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拼命的保着那块元石就是为了去换功法?”王灿满眼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丫头。

    “嗯!”信儿浑然不知自己在王灿心中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高兴的说的:“我妈妈不会骗我的,说是只要有人元境的修为,就能恢复漂亮呢!”

    似乎是觉得这样说还不够,所以她又对王灿很坚定的重复一下:“哥哥,我妈妈不会骗我的,等我恢复了,我一定以身相许!”

    心中一阵蛋疼,王灿很想问问她妈到底教了这个小丫头什么,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骚操作。

    哪有当妈的一直教唆自己女儿以身相许的?

    这大概不是一个正紧的妈妈。

    “哥哥,你要为我保密,我妈妈当初告诉我,只有碰到对我真正好的人,才能告诉他这些秘密的,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好不好。”

    说完,小丫头的一双眼中明亮无比的看着王灿,而王灿能从这其中看到依赖,信任和忐忑。

    心思只是微微一动,就能明白为什么信儿的眼中能透着这么多的情绪。

    因为她已经对王灿毫无保留,将自己全部的秘密甚至当初她去世的母亲的教导全都告诉王灿,可以说,王灿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后的选择。

    ‘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王灿很懂,所以当即道:“以身相许就不必了,不过我作为你哥哥,让我家的小丫头修炼到人元境还是没问题的!”

    说道这里,王灿重新恢复了自傲,他是二品炼丹师,虽然在圣都完全不起眼,但是供养一个人从平民到人元境那完全不成问题,况且圣都的元气浓厚,在这里修行事半功倍。

    “对了,既然你修炼就能变的漂漂亮亮的,为什么你妈妈不教你呢!?”

    王灿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我妈妈说她养不起我。”说道这里,她的情绪开始低落。

    不过信儿不明白,王灿还能不明白?

    一个长得漂亮的孤苦无依的小丫头,还是在圣都这种地方,别说是人元境,就算是天元境,恐怕也得在百花坊那样的地方待着,与其那样出卖容貌和身体被人玩弄,还不如做一个丑丫头,这样至少没人惦记,即使死了,那也是命,那也清清白白。

    至于找到真正对她好的人再吐露出秘密,这自然也是另一种手段,因为对她好的人不会害她,即使不能供养她修行,可相依相偎活一辈子也是一种幸福,若是碰到王灿这种人,那就更幸运。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就是吃的白白胖胖的,这样干瘦干瘦的,我可不喜欢!”王灿笑着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旋即说道:“吃完饭,我带你去买两件衣服和一点家具,顺便再买点做饭的家伙,以后我回来的时候,可就等着吃现成了的了!”

    “嗯,哥哥你放心吧!”

    信儿仿佛得到某种程度的重视,脸蛋之上陀红一片,很兴奋的点点头,仿佛找到了某种人生价值。

    ......

    禁卫军营,此刻满是肃穆,数千位从各地选送上来的诸如王灿之类的天元境高手全都在这里集中。

    因为今天就是临候选拔自己的亲信护卫的时候。

    “我说你们两个,至于这么重视嘛,区区一个临候而已,咱们可是三皇子的人,何必在意这些。”马龙仍旧是无精打采的模样,浑然不觉自己和另外两人之间的疏远。

    张翰则是笑了笑,“马龙,你自己管好你自己的下半身就好了。”

    他说完之后,还看了看王灿,笑道:“咱们两个还是打起点精神,说不准就被选上。”

    王灿则是点头称是,可是他却从张翰的眼中看到了极为深沉的一种敌意。

    临候作为皇家的私生子,这一次正式介入皇位的争夺,可以选拔一百位亲信护卫,可是在场的却是有几千人,除去那些坚定的站在自己主子那边的一半,剩下的可是不少,此刻每一个有意临候的人,可都是敌人。

    莫说王灿和张翰只是圣都之后认识的,就是从小玩到大的发下,此刻也恍如仇敌。

    至少王灿就知道张翰那天离开之后问到的一些情报就从来没在他的面前提起过。

    不过王灿也懒得知道,反正大家各凭手段,被选拔上最好,没能选上那就再想想别的办法。

    而此刻,在校场紧锣密鼓的同时,某处高台之上,一个俊秀的身影俯瞰着整个禁卫军营。

    他就是临候拓跋风,化灵九重的超级高手,此刻他笑吟吟的看着校场。

    “这禁卫军还是老样子,精气神十足。”

    “那是,殿下,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开始?”一边的一个人影恭敬的说道。

    “不急,再等一等。”拓跋风摇摇头,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那天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是我哪位哥哥的手笔?”

    想到那日王灿和地痞的一众表演,拓跋风就微微不屑,自从他突破之后,他家门前的幺蛾子就特别多,不过那么有意思的还是头一出,拓跋风自然想知道背后的人打的是什么心思。

    对面的阿大闻言,神色不动,略微沉吟一下,便道:“那几个地痞都是附近的人,我问了,没人指使他们这么做,至于那丑丫头,则是在附近乞讨的乞丐,那日有一位贵人给了她一块元石,于是便惹了争端。

    至于出手相救那两人,其中一个是地痞那一边的托,另一人则是这禁军当中的一名禁军,叫做王灿,来自三山州,云灵宗,是刘道远推荐的人,按身份,属于三皇子。”

    “哦!?”

    “不过应该和三皇子无关,我细致的盘查过,这人在圣都没有接触过任何三皇子的亲信,应该只是举荐的关系,至于那日的事情,完全是一个巧合,因为扔元石的那人就是我们临候府中的霓裳小姐。”

    “哦!?”拓跋风的脸上陡然开始好奇起来了,有霓裳,那自然就不可能是设计好的,因为别人他可以不相信,但是霓裳是绝对不会害他的,这一点他有十足的把握。

    那么一切都是巧合?

    拓跋风不相信!

    如果是巧合,那么为什么偏偏他在的时候有这一出,平时怎么没有?

    “哼,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将人放在身边,那么该出现的自然会出现!!”

    拓跋风的眼中一道厉色一闪而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