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险。”这个时候一直在一边旁观的万梓文暗暗吃惊,同时无比庆幸自己的决定,没有选择和王灿硬钢,否则这地元境初期巅峰的修为那是稳稳的吊打他。

    ‘老狐狸!’想到原本王灿手臂的抖动,万梓文就忍不住心中的怒气,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王灿。

    而除了万梓文还有另外一个人吃惊,那人就是和王灿对垒的黑衣卫队的领队,他也暗暗吃惊“万梓良”的实力。

    原本在他看来,“万梓良”顶多就是在地元境初期晃荡,可是谁想到一年多没消息真的成为地元境初期巅峰。

    ‘看来这老东西是真的闭关。’

    虽然隐隐有些失落,可是他也送开手,随后抱拳道:

    “哈哈,万家老祖,这可是误会一场,鄙人奉了宗门的命令巡查境内各位的实力,所以出手试探了一下,绝对没有什么不善的心思,如有得罪,还望海涵。”

    这人早有准备的说辞,所以说完之后,立刻拍拍手,随后便有两人上前,奉上一盒玉盘。

    “听闻万家老祖八十寿辰,我们黑衣卫队也特意准备了一点礼物,当然了,简陋是简陋一点,和其他人的是不能比!”

    说完,掀开盖在上面的红布,一枚硕大的明珠摆放在上方。

    “这是东海月明珠,拳头大小,最起码值几百元石吧!!”

    嘶嘶~

    下方的一群人第一眼就看直了,那些真以为黑衣卫队穷的人也真傻.比,瞪大一双眼睛看着这东海月明珠,里面玉壶流转,隐隐有缥缈的海声,而且随着殿厅之内的灯光变幻,这颗明珠也随着展现不同的朦胧情景,神妙无比。

    仅仅是这一个东西就快抵得上其他人加起来的礼物价值了。

    联想到这人先前说的话,所有人的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

    可唯有王灿只是微微一看就不再在意,这明珠他也有不少,毕竟便宜嘛,所以见多了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况且区区几百元石的享乐物他还真不放在眼力。

    这幅随即的模样被那位黑衣卫队的领队看在眼中,瞬间对“万梓良”的重视又拔高了几度。

    “这位大人能够来参加我的寿辰,我自是高兴无比,这礼物就不必了,还是拿回去吧,免得最后我拿不起回礼。”

    王灿不阴不阳的说道,他可不相信这黑衣卫队的人就是来玩的,肯定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虽然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好事,所以趁早打发了为妙。

    听了王灿的话,那人却并不生气,只是洒然一笑,只是眼神当中隐晦的有一些不屑。

    “哈哈,万老祖不必着急,这事情还没说,就武断的拒绝未免有些太急了。”这黑衣卫队的领队向前一步,顿时气势放出,狠狠的震慑了一下四周的人,然后才颇带得色的看着王灿,说道:

    “这明珠可是我们送的礼物,要是退回来岂不是很没面子,况且,接下来的任务,也不是你们万家想拒绝就拒绝的。”

    说道这里,这人嘴角上翘,同时冷声道:“万家听令,所有四重武者以上的人全部集结,听候宗门调遣,如有不服,格杀勿论!!!”

    “嗯!”

    “啊!?”

    “这!”

    一丝丝抽冷气的声音顿时响起,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冷笑连连的黑衣人,心中惶惶不安,不知道这突然到来的命令是什么意思?

    只有王灿感觉很滑稽,而且这话很熟悉的样子,仔细想了想才发现这玩意就是他在临河县耍的那一套,只不过当时他是发令的那人,现在他是听令的那人,真是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

    “这位大人,您这话的意思是代表天狗宗的意思?”王灿明知故问。

    而对方则是利索的点点头:“没错,宗门下令,两郡之内的家族全部都是这样,四重以上的武者全部集合,元力境的武者则是被差遣到各地镇守,听候下一阶段的命令。”

    说完,这人盯着王灿,笑道:“万家主,接令吧!”

    万家的其他人自然没有什么选择权,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王灿的身上,等着他下令。

    这种时候,王灿自然知道该怎么做,除了接受,别无选择,否则对方的抄家灭族恐怕随后就要来了。

    这套路,他熟!

    所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万莺歌,轻笑道:“莺歌,你是家主,来说一下我万家的情况。”

    万莺歌沉默一会,似乎是在盘算,随后道:“回禀老祖,我万家在河东县有一千三百人,其中四重以上的武者有四百多人,元力境的武者只有七人,其中两人是供奉,行踪不定,其余五人,除了老祖您和万长老是地元境修为,其他都是人元境修为,现在已经全部在河东县之内,随时听候调遣。”

    “嗯,不错!”王灿点点头,随后道:“你说的这些就是我万家在明面上的力量,暗中还有两百死士,全都是四重以上修为,这点你不知道也正常,可这位大人恐怕就很清楚了吧!”

    “呵呵!”回答王灿只是一个皮笑肉不笑的抽搐。

    “既然万家已经是自己人,那鄙人告辞,随后会有人来通知万家的具体的事宜。”

    抱拳一下,随后这些人匆匆离去,留下一个冷下来的殿厅。

    “哈哈,都别愣着啊,不就是天狗宗的命令吗,这么多年也有过几次,谈不上什么大事。”

    王灿哈哈一笑,难得过一次寿辰,还是八十大寿,怎么能就这样尴尬的度过,所以一手揽过万莺歌,和新任家主亲热一下,活跃气氛,同时招呼下面的这些人吃吃喝喝。

    很快的,三言两语之间,殿厅之间的气氛就活络起来,只是这其中大多数人都是隐藏着别样的心思,一个个心绪不宁的模样。

    就连王灿本人都微微有点心不在焉。

    ‘这命令倒是来的奇怪,难不成是两边已经决定开战了?亦或是......’

    王灿陡然想到一种可能,这让他兴奋无比,如果是真的那可就走大运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