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众人的惊骇当中,王灿坦然的转身离开这里,丝毫没有搭理这些人的意思。

    毕竟以他现在的眼界,这一群连内息都没有的武者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兴趣,听他们的吹捧丝毫没有感觉。

    倒是......

    王灿的眼角看着远处王家的宅院,似乎和某一个人在对视。

    ‘倒是你......真好奇你会以什么态度面对我!’

    “少爷,我们今天去哪?王家?”王灿身后的两人处理了王缺和他的小伙伴之后,赶紧上前打听王灿的意思。

    “不,今天太累了,何况夜色浓厚,就不去叨扰家主大人就寝,还是在这里找一处酒楼先住下,明天再去王家。”

    王灿脸上带着微笑,让人看不清他真实的想法。

    他之所以不立刻上门自然不是为了给王翻海脸色,而是给对方一个时间去缓一缓,消化一下他到来的这个信息,免得贸然上门,人家连应对的手段都没拿出来,那就尴尬了。

    毕竟王灿不是当初的王灿,身份低微,王翻海随意的一点施舍都能让他喜出望外。

    他现在是云灵宗内务堂长老,青阳县的县令,身份地位远在王翻海之上,所以王家自然不能怠慢他,但也不能极尽尊贵。

    而是要把持一个度,让王灿既感觉到尊崇,又没有被当做外人的疏远感。

    所以这一切需要时间。

    “你们两个,这是地址,去将我留在这里的那个侍妾带来,好久不见,难免有些想了。”

    王灿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还真是怀念那个倔强又美丽的女人,关键还是他第一个女人。

    “是!”两人应下,消失在夜幕之中。

    ......

    此刻,王家当中丝毫不知道有两个人悄然的潜入他们家中,想要带走了一个重要但是却被边缘的女人。

    可即使知道,估计也没时间理会,他们现在都聚集在大厅当中商议着刚才双龙镇爆发的动静。

    “家主,据我估计,那肯定是天元境的高手,咱们双龙镇虽然位置不错,可是一般也不会有天元境的高手过来,而且即使有陌生的天元境路过,也绝对不会这样放肆的挑衅我们王家和林家的威严。”

    说话的人赫然就是当初护送王灿和王丰前往青阳县城的王铁拳,此刻他身上的气息更加强盛,而且元力内敛,双目之中精光闪闪,一双黝黑的拳头上面更是斑驳无比,无数的疤痕交错。

    赫然已经是地元境的高手,而他也成了王家仅次于王翻海的高手,唯一的地元境高手。

    不过他这个地元境只是侥幸晋级,没有资源和悟性,根本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王翻海也是看着眼前的王铁拳也是微微侧动,他们王家是小家族,底蕴不是很深厚,所以一代之内只能倾尽全力供应他,让他一路高更猛进成为天元境,但是这些和他同一代的人却只能止步人元境,之后便只能各凭机缘。

    “家主......”王铁拳说了半天,却发现王翻海却只是愣神,完全没有听他在将什么,顿时心中涌现一种无力。

    “嗯?”王翻海被这一声惊醒,随即一愣,才恍然道:“铁拳长老,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这位天元境是自己人,不会对我王家有威胁的。”

    “嗯?”顿时大厅之内顿时响起了诧异声,七八个长老完全没想到王翻海居然说出这种话,他们可完全不知道王家还有隐藏的天元境高手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这人你们也熟悉?”

    “我们也熟悉?”这下子这群长老更加懵了,他们认识的就那么多,没看见哪个人能晋级天元境啊!

    “难道是大长老,当初假死脱身?”有人脑洞起来,不过这个可能顿时被一群人鄙夷的眼神膈应没了。

    毕竟当初王云可是大长老唯一的嫡孙,他死的时候,大长老都没出现,还假死个锤子?真以为大长老那种暴脾气能在血脉断绝的情况下还憋得住?

    “家主,您还是别卖关子了,还是说出来吧!”

    “既然诸位都这么说来,我也不卖关子了,其实这人就是四年前从我们王家离开的两人。”王翻海淡淡的说完,顿时下面人只是微微一愣神,然后全都是不可置信。

    “诸位也应该知道,这段时间我们王家多出的那么多资源,全都是对方给的,而且还不止,对方现在已经是云灵宗的内务堂长老,还兼任我们青阳县的县令。”

    还没等这些长老缓过来,顿时又被王翻海这个重磅消息砸晕了。

    他们目瞪狗呆的看着一脸淡漠的王翻海,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同时心思百转,顿时就意识到王翻海定然是早就知道这个消。

    可为什么隐瞒?

    一些心怀鬼胎,甚至动过歪心思的人纷纷冷汗直流,双股战战,甚至差点跪下来求饶。

    “恭贺家主。”

    “恭贺家主!”

    “家主,王丰贤侄能有这样的成就,咱们王家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是啊,是啊,咱们王家这下可是彻底的成为这青阳县的第一家族了。”

    虽然第一家族只是一个虚名,但是这个虚名却能让无数家族趋之若鹜。

    看着这群阿谀奉承的人,王翻海却是心中苦涩,王丰.....呵呵,若真的是他的丰儿,那就好了。

    想到王丰,他又想到了王灿,谁能想到这个当初被他呼来喝去的小人物,甚至被利用了那么多次的小配角,今天却成了连他都要恭恭敬敬的大人物。

    世事变幻无穷,谁能知道将来呢!

    轻叹一声,王翻海顿时道:“诸位不用猜了,这人不是丰儿,是当初和他一起去的王灿。”

    轰!

    如同一道霹雳闪电,瞬间划过这些长老的脑海,他们都响起当初那个被他们当成陪衬的小子,一脸恭敬的模样。

    “这......这......不可能吧!”

    “对啊,家主,这人的天赋也就一般,如何比的上王丰贤侄。”

    王翻海摇摇头,道:“无论你们信不信,王灿却是已经是天元境的修为,在云灵宗身份尊崇,这一次重返王家,我们万万不能懈怠。”

    “这是自然。”过了一会这群人总算是消化了这一信息,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另一个问题,怎么招待?

    “他终究是我王家的后辈,我们可以给他足够的礼仪,我等身为长辈,怎么能向一个后辈躬身弯腰,那传出去,岂不是成了莫大的笑话。”

    “不错,咱们明天还是安排些他当初的好友招待他,然后我们在这议事厅和他走个过程便差不多了。”

    看着这群拉不下脸的长老,王翻海并没有鄙视,因为他却是也是这样纠结的。

    既不能跪舔,也不能轻视。

    难啊!

    难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