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离圣朝,坐拥四海八荒,占据无比广袤的土地,将天下划分成九九八十一个州府,环绕圣都四周。

    每一个州府都有知州坐镇,总览大局,旗下还有郡县分封。

    不过随着鼎盛时期的衰退,天离圣朝的能够完全掌控的也只剩下核心九州和附近州府,这些富庶的地方。

    更偏远的地方则是放任自流,仅仅空降一位知州,其余都不在管事,不过得益于圣朝的强者界限制度,还是让天离圣朝对境内维持了一个绝对的统治权。

    此刻,天离圣朝,圣都,禁卫军营地。

    无数铠甲鲜亮的武者整齐站立,面色严肃,数千人聚集的杀气近乎遮蔽天日。

    “好,今日的操练到此结束,各位下午可自由行动!”

    随着台上的化灵境的教官冷冰冰的下达命令,下方这些人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仅仅一上午的强度就让这些各州符选送上来的“天骄”、“妖孽”直呼受不了,要是下午继续,他们估计早就凉了。

    不过好在圣都的上层也知道这些天元境的幼苗禁不起玩命的操练,所以特意在开始的一年给他们留下放松的空间。

    随着钢铁洪流消失在校场,王灿也疲惫的将手中的铠甲放下,这些黝黑的闪烁着骇人光芒的铠甲都是禁卫军的标准配置,而他们这种精英中的精英更是装备其中最好的一部分。

    像是王灿手上的制式兵器全都是灵铁铸造,而且是请的专门的锻造大师打造而成的灵兵,只要悉心培养,说不准就能培养出器灵。

    当然了,也因为是制式的,所以不可能考虑个人的喜好,因此这些兵器都是长剑,这让王灿用的很不顺手,这不是不喜欢,而是因为除了棍法,王灿接触其他兵器的时候总有一种别扭感。

    不用多想,他就知道,这绝对是当初脑海当中那个虚影弄的鬼,目的就是想让王灿在耍棍子上面,一条路走到黑。

    “好了,小灿子,今天都结束了,好郁闷啥,咱们兄弟几个该去好好乐呵乐呵了。”一个眉毛浓厚的二十几岁的人亲热的将手搭在王灿的肩膀上,随后对着王灿挤了挤眉毛,眼角当中还带着你懂的意思。

    当兵嘛,又是在圣都当禁卫军,每天的压力那么大,要是不能宣泄那多憋屈,所以他们这些人最大的乐趣就是去附近的流萤那里找点乐子。

    不过圣都嘛,逼格也很高,当然,也是不高不行,因为面对的客户群体都是禁卫军这样身强体壮,而且有一肚子精力要宣泄的壮小伙,所以这里做生意的女人修为最低也要是内息境界。

    最高的甚至有天元境的人。

    否则,那些只有姿色没有修为的女人根本禁不起这些糙汉子的狂暴。

    “不错,听说,最近隔壁的百花坊新来了不少好茶,昨天就有几个家伙去尝鲜了,听说还是雏。”

    这个时候,王灿另一边也走来了一个人,满脸懊悔的说着,仿佛错过了昨天的新茶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王灿知道,这货只不过是单纯的受不了别人在他面前嘚瑟而已。

    “那感情好,张翰,马龙,咱们今天也去那里,找那几个人昨天用过的,咱么去给他戴戴帽子!

    王灿哈哈一笑,眉毛浓厚的是张翰,这个人就是圣都的人,从小修为还可以,马马虎虎在二十几岁晋级天元境中期,成为禁卫军的一员,而另一位则是来自九州之外的一个地方,也比较天才,现在是天元境初期,修为不俗,但是比较好色。

    两人听了王灿话,先是一愣,旋即都是大笑这说道:“不错,不错,那昨天那几个夯货做了新郎,咱们今天就给他做老王,倒是看他们笑的笑不出来。”

    “对对,兄弟我别的特点没有,就是下面有点特长,我到要看看我开过的地他们还能耕耘的起来不!”

    三人说说笑笑的就离开这里,他们自然不会掩饰自己的话,事实上也没人会在意这些,军营吗,大家都是男人,还都是成年人,说的开放些怎么了?

    从军营到百花坊的距离不会很远,只有一小段路程,四周都是一些做生意的小摊小贩,他们看见王灿等人自然是惹不起的,所以都是陪着笑的让开路。

    不到片刻,就到了圣都的百花坊,外面是雕梁画栋,里面是金碧辉煌,也有着不少风姿绰约的少女一路娇羞而过,留下清脆的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动人心魄。

    这还不止,里面还有圣都皇宫当中的乐师前来吹奏助兴,丝竹声与娇笑声响成一片,混杂着水流和特殊的声音,将这栋规模不小的百花坊经营成了一处销魂窟。

    “啧啧,其实这百花坊在圣都并不是特别有名,尤其是因为他做的是我们这些兵痞的生意,所以名声更是不好,像是那些顶级的青楼,那都是有着高高在上的贵女坐镇,无论是地位还是修为,都不是这里能相提并论的。”

    张翰说道这里一脸羡慕的模样。

    那些贵女王灿自然知道是什么回事,不就是那些各大宗门的天才女弟子,亦或是四王八公家族的小姐,或者一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修为更是卓绝的神秘女人。

    这些备受圣都大人物追捧的女人才能成为贵女。

    当然,其中的佼佼者就是玄心宗的宗女,霓裳,年岁不过二十几许,可修为却已经是化灵六重,加上身后显赫的宗门背景,就连皇宫当中的几位权势皇子都觊觎不已。

    毕竟得到这位宗女,就代表着得到她背后的玄心宗的支持,所以这种好事自然不会有人放过。

    可惜,这一切都和他王灿没什么关系,他现在就是一个小兵,在圣都之内毫不起眼的小角色,那些贵女估计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走吧,既然已经进来了,咱们也都好好乐呵一下,正好刚发的兵饷,留着也是浪费,不如用它去换点乐子。”

    说完,马龙急不可耐的进入,一马当先的喊道:“老妈子,给我讲昨天新来的那几个统统叫出来,爷们不差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