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声音王灿曾经听过,就是那位坐镇圣都中央的那人,执掌天离圣朝的圣皇。

    连这位都亲自下场,那么这拓跋风的身份也呼之欲出,除了这位圣皇的亲儿子,还有什么别的可能?

    禁卫军当中的明白人可不少,王灿在这里厮混,自然也知道不少消息,比如当今这位圣皇在位已经三百六十七年,天人九重的超凡高手,也是天离圣朝明面上的第一强者。

    而拓跋风的传言则是玄乎很多,这是因为他的母亲,也是天离圣朝这一代唯一的女侯爵,传言是这位圣皇的女人,只是不愿意投身深宫,因此被敕封为临候,临候,临幸的意思。

    如果这女人只是一般也就罢了,可偏偏这女人是一个天才,以不到四十岁的年龄登顶化灵巅峰,并且在怀孕之后,也就是有了拓跋风之后,瞒着圣皇强行开始天人蜕变。

    并且在蜕变的最关键的时候,将一切的精华全部都聚集在腹中,而自己则是黯然陨落。

    这意味着拓跋风从一出生就有着一尊天人舍弃一切的造化他,这种情况下,天赋自然卓绝不凡。

    而这个消息自然瞒不住,很快便传入了这位圣皇的耳中,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位圣皇在想什么,只知道在沉默了一阵之后,预定在三百五十年退位的他硬生生的无限期推迟这个时间。

    虽然没明说,可明白的人都明白了。

    就像死去的临候所说的,她可以不争,但是她的儿子必须要挣!

    “果然,能以一个女人的身份俘获一位圣皇的心思,并且登上临候这样尊崇身份的人不能以常理推断。”王灿轻轻叹了口气,特别佩服这个女人的大毅力和大决断。

    如果当初她入宫,那么她在这位圣皇的眼中不过是一朵随意采摘而得的鲜花,虽然娇嫩,可是却总有腻的时候。

    可是她没有,她拒绝了圣皇的意思,并且展现了自己的风采,牢牢的吸引了这位圣皇的心思,成功的从一片花园中脱颖而出,成为整个天离圣朝独一无二的临候。

    那么下一步呢?

    有人或许会想到她会依仗这个身份搅动风雨。

    可是又错了,这个女人以一种最无法想象的姿态完成了她的一生。

    她用自己的一切造就了她和他的孩子,这是她一生权谋的巅峰。

    虽然她死了,可是她赢了,因为没有任何活人能够赢过一个死人在另一个活人心中的地位。

    所以这位临候就如同一匹黑马,以绝对无法想象的姿态从所有人中杀了出来,闯进了这位经过漫长岁月,心境已经古井不波的圣皇的心湖当中,并且掀起了一层永远平息不了的波浪。

    这也让临候成为了圣皇心中独一无二的女人,而不是后宫佳丽当中平平无奇的一员。

    尤其是临候临死之后留下的话。

    像是对别人说,可却更像是对这位圣皇说的。

    她的一生,只是一个平平无凡的孤女,她有圣皇的宠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她可以不去后宫,争夺那一份至高无上和母仪天下的位子。

    可是她的儿子不同,她的儿子是皇子,有机会继承这天离圣朝的皇位,那为什么不争?

    也因此,她用自己的死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给这位拓跋风换来了这样一个机会。

    “所以说人设很重要啊!”王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纵观这位临候的一生,她都在塑造自己在圣皇眼中的人设,从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女,到孤傲的奇女子,再到一心溺爱儿子的母亲。

    这里面一步步,一点点哪里没有心机?完全是宫斗的巅峰模板。

    “圣朝的规矩,任何一个皇子只有在五十岁之前晋级化灵九重才有机会竞争皇位,这位圣皇关键时候推迟退位的时间,无疑是给这位拓跋风一个机会,一个竞争的机会。

    就像是死去的那位临候说的,她不争,她的儿子一定要争。”王灿地下头微微沉吟。

    争夺圣皇的位子,尤其是天离圣朝这样大皇朝的圣皇位子,那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各种势力妥协,各种犬牙交错,甚至还有皇子本身的实力,和皇子背后的母族势力,都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这样的劣势很多,可好处也很多,因为他能确保每一个登上皇位的都是精英当中的精英。

    而这位临候没有背后的势力,她的身后一清二白,所以她只能死,用她的死在圣皇心中烙下一块伤疤,用这份愧疚,弥补她和拓跋风的不足。

    “所以,以这位临候生前的布局,圣皇心中是绝对偏向拓跋风的,这或许是愧疚,或许是欣赏,可无疑的,这拓跋风在圣皇心中的地位绝对不是那些个整天勾心斗角的皇子所能媲美的。”

    王灿微微开始激动。

    这圣朝之内的水深得很,各方都有人布局从龙之功,从大皇子到十七皇子,哪一个背后没有庞大势力的支撑,可唯有这位拓跋风不一样,他的身后干净的很,除了一个临候府邸,那几乎就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

    看似他是最不可能的人,可是事实上呢?

    他才是最有可能啊!

    漫长的权位交换,势力竞争已经让这些天离圣朝的传统权贵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圣皇的位子,决定权终究是在这位圣皇的手中,他想让谁继承,那个人才能继承。

    否则,纵然势力再大,能大的过天离圣朝的皇室?皇子再聪慧,能以一人的智慧聪慧过整个圣朝的官僚和智囊团?

    所以一切都是虚的,只是浮于表面的游戏,以前的圣皇只是这个游戏的操纵这和裁判,他不会下场决定胜负,所以才会让竞争显得那么“公平”。

    可是今天这位可是亲自下场了啊!

    一个裁判兼任规则的制定者亲自下场拉偏架,那还有疑问?

    即使拓跋风再不成气候,有这般多的布局都没能成功,可在这位圣皇活着的时候,保住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还有什么疑问?

    一条崭新的金大腿就在王灿的眼前,他能不动心思。

    “圣朝的规矩,每一任皇子正式参与游戏的时候都会到禁卫军当中选拔自己的护卫和亲信。”王灿眼神当中神采四射:“这就是我的机会啊!”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做点什么,比如......塑造一个更容易被选上的人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