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机会。”王灿心头暗道,正准备出手,却陡然感觉身边一个人影窜出,猛的站在少女面前,这种恍惚之间的变化让王灿一脸懵逼,暗道:

    这种事情也有人要抢?Mmp!

    果然,等王灿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一个满脸横肉的糙汉子一脸正气的站在少女乞丐的面前,凛然道:“你们这群败类,人家一个小女孩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块元石你们也想要,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看不下去了。”

    一边说着,一边还张开架势,那明显是准备动手了。

    虽然圣都的治安比较好,可是这些地痞流氓多不胜数,只要不波及很多人,一般也没人会管。

    更何况,一群事不关己的围观群众可是等着看戏呢!

    “好,你个混账东西,居然敢断咱们哥几个的财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兄弟们抄家伙!”

    几个一二重的,光有一膀子力气的地痞嬉笑着就上前,准备拿下这人,不过诡异的是王灿却隐晦的发现这特喵的正反两方的眼神交流好像很不一般啊,尤其是对视的时候,那眼中的默契,简直像是失散多年的好基友,根本不像是打架的双方。

    在转头看一边的少女,双目当中泫然欲泣,手中握着的元石慢慢松手,可又逐渐攥紧,待看到跳出来的糙汉子被一群人围殴的时候,紧紧抿着嘴唇,眼神当中说不出的凄楚,又将这元石慢慢松手,最后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仿佛做下了某种极其艰难的决定。

    这种场景落在王灿的眼中,便又是一番心疼,他不是老好人,可是看着这个无辜的少女被蒙骗,被别人用卑劣的手段夺走自己仅剩的财富,那是一种内心无法平息的愧疚。

    此时的王灿早就洞悉了这群地痞的套路,虽然简陋,可不得不说很有用。

    后跳出的这人本来就是他们一伙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无非就是将戏份全演了,不给别的外人跳出来的机会。

    同样,按照剧本,将这位跳出来的“好人”、“多管闲事”的人欺负一遍,也能狠狠的震慑一下爱心爆棚的热血少年。

    砰!

    随着一声摔响声,这个糙汉子满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嘴角都留血了呢!

    可是别人不知道,王灿还能不知道?

    这血不过是随口咬破嘴唇出来的,而身上的伤势更是表面的很,一点重伤的痕迹都没有。

    ‘果然,现在这个世道,连地痞流氓想要混得开都得来点套路,如果我不在这,估计还真能成功,可惜了。’

    看了一眼四周,全都是一些一二重的武者或者平民,在看到有人伸手相助时候的惨状的时候,面对少女乞求的眼神,全都是别过去。

    “住手。”一声清脆却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只见乞丐少女将攥在手心的元石缓缓放开:“你们不要打他了,这块元石......这块元石给你们!”

    说完这句话,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这一瞬间,王灿能够清晰的看见这个少女的精神在这一瞬间萎靡,如果就这样回去,恐怕活不了多久,就要成了一具枯骨。

    反观另一方的几个人,他们可不会同情这种事情,眼神对视一下,瞬间喜笑颜开,一块元石,在圣都平民圈的购买力也是杠杠的。

    “好,小鳖孙,既然这丫头将赔偿交给我们,大爷就放过你,赶紧滚啊!”

    说完,领头的那人,伸出手,便要接过元石,随着那一双手越来越接近,他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甚。

    反观另一边的少女,脸上则是无神的空洞,以及止不住的泪痕。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喝响起,王灿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再不出手,恐怕就没有机会了,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连带着剑鞘,一抬,将伸手的那位地痞一下子弹开。

    这一番变故,顿时让周围的人投来好奇和同情的眼神,他们这些人修为太低,根本看不透王灿的修为,还以为和刚才出现的那人一样,都是自不量力的。

    甚至王灿都能听见幸灾乐祸的笑声和那种怜悯的眼神。

    “小子,你找死!”这位地痞的头领也有点慌乱,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剧本的最后却出现了这样的变故,顿时面露凶光。

    手中猛的掏出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暴喝一声,顿时便要冲上前去,将这匕首刺入王灿的胸膛。

    随着这匕首越来越近,他脸上的寒光和狠意就越来越甚。

    “臭小子,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

    暴怒之下的地痞根本不会留手,反震后果什么的,等以后再说。

    可是这种程度的袭击,王灿只是不屑,就这样站着,让这人刺。

    “小心。”一声清脆的惊呼。

    “迟了!”虽然不懂眼前的傻小子为什么愣着,但是那位地痞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顿时猛的一冲,眼中带着畅快,只是这份畅快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凝滞在了脸上。

    同时转变成惊骇和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一边说着,一边不信邪的将匕首掏出来再刺两下,可是等着他的结果就是匕首断成了两节。

    “机会已经给你了,你没有成功,那你就去死吧!”王灿冷冷一笑,顿时抬抬手,准备一巴掌将这人拍飞出去。

    可是人家反应也快,顿时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猛的跪在地上,高呼一声说道:

    “大爷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将小人当个屁给放了吧!”

    一边说着,还一边磕头,同时看向一边比较好欺负的少女,哀求道:“姑奶奶,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们这一次放过我,我一定好好改造,从新做人。”

    身后的小弟也是有样学样,一个个满脸可怜的模样。

    王灿是没有感觉,可是一边的小女孩明显是经历的少,心中动了恻隐之心,只是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别过头。

    小女孩嘛,虽然有爱心,可是也最记仇,谁对她好,谁对她坏都是一笔一笔的记在心里的。

    可是王灿就不同了,他可不会理会这些,作为在底层厮混过的人,这些地痞的秉性他一清二楚,打得过就嚣张跋扈,打不过就装孙子,这一次放过,下一次他们还是老样子。

    所以冷笑两声,直接一脚一个小朋友,将这些人全都踹飞出去,当然,角度和力道也把握的相当好,完美的射入经过附近的粪车当中。

    同时似笑非笑的看着还躺在地上“哀嚎”的糙汉子。

    “怎么,你的朋友们已经走了,你还不跟着走,难道要我送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