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转眼一看,只见吴桐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轻笑一声。

    然后也没说什么话,不过王灿的心思却活络起来。

    以他现在的身份,要是离开云灵宗那必然要记录在案的,而且有着绝对严格的控制,防止被天狗宗和封元武的人发现。

    毕竟内务堂长老,这个位置还是知道很多隐秘的,虽然不会波及大局,但是也能让云灵宗恶心一阵子了。

    “那么只能等到这场大战结束,不过好在已经接近尾声。”

    ......

    三月的时间一转而没,三山州的局势也是瞬息万变。

    尤其是随着圣都的消息传来,吴桐被任命为三山州的新任知州,这里的一切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了真正的统合。

    封元武失去大义,只能狼狈的离开,返回圣都去接受他主子的惩罚,虽然不知道具体会怎样,但是结果一定很惨。

    而天狗宗失去了这一援助,连勉强支撑都很艰难,在支撑了一个月之后,留下了几百具尸体,全宗的人集体在一个夜晚带着大多数的财务和精英离开三山州,搬迁到更偏远的州府,暗自舔舐着伤势。

    青阳县,风平浪静,在这一次战争中,青阳县因为地处后方,除了偶尔的漏网之鱼跑到这里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动荡,所以大多数的地方都保存完好,各大家族虽然紧张,但是也勉强支撑住局面。

    而此刻,就在青阳县城的大街上,一路红花绿叶,数不清的横幅摆在门口,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风姿,一个个摇曳着白嫩的手臂,如同藕夹一样诱人,让人忍不住上前咬一口,品尝这种芳香。

    在她们的身后,则是无数双觊觎的双目,冒火的盯着往昔从来不出现在人前的大家闺秀和名门之后。

    哒!哒!哒!

    马声从远处传来,逐渐变的急促,远处,一位灰袍的武者正快马加鞭的赶过来,还没到这里,顿时便被一群散发着元力波动的华服武者拦住,追问道:

    “人呢?已经半天了怎么还没有一个影子啊?”

    “对啊,你快说啊,咱们这位信任的县令是不是在路上,距离这里还有多远,今天还能不能到?”

    “别急,都别急,让他慢慢说。”

    最后在一个威望较高的人的组织下,报信的人才从七嘴八舌的问话中解脱出来,猛的喝过一遍递来的茶水,喘着粗气说道:

    “我一直沿着路走了三十公里,都没有发现县令大人的踪迹,我估摸着他今天是不会来了。”这人说道这里的时候又有些犹疑,随即说出自己的疑问:“我怕是这位大人已经早早的乔装打扮进了县城了。”

    “啊!?”

    这种可能一说出来,顿时让眼前这些人心中一凸,他们可是县城的大家族,哪家屁股后面都不干净,要是这位真的学什么青天大老爷的话,那么他们估计都没好下场,一场大出血是难免的。

    想到这里,顿时焦急起来。

    抬眼看了一下四周端庄秀丽,风情各异却又偏偏美目之中春情荡漾的女人,他们为了新任的县令准备那么多的“礼物”不就是为了快速打好关系,腐化这位的雄心壮志嘛。

    可是,现在对方不按套路过来,弄这种暗访,那大家伙怎么坐得住啊!

    “不行,咱们一定要在这位探查清楚之前,将他找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对啊,对啊,这三山州虽说最近已经风平浪静,但是云灵宗的动作可没有停止,听说好大一批的底蕴深厚的家族都在秋后算账当中被清算了,就比如咱们县中的邱家,就是因为和鼓山郡那边有生意来往,被活生生的打死了家主,抄没了家产,连家中的女眷都被送上拍卖会,成为奴仆。”

    “不行,绝对不行,谁知道这位新任县令的资料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赶紧说出来吧,咱大家伙可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逮着谁,其他人全都跑不掉。”

    人心荡漾啊,毕竟邱家的案例可是近在咫尺,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邱家,那么巴结好这位云灵宗派遣来的县令就是必然的,而投其所好则是绝对的捷径。

    良久,有个有关系的人咬咬牙,眼色微动,说道:“我知道。”

    “说啊,都这时候了,可别在藏着了。”

    “我听说这位新任的县令只是兼任咱们青阳县的县令,他真正的身份可是云灵宗内务堂的长老,位高权重,在云灵宗根基更是深厚无比,可以说是数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在三山州都是数得着的大人物。”

    “内务堂长老?兼任咱们青阳县的县令?这不可能吧。”很多人不信,青阳县虽然富庶,但是和云灵宗的内务堂长老相比,那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一个只是无数县府不起眼的角色,而另一个则是现在三山州举足轻重的身份,这两者怎么能混为一谈。

    “那倒未必,说不定这位大人物就是来咱们这边尝尝鲜的,毕竟云灵宗操持三山州的官府也是头一次。”

    “这倒是有可能,可是州县那么多,这位怎么就挑中咱们青阳县?”有人又问道。

    “这简单,说不定这位就是咱们青阳县的人,就是来这里衣锦还乡的呢!哈哈哈。”

    这人只是开玩笑,因为青阳县这么多年可没出现什么真正的人才,就是被选上云灵宗的人,也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信息渠道,根本不可能爬上内务堂的位置。

    “这倒是有可能,我听说前几年双龙镇王家那边倒是去了几个人成为云灵宗的弟子,你说会不会是他们?”

    有人已经隐约的猜测到了这些,但是下一秒就被毫无犹豫的打脸。

    “这不可能,区区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也能爬到云灵宗内务堂的高位?简直就是笑话,无稽之谈。”

    这人嘴角上翘,一脸不屑,可是却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无稽之谈还偏偏就被不少有心人记下,连带着说话这人的相貌也记得牢牢的。

    这里的风波还在继续,但是作为风暴中心,被一群人认为“青天”“暗访”的县令,此刻却骑着骏马,捧着美酒,优哉游哉的走在荒野的路上,一路上敲敲打打,欺负一下不长眼的盗匪,直奔双龙镇而去。

    直到夕阳西下,余辉在作最后的挽留,王灿终于看见了熟悉的场景。

    “双龙镇!”

    “我王灿又回来了!”

    “你们......准备好迎接我了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