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凤梧州的人!”封元武狠狠的咒骂一声,旋即恶狠狠的盯着来人,他是三山州的知州不假,身份尊贵不假!可是他的敌人同样很多,云灵宗算一个,但是不算主要的,他最主要的敌人就是隔壁州府的知州,和他同样背景的人。

    “刘道远,没想到你居然也敢出现,难不成还想动手不成!”

    封元武的一声暴喝,随着元力流传很远,而远处同样传来一声轻笑。

    “封元武,你又算什么东西,你我二人虽然都是从圣都过来,但是你是二皇子的人,而我是三皇子的人,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不敢动手!!”

    飘忽而至的是一个中年人,他就这样虚步而立,显得人畜无害,但是却是货真价实的化灵五重高手,而且单凭气息判断,甚至比封元武更强。

    不过刘道远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也不会自信道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挡住对方,所以随在他身后的还有六位化灵武者,这是他从凤梧州带来的亲信,都是他这些年收买和培养的。

    这一次就是专门过来救援云灵宗的。

    面对刘道远的话,封元武心中暗骂一声,现在随着刘道远的过来,局势已经陡然翻转过来。

    就连天狗宗的宗主也知道,今天想要拿下云灵宗几乎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可是他却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苦心多年的筹谋成了一场空!

    所以当即道:

    “刘知州,这是我三山州的内务,你这插手恐怕是坏了规矩!不妨咱么各退一步,云灵宗给你的,我们天狗宗同样给你一份,今天的事情您就当没看见如何?”

    面对天狗宗宗主的话,刘道远和云灵宗宗主却是同时嘲弄的看了他一眼,牵着轻笑一声道:“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更何况我接到的是三皇子的命令,难不成你一句内务和一点垃圾就能让我收手!”

    “三皇子!”

    天狗宗的宗主瞳孔猛的一缩,他们这些在边远地方称王称霸的土皇帝虽然明面上瞧不起圣朝,甚至可以随意打杀那些小官小吏,可是真的面对这种身份贵不可言的人却只能俯首称臣。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云灵宗宗主,内心痛恨无比,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云灵宗居然能勾搭上圣朝三皇子这样身份的人物。

    “走!”

    狠狠的放下一句话,天狗宗的宗主便准备离开,但是面对他的却是几个身影。

    “想走?迟了!”

    “全都留下吧!”

    两道笑声放肆的传来,同时刘道远牢牢的锁定封元武,大声道:“封元武,你的对手是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化灵的大战激烈无比,天空之上四散的元力仿佛绚烂的烟花,一处接着一处的爆炸,就连王灿躲藏在自己的地窖当中都听得一清二楚。

    “王灿,我们不会有事吧!”姜若水早就心神恍惚,她的一身修为全都是嗑药来的,根本没有见识过什么世面,此刻,面对这种场面,顿时如同天塌了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而王灿虽然也有点焦急,但是却并不是特别担心,随口安慰道:

    “别怕,我们在地底十几米深得地方,那些人无论怎么战斗都不可能危及到我们,你就......”

    “轰!”一声巨响,顿时尘土四起,王灿一脸目瞪狗呆的看着眼前被崩塌的半边山峰,再抬头看了看上方,无比的蛋疼。

    刚吹的牛,就被打脸了。

    ‘他看到我了!’王灿的眼神和这人猛的一对视,顿时心中一凸,而随后这人说的话,更是让他心中一紧。

    “该死,你是王灿,真是天送的的机会!咳咳......噗嗤!”

    这人赫然是当初在河东县追踪吴枫赶到现场的四位化灵之一,此刻他身受重伤,被人从天上击落下来,内部的五脏六腑几乎受到了不可扭转的创伤,但是他自信击杀一个地元境亦或是天元境初期的蝼蚁还是易如反掌的。

    而他转头看着王灿的时候自然也看到了王灿眼中的一抹喜色,顿时不屑道:

    “小东西,难不成你以为我重伤就能击败我?真是笑话,老夫一身化灵境的修为岂是你能够轻视的。”说道这里,顿时猛的一出手,一直干瘦的手直直的探向王灿。

    这位天狗宗的化灵自负这一招虽然不如他全盛时的十之一二,但是击杀眼前的人绝对绰绰有余,可是他眼角的喜色还没有持续多久,便张大了嘴巴,久久说不出话。

    “该死,这都能遇到!”眼前赫然是一个掉落下来的尸体,而看这尸体的模样,还是他的同门,一个和他相视多年的挚友。

    而在刚才,好巧不巧的被人打落,好巧不巧的落在他和王灿中间,好巧不巧的接下了他调动余力出手的那一招,堪堪做了王灿的替死鬼。

    “这......”

    这位天狗宗化灵似乎还能从眼前的“好友”眼中看到一脸迷茫的神色,他原本还能抢救一下的,可是这一招顿时让他生机全无,只能以一个空洞的眼神在临死之前印下了杀死自己的这人的模样。

    “该死,你这东西,居然杀害我宗门栋梁,受死!”

    伤害同门的罪责他担不起,那么看见这一幕的人都得死,顿时不顾五脏六腑的重创,调动元气,含怒一击,想要将眼前的狗男女都击杀。

    但是......可能吗?

    此刻王灿早就开启了气运勾连,因为对一个化灵,怎么高估都不算过,即使重创,也不是他一个天元境都没到的武者能够杀人夺宝,大发死人财的。

    这种东西可以出现在那些天意垂青的人身上,而他王灿......不是!

    天元珠握在手上,全力运转,一瞬间,王灿再一次将自己武装到伪天元境的修为,手中的长棍挥舞,游龙棍法使出,和眼前的化灵武者缠斗在一起。

    “该死!”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久久不能拿下眼前的对手,这位化灵已经有点出奇的愤怒,甚至连理智都在某种层面的影响下控制不住。

    “死来!”

    顿时,他整个人如同猛虎下山,猛的向着王灿扑过去。

    而后者却是心有感应,一只手探出,仿佛毫无章法的一棍。

    这让对面的人顿时一喜,手中更加用了几分力气。

    “你......必死无......呃.......嘶~”

    一句话还没说完,顿时感觉左边的肋骨猛的一抽动,只感觉那里的伤口如同火烧的一样疼痛,很显然是原本战斗的伤口在他的压榨下变得不堪重负,崩裂开来,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的动作猛的一滞,而这......几乎是致命的!

    “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