇的看着场上的变故。

    “这位大人这是何意!?”王灿面色一冷,旋即左手成拳,和鹰爪对在一起,一身元力涌动,和眼前的人对拼起来,也在这时,身后的衣袍猎猎生风,地元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展露无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