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不着急,那位拓跋风身为私生子,现在又刚刚突破化灵九重,正是忙碌的时候,不但需要和各种上门的人应承,还要解决他的身份问题。

    甚至还需要接手自己的各种资源,这一切都是成为皇位继承人的必需品,而且相信以那位圣皇对拓跋风母亲的感情,这份资源应该不少,至少能够让他养起几百人的护卫还绰绰有余。

    当然了,禁卫军当中烧冷灶的人不少,自然不会只有王灿一个,包括张翰和其他一些人在内的有不少人都愿意到拓跋风这位新晋的皇储手下干事。

    毕竟一旦成功,那可就是泼天的功劳,这总比去排名前几的那些皇子手下混脸熟来的好。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这个时候可就到了求富贵的时候,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连带着整个禁卫军的风气都好了不少,操练起来更是虎虎生风,连去百花坊喝酒的人都少了不少。

    “嚯!”

    “哈!”

    校场之上,王灿等人已经解散,但是还有人在继续。

    “王灿,你有什么想法?”张翰和马龙拉着王灿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悄声的问道:“我是想去临候府去拼搏一下,失败了固然可惜,可是一旦成功那就是无法想象的收获。”

    抬眼看了一下激动的张翰,王灿知道这人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心中不忿那位崔宁,十七皇子同样是去年刚刚晋级化灵九重成为皇储的人,这崔宁一入门下就被赐下元晶这种东西,化灵在望,作为和崔宁相熟且交恶的张翰怎么可能不着急?

    “我觉得这位临候其实没什么的,咱们是三皇子的人,别说被选上的几率不大,就是被选上了,一个破落的侯爷能比得上位高权重的三皇子?别的不说,三皇子的母亲在后宫当中可是权势很大,母族的势力更是不俗,也就大皇子能够媲美。

    我就不明白,你们这舍近求远是为了什么?咱们老老实实的在禁卫军当中等着进三皇子的府邸不就好了嘛?想这么多干什么?”

    王灿还没说话,马龙打了一个哈欠,不屑的说道,言语之间少不得对临候的嘲讽。

    而他今天也是无精打采的,明显是昨天消耗精力过度。

    “咳咳,其实吧,临候也还好,我也觉得可以去看一看临候的为人,再做决定吧!”王灿虽然心中有数,可是打个哈哈,将今天这话题圆过去。

    可是他也门清,今天这件事算是立下了一个疙瘩,至少三人之间可能分裂了,因为张翰和王灿以及马龙明显的选择不同。

    正所谓各为其主,三皇子和临候也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的下属和别人过于亲近。

    “今天训练结束,我还有点事,先离开一下,张翰,一起不!”

    “嗯,正好现在比较闲,那就出去转转。”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看向马龙,后者还是无精打采,随口道:“你们懂得,我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你们还是自己去吧,我需要休养一阵子。”

    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腰,口中还念叨着什么“小妖精”、“磨人”什么的。

    “我们也走吧,临候府邸距离咱们禁卫军也不远,都在圣都东南角,稍微走一走就到了,咱们去那里看一看这位临候的为人,再做决断。”

    虽然已经选择了临候,可是这点还是必要的,没人愿意自己跟随的主子是一个刻薄的人。

    临候府邸在禁卫军营的前方,顺着大路一直走就到了,其中装饰最古朴的的一间就是临候的府邸,这一处府邸在寂静无比,只是偶尔有几个仆人出来买菜或者买点杂物。

    这和其他的一众皇子相比,显然是极其特殊的。

    而临候府的寂静和四周喧嚣的闹事更是格格不入。

    临候府的四周,酒肆遍地,还有这一些烟花场所,当然各种各样光鲜亮丽的商人也不少,不过这些商人也都是修为可观,不少天元境的武者也行走其中。

    “果然,临候登临化灵九重,连带着临候府邸的四周都热闹了不少。”王灿淡淡道。

    “那是,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其他各位皇子派过来的人,我看这里面......恐怕没几个是怀着好心思的。”张翰微微一撇嘴,作为圣都人,他比王灿了解的更多。

    “我去附近的民居打听一下,稍后就回来。”张翰眼神闪烁一下,对着王灿笑道,说完转身就向着一边离开。

    而王灿则是看着张翰的背影,心中微微叹气,嘀咕道:“到底还是不熟,连这里都要动小心思,可惜,原本我是准备带着你的,现在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这张翰想什么,王灿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撇开王灿单干,否则打听消息这种事情,一起去很费事?

    可惜这张翰聪明反被聪明误,王灿原本还存着拉着人一起干的心思,可是现在只能默默的排出这人。

    “人设?”

    “还有什么比一个充满爱心的正直少年来的好呢!”

    王灿轻笑一声,快步的走到前面,那里几个满脸峥嵘的地痞流氓正一脸调笑的看着一位身材单薄,却无比倔强的少女。

    原本的时候王灿还没看清,可是走近一看,却发现这少女除了双目乌黑灵动之外,脸颊和衣服都是灰破不堪,而且右手还微微的有点丑陋,上面全都是漆黑的糙皮,看起来十分恶心。

    “丑丫头,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着的地方,赶紧滚,别耽误大爷们做生意,否则老子也不介意闭起眼尝尝你的味道。”

    其中一人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丫头,同时眼角微微转动。

    而被欺负的乞丐少女的眼中则是带着惊恐和慌乱,连连磕头道:“我这就走,这就走,不会打搅你们的。”

    说完,端着手中的破碗和藏在衣袖当中散发着晶莹色泽的元石就准备离开,可是她离开得了?

    这几位地痞又不是真的做生意的,这乞丐在旁边能耽误个屁,他们无利不早起,还不是看上了刚才有为大发善心的贵人送出来的东西。

    一个可爱的元石。

    这东西,可比黄金白银值钱多了。

    这些地痞本身也不过是一二重的废物体质,一枚元石能让他们吃喝很久呢!说不准还能去某处流萤的床上快活一下。

    所以,怎么可能放过这份送上门的好处。

    “小丫头,想走!迟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