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被王灿半抱着的乞丐少女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这个恩人,为什么这样对另一个恩人说话。

    她幼小的心中可是记得这位粗糙的汉子也是为了救她受的伤呢?

    “这......这位.....小少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啊!”这个重伤的男人一脸尬笑的看着王灿,支支吾吾的说道,可是身子却不自觉的开始挪动。

    “哼,再不滚,我就动手了,我可没耐性陪你在这玩演戏的游戏。”王灿轻哼一声,警告的说道:“别以为你和那人搞出来的把戏我不清楚,想死的话,你大可以试试我敢不敢在圣都动手!”

    虽然圣都禁止私斗,更禁止出人命,但是一个身份尊贵的禁卫军要杀死一个地痞流氓,维护一下治安,那些管治安的人还是很乐意支持一下的。

    果然,在王灿的冷眼当中,这个人灰溜溜的滚开。

    “走吧,我们也离开,还有握紧你的元石,别被人骗了。”

    王灿拉着这个少女的手,浑然不在意他手上那恶心至极的皮肤,反而很心疼的摩挲两下,一种温暖直直的传入少女的心房,仿佛寒冬的一丝烟火,温暖,可是却虚无缥缈,更可能在下一瞬间就消失在空气当中。、

    她将额头靠在王灿的手臂上,紧紧的握住王灿的食指,灵动的眼睛慢慢闭上。

    “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

    就这样,一个少年带着一个少女缓缓的从这里消失。

    而远传,一栋低调的令人发指的阁楼当中,一个俊秀的少年缓缓的将手中的白玉酒壶放下,同时慢慢的将双腿微微弯曲,侧着头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景色,然后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渍,眼神当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阿大,去查一下。”

    “尊令!少爷。”连人影都没出现,只听见一个声音。

    ......

    夜幕落下,一件普通的民房之内,这是王灿刚租的,用了十几块元石租了一年。

    所以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破旧的席子,还有三两个凳子。可这凳子也不是好凳子,上面满是发霉产生的白色物质。

    王灿是很久没有住这种......emmmmm内敛的屋子了,可是对那位乞丐的少女来说,能够有一间自己的房子已经是极大的满足了,她在这里面上上下下的忙活,将里里外外几乎都打扫了一遍,旋即将王灿身边的凳子用抹布沾着水用力的擦拭,反复的擦了很多遍,最后重重的将自己包裹当中一件破旧的衣服不舍的放在上面,对着王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哥哥,你坐!”

    这一幕落在王灿的心中,顿时有一种厚重的责任感,他只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微不足道的帮助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这一点对他而言不足一提,可是眼前的少女却拿出自己最珍贵的衣服,放在他的凳子上,只是为了让他坐的舒服一点。

    这种纯真仿佛一道利箭直直才刺入王灿的心中。

    不可否认,王灿开始有点舍不得放开这个少女,他怕他离开之后,这个单纯的如同白纸,生命也单薄的如同白纸一般的少女会再一次回到她既定的轨道。

    ‘别人我没看见,我可以不管,可是这个......我放不下。’

    王灿心中轻叹一声,没有拒绝这份心意,在少女眯成月牙一样的笑眼,缓缓的坐下,然后将她板楼在怀中,感受着这份单薄的悦动的声音。

    “哥哥,今天都亏了你,要不是你,那些坏人就要将信儿的东西拿走了呢,还有后来的那人,真是太坏了,居然欺骗信儿,那时候信儿都差点被骗,将东西给他们。哼!”

    王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信儿之后,这个小丫头就一直愤愤不平,尤其对那位博取她纯真善良的汉子耿耿于怀,每一次提起,眼中都散发着不忿的目光,然后张牙舞爪的,恨不得用自己的小银牙去咬对方一样。

    不过王灿就喜欢这种没有心机的模样。

    女孩嘛,单纯一点要比有心机好得多。

    轻轻的拍着信儿几乎没什么肉感的后背,王灿心中微微一动,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自己平时储存的一些食物,这些都是干巴巴的没什么味道的食物,只能充饥使用。

    “吃吧,你今天也累了。”

    小丫头一脸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王灿将食物变出来,最后轻拍一下手掌,惊喜道:“我知道,我知道,大哥哥你是不是与储物戒指。”

    说完一脸兴奋的模样,“我妈妈曾经就告诉我世界上有这种东西,不过我不信,现在看见大哥哥你的,我就知道我妈妈没骗我。”

    “妈妈,你妈妈呢?”王灿皱眉,心中闪过一丝厌恶,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是将女孩抛弃了,毕竟眼前的少女除了灵动的双目,和单纯的心思,几乎没有任何有点,连手上的皮肤都是带着恶心和渗人的鸡皮状的东西。

    可是另一边的信儿却是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低下头,紧紧的将脸埋在王灿的大腿上,哽咽着说道:

    “妈妈死了,妈妈死了。”

    王灿心中一滞,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懊悔,旋即轻轻的拍着信儿的后背轻声道:“哦,信儿乖,信儿乖,咱们别想这些,快来吃点东西吧,吃完好好休息,你今天也累了。”

    到底是少女,这感触来的快,去的也快,当然,其中或许也有了习惯的缘故。

    在王灿的安慰下,信儿很乖巧的坐在王灿腿上,当然只是小心翼翼的压着一半屁股,仿佛是靠着的,好像很担心自己的体重会压到王灿,逐渐有点血色的嘴唇一点一点的将王灿拿出来的食物缓缓的吞下,可是逐渐的,王灿却发现不对劲,他感觉到自己眼前的这个瘦弱的身体在不顾的轻颤,再侧过头看的时候。

    才发现眼前的小丫头早就是满脸泪痕,似乎是察觉到王灿的目光,她缓缓的抬起眼,带着哭腔道:

    “哥哥,你能不能等我睡着了再走,我不想看见你离开的!”

    似乎是怕王灿不答应,小丫头连忙道:“信儿知道,哥哥不会一直带着信儿,信儿不会麻烦哥哥的,有房子住,有吃的,信儿已经很满足了,信儿不会做拖油瓶一直跟着哥哥的,只是......只是......希望哥哥在信儿睡着的时候离开,这样......这样,信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