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我不服!”这人以为自己说的话已经引起众怒,让拓跋风都心生顾忌,顿时昂首挺胸,满脸不屑的看着王灿,那眼中的鄙夷就差直直的说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反观拓跋风,他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浓厚,可是这却让熟悉他的阿大等人心中一凸。

    果然,仅仅是下一秒,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原本还傲然的青年此刻连影子都没剩下,只有一团人形的灰尘。

    “不服?”拓跋风鹰隼一般的双眸环顾四周,冷笑连连:“我是堂堂临候,你一个小小的禁军也敢质疑我的命令,找死!!!”

    最后一声裹挟着拓跋风满脸的戾气,顿时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嘶嘶!”

    “这就是化灵九重的实力嘛!!?”

    处理完这些,拓跋风的脸上又恢复柔和,只是这个时候,没人敢轻视这位年少的临候,和他对视的时候纷纷低下头颅。

    “很好,我喜欢听话的人。”

    拓跋风点头,轻声对着自己的一百人道:

    “我知道你们的背后肯定还有这个各种各样的势力,家族、宗门、权贵、亦或是我亲爱的哥哥们......”

    探寻的目光扫视过每一个人的面孔,没人敢和他对视,甚至没人敢大声喘息。

    “你们放心,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关心,我只想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临候府的护卫,我的亲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身份?你们......可能做到!”

    短暂的沉默,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声音。

    “能!能!能!”

    “不错,给你们一天时间,处理一下私事,一天之后去我的临候府找我身边的这位,他将是你们的上司,负责管理和调教你们。”

    拓跋风说完,便带着身边的阿大离开,只留下一群激动的被选上的人和一群没被选上的失意的人。

    “王灿,没想到你也选上了,真是恭喜。”

    拓跋风离开,张翰也带着虚伪的笑容走过来,亲热的搂着王灿的肩膀,眼神当中带着散不开的尴尬和愠怒,同时还有很深的羞怒。

    他刚才才居高临下的俯视王灿,谁曾想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听到对方也被选上的消息,这让他如何能忍受?

    “同喜,同喜,倒是张翰你,还没问你当初问到了什么消息,怎么也没记得来通知一下小弟?小弟可是等到很辛苦啊!”

    两人之间已经撕破脸,尤其是王灿现在大局已定,可不会再顾忌这位张翰的脸面,直接就懒洋洋的质问,同时也表明自己和他之间已经不复当初,没必要在这么假惺惺的玩心计了。

    果然,听到王灿的话之后,张翰一脸涨红,顿时狠狠的一甩衣袖,看着王灿的背影,眼中的阴狠不加掩饰。

    ......

    而在王灿离开禁军大营的时候,圣都之中各大势力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事情。

    一位华服的中年人一脸轻笑的看着下面人送上来的情报,微带笑意,随手翻了翻,然后便放下了,看着身边的人说道:“咱们这位临候倒是春风得意,前不久刚刚突破化灵九重,后脚就被皇宫那位敕封,继承临候的爵位,现在又开始招兵买马,看样子,咱们这些人里,又要出一个下棋的人了!”

    顿了顿,这个中年人又饶有兴致的说道:“啧啧,瞧瞧咱们这位临候说的话,那多霸气,不愧是咱们皇家的种,虽然是野种,可这份霸气可是继承下来了啊!

    虽然是笑着,可是这语气可不是带着善意,反而冷意颇重,一边的另一人则是战战兢兢的,赫然就是带着王灿进入圣都的刘道远。

    他咽了一口吐沫:“三皇子,临候只不过是跳梁小丑,不足畏惧,和咱们筹谋近百年相比,他还太嫩了,只要三皇子您愿意,还不是随手可以压下嘛!”

    刘道远一脸谄媚:“皇子殿下您要是不想看见这临候,这几天咱们就动手,将他......”

    一边说着,一边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不必了,左右不过是一个废物,不必在意,我的对手可永远只有那几个人,其他人......无论是二哥这个老废物,还是十七弟这个新的废物,全都不足为虑。”

    放下手中的信件之后,三皇子游戏意兴阑珊,旋即问道:“对了,兽园那枚凤凰蛋处理的怎么样?几位师傅有没有唤醒其中的生机?”

    “回禀殿下,几位师傅正在进行仪式,一时半会还没有消息,不过他们也说了,这一次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成功。”

    “嗯!”微微点头,三皇子随后挥退了刘道远,一个人独自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等到了下傍晚,王灿此刻已经从街上又割了两斤兽肉,还是上好的野兽肉,全都是媲美元力境高手的野兽身上的。足足花了王灿二十块元石。

    “哥哥,你回来了!”

    仿佛心有灵犀,在王灿刚打开门的时候,只感觉一个娇小黑影扑过来,旋即身上微微一沉,在低头的时候,身上已经挂了一个小丫头。

    “好了,信儿别这样,先做饭,我还等着吃饭呢!”王灿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下丫头已经微微有点光泽的头发,后者则是舒服的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叫声,一脸很享受的模样。

    “对了,哥哥,你看,我现在已经是一重呢!”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信儿很一脸得意的站起来,在王灿的眼前转了一圈,那种武者的气血波动直入王灿眼帘。

    “不愧是我的信儿,短短几天就已经入门了,真棒!”

    王灿恬不知耻的在信儿一侧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留下了一大滩的口水,不过后者不但不反抗,反而一脸娇羞的模样,这顿时让王灿尴尬了。

    他本意只是大人赞赏小孩子一样,做一下亲昵的动作鼓励一下信儿,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此刻却成了一副发情的模样,直让王灿在心里埋怨那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信儿的妈!

    都教的什么嘛?

    教坏小孩子。

    一边想着,一边在下丫头的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一下,故意板着脸道:“别瞎想,快点和我一起做饭,以后哥哥我可就不能常回来了,你一个人可别饿着!”

    “嗯......嗯?”小丫头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听到王灿说可能不回来,顿时急红了眼,两只手拉着王灿的衣袖,红着眼眶就看着王灿,抽泣道:“哥......哥哥......你是不要我了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