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候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瞬间整个禁军校场全都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领头的就是王灿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临候拓跋风,而在他的身后则是这个禁军大营的校尉,也是王灿等人顶头上司,此刻这个往常威严无比的化灵武者也是满脸带笑的引领者临候进场。

    “侯爷,这里就是这处禁军营地的精英,也是你这一次选拔的对象,你看上谁尽管吩咐,稍后我会安排人将军籍转到临候府上。”

    “麻烦你了。”拓跋风微微额首道,随后看着满场的禁军,心中豪气冲天,他低调了三十几年,在整个圣都一直是透明的存在,可是现在,不必了!

    晋级化灵九重,并且高调复出的他已经向整个圣都所有的对手发出了战书,宣告他拓跋风将正式踏入这场硝烟遍布的皇位争夺战。

    ‘这将是我的亲信!’

    拓跋风眼神凝重,这是那位圣皇给予每一位继承人的一个机会,考验的就是眼力和运气。

    ‘禁军当中藏龙卧虎,这里每一个几乎都是青年一代的精英,还有九州之外各大宗门和州府的天才妖孽,我只要从中挑选一二悉心培养,将来必然是一大助力,可惜了,名额只有一百个。’

    拓跋风在沉吟,不过随即他的面上就坚毅起来,他相信即使是一百个,他挑选出来的也将是最优秀的一百个。

    “阿大。”拓跋风沉声道。

    “在!”一边的阿大上前几步。

    “将名册拿出来!”拓跋风想要选拔自然不可能直看眼缘,事实上他早在前几天就安排自己的亲信奴仆阿大去搜集这里几千人的资料,几乎从修炼开始到成为禁军这一方面全都有了。

    当然,若是偏远一点的地方,比如王灿所在的三山州,那是只有一个大概,不过这也足够了。

    随着阿大从怀中掏出一本名册递给拓跋风,随后下面的禁军,包括王灿在内都是心中一沉,屏住呼吸,都知道这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乾州、方断虎。”

    “乾州、刘源”

    “乾州、......”

    圣朝的九州是按照八卦来划分的,其中每一个州府全都有八位顶级权贵掌握在手,而圣都所在的圣州则是皇室自己把守。

    也因此,拓跋风选出的人也是按照顺序来点出,其中乾州作为八州之首是最多的,足足占了十三人,而圣都所在的圣州反而是人数最少的,这其中自然是因为圣都势力错综复杂的缘故,拓跋风不想为别人培养人才,那自然只能舍弃圣州。

    不过这样反倒让王灿这些九州之外的人占了便宜,九州的人一共占了七十个,剩下的则是其他地方的人。

    “圣都、张翰!”

    就在王灿沉吟的时候,突然之间听见这一声,然后转头便看到张翰紧握着的双手,脸上带着激动的红晕看着台上的拓跋风,双目通红一片,再仔细看去,便能看到张翰的肩膀和脸颊早就被汗水沾湿。

    此时的张翰自然也看到了王灿的目光,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可却有了丝丝不同,眼神当中好似带了几分倨傲和疏远的意思,不过似乎想到什么,脸上对着虚伪的假笑说道:

    “王灿,你不必担心,就算你没被选上也没关系,你我在禁军中的交情我不会忘记的,等我进入临候府之后,我会帮你在临候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准你也能有机会和我一起。”

    “那便谢谢你了。”王灿脸上感激,但是心中却很不屑,这种人只是刚得志便开始不知所以,还指望他以后能关照别人?

    做梦吧!

    况且这假惺惺的话毫无诚意,完全就是应付的模样,别说王灿了,就是脑子里都是某种白色虫子的马龙都能看出来。

    所以说完这句话,王灿便不再理睬张翰,自己则是侧耳听着名册,虽然他觉得自己绝对有机会进入这位临候的法眼,但是事情在没有尘埃落定之前,谁也不能说绝对。

    这种情况,就算王灿借用吴桐的气运也是一样。毕竟吴桐的气运虽然强盛可和眼前的拓跋风完全没法相比。

    随着一个个被点到的人慢慢出列,剩下的名额也越来越少。

    “第九十九了!”王灿面色之上已经很难看了,手心仅仅攥着,里面全都是冷汗,还剩下最后一个名额,如果这个不是他,那么他恐怕要另谋他就,可是这又谈何容易,说不准还要蹉跎多年,甚至等到皇位尘埃落地之后,那可就真的炸了。

    新皇登基,蛟龙归一,最后剩下那唯一是他这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新兵蛋子能接近的?

    似乎是为了吊人胃口,拓跋风点到这里的时候还刻意停顿了一下,抿了一口身边的酒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下方的动静。

    其中包括王灿在内,有不少人已经是满脸峥嵘的憋着心中的一股气了。

    而那些已经被确定的人则是满脸轻松的看着下方曾经的同僚,略带着倨傲,毕竟一位皇储的护卫,那身份可比没靠山的禁卫军强多啦,尤其是临候还是第一次组建自己的班底,他们这些元老的待遇更不用说,那资源和功法武技岂不是源源不绝。

    喝完酒,拓跋风似乎也没了兴致玩下去,声音夹杂着元力传的很远:

    “最后一个,三山州、王灿!”

    呼~

    陡然一声尝尝的吐气从王灿的口中呼出,这种压抑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了,而随着压抑的褪去,那便是兴奋,谋划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嘛?

    ‘成功了!’王灿低下头脸上带着涨红的笑意。

    不过有人得意自然有人失落,不少人看着王灿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不善,甚至有人喘着粗气,想要牢牢记下王灿的相貌。

    “既然已经确定,那......”

    “我不服!!!”

    拓跋风正准备说几句客套话,然后带人离开,可是陡然响起了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

    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起,只看见一个满脸鹰鹫的青年不屑的看着王灿,冷声道:“我不服,这王灿不过是一个偏远地区的蛮子,有什么资格和我圣州的人争夺这个名额,况且他不过区区天元境初期,这样的实力也能进入侯府,我不服!”

    这一瞬间,除了这个人是焦点,王灿同样也是焦点,这些人的眼神几乎都在两人之间飘忽,当然最重要的也是想看一看临候的反应。

    而王灿则是明智的表示沉默,只是紧紧的盯着拓跋风,仿佛在等候着他的命令,这种眼神让后者很舒服,亲信嘛,最重要的还不是服从命令!

    所以微微一转身,拓跋风的脸上边待着如慕春风的笑意,仿佛礼贤下士一般,轻声问道:“你不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