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头叔叔,哼,你们倒是会起名啊!”

    冷不丁的一声轻哼传来,顿时让衣服兄慈妹顺的场景给打破了,王灿尴尬的咳嗽两声,旋即回头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还有一个熟悉的光头。

    这赫然就是昨天在禁军校场一直陪在临候拓跋风左右的人,也是信儿口中的大光头叔叔。

    王灿即使情商在低,也知道这人在拓跋风心目当中地位不凡,所以赶紧低下头,解释道:“这位大人,你误会了,这些都是我的不好,不关信儿的事情。”

    “不是的,是信儿不好,大光头......嗝......叔叔。”信儿一时嘴快,将自己一直给这人的称呼又说了出来,最后一脸通红,羞怯的看着两人,埋下头,当成了鸵鸟。

    而阿大也听着这声称呼一脸黑线,旋即轻哼一声:“我自然知道。”

    沉默片刻,便又说道:“这称呼的问题我就不追究了,我是临候的贴身护卫,也是这临候府中的管家,更将是你们将来的上司。”

    “王灿明白,以后一定不会再有这称呼!”王灿赶紧点头,连带着摁了一下信儿的小脑袋。

    这落入阿大的眼中便满意不少,微微和善的说道:“王灿,你将来也是临候府邸的人,不必这么见外,只要你没有做有害临候的事情,我是不会生气的,至于你妹妹的事情,我便答应下来,稍后我会安排人给你腾出一间大房间,让你兄妹二人住下。”

    “那就多谢大人了。”王灿赶紧道谢。

    “不必客气。”

    看着被人带走的王灿和信儿,阿大也是面带笑意,他是经常看见信儿的,对于这个身世凄惨的丫头也知道的很清楚,这让他联想到自己的当初,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偶尔也会相助一二,当初也动了将她待会府内的想法,可是当初临候尚未成就化灵九重。

    他也不想带一些不相干的人进入府内,以免出了什么差错,所以只是暗中相助,当日,信儿被欺负的时候,临候和他就在一边,他当时都快提议救下这丫头了,只是没想到王灿突然出手,救下了这个可怜的小丫头。

    这也让阿大对王灿有不少好感,同样,那日拓跋风问话的时候,阿大也少不得轻微的说了两句好话。

    当然,王灿是不知道这些的,如果知道的话,只能感叹一声命运的奇妙,同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毕竟巧合很多,但是影响拓跋风这样龙子的巧合恐怕都不一般吧!

    “唔,留下来了!”信儿很兴奋,她又能和王灿在一起了,不用分开,这种感觉真好。

    想到这里,一脸娇羞的模样,然后歪着头,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不停忙碌的王灿。

    ‘和哥哥在一起真好!嘻嘻!’

    王灿可没来得及关注这小丫头的心思,随便将房间打扫一下,然后便急急忙忙的走到门口说道:“信儿,我还有点事,你自己待在这里,不要随便乱跑。”

    说完,还不等信儿回答,就离开,前往临候府的校场去了。

    到了那里,其他的九十九人基本上都到齐了,所以在王灿入列之后,很快,拓跋风便带着阿大到了校场。

    出乎意料的,今天根本没有王灿想象当中的励志宣言和各种拉拢忠心的做法,只是按照既定程序的训练,当然,拓跋风本人也一丝不苟的完成这些正统的军事化训练。

    这种举动让王灿佩服不已,暗赞这拓跋风不愧是真龙气运,不说空话大话,将一切都蕴藏在无形当中,和自己的亲信同吃同住,一同训练,影响于无形之中,在不知不觉之间招揽这些人的忠心。

    当然这其中少不得气运的影响和牵引,至少王灿的四周又不少人就是双目赤红,满脸激动的模样,那是恨不得为拓跋风效死的样子。

    就连王灿都微微悸动,不过好在他有着某种克制,虽然被牵动,可是影响却不是很大,但是难免被拓跋风的人格(气运)影响。

    “要尽快攻略一下啊,否则长时间下去,真的被拓跋风影响了,成为他的死忠和脑残粉,那就糟了。”

    原本王丰和王灿那时候气运影响虽然也有,可是不过一郡之地的气运,加上当初都是凡人层次,影响不大。

    可是这拓跋风却是天离圣朝的潜龙、真龙之一,气运深厚不是两人能比的,而且加上拓跋风化灵九重的实力,一个大阶位的差距之下,就连有某种力量护持的王灿都快把持不住自己的本心。

    所以只有尽快的达成三十点的攻略度才能免疫这种效果。

    ‘不过这又谈何容易。’王灿心中苦涩,同时张开心中的金色瞳孔,看着拓跋风的攻略度,却陡然惊疑了起来。

    因为上面不是零,赫然是十五。

    ‘十五?这怎么可能,我什么都没做啊?’这十五点攻略度可不是好感度提供的,而是操纵。

    可是他现在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操纵了拓跋风,还是一次性达到了十五点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王灿的脑海在飞速的转动,可是就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而在这个时候,校场的操练已经结束,所有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模样,拓跋风也是同样。

    因为校场的训练都是封闭元力,单纯的依靠肉体锻炼,所以自然疲惫。

    “各位,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各位可以回去,稍后会有人将午饭送上,至于下午,各位都是武者,自然可以修炼各自的元力。好了,就这样,诸位解散吧!”

    刚说完,拓跋风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三山州的王灿,稍后你到我书房。”

    说完这句话,拓跋风便带着阿大离开。

    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和羡慕的人群,这可是拓跋风第一次私下叫人啊,这代表什么?其他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赤果果的重用啊!

    ‘为什么不是我!?’这一瞬间很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人生感悟。

    不过好在这些人和王灿没有什么矛盾,只是羡慕的看着王灿,同时准备多和王灿亲热亲热。

    不过唯有一人心中则是被千万只蚂蚁吞咬一般,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这人正是张翰。

    他怨毒的眼神在一众人中格外明显,其他知道两人龃龉的同僚纷纷离张翰远一点,以免被王灿记恨。

    这样的小动作更是让张翰心如蛇咬。

    “该死!”

    一言不发,张翰握紧拳头,顺着来的路,一个人形单影只的返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60.html